傻事

    柳玥一整天都没看见他的影子,考虑到还要办离职手续,否定了他告白失败辞职跑路的可能性。

    或许是感情之路不顺,其他路上的阻碍都一夜消失,柳玥的方案居然一遍通过,这件事的罕见程度自她从业以来就屈指可数,甚至她连回家都一路碰到绿灯。

    柳玥懒得点外卖,掏了两片吐司正吃着,手机突然响了,是北京的未知号码。

    如果不是求职期间,柳玥基本不接陌生人的电话,因为多半是广告,如果有要事的话,对方应该会打两遍。

    第二遍响起的时候,柳玥接起,“您好?”

    是个低沉的男声,“请问是柳玥吗?”

    “是,你是?”

    对方表明身份,“我是蒋志恺的朋友刘骁,从林梓那边要来你的号码,想麻烦你替我去趟蒋志恺家。他妈妈今天一天都没联系上他,问我他的情况,我这几天在出差,没法赶回去确认。”

    柳玥也不好推辞,“好,有任何情况我通过这个号码联系你?”

    “嗯,麻烦你了。”

    柳玥擦了擦嘴角的面包屑,幸好还没换衣服,披了件衬衫出门。

    路上她给蒋志恺打电话,的确没有人接,担心的情绪开始出现。她安慰自己,这并不代表什么,毕竟她打小就是一个杞人忧天的人,担心第二天太阳不会升起,担心父母会永远不回家,担心没有人爱她,幸好,她无谓的担心从来都不会成真。

    但柳玥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人应声。她用尽全力,大声到楼上的邻居都听见,误以为是在敲他们家的门。

    终于她听到门里的动静,看到门后睡眼惺忪的蒋志恺。

    柳玥大翻白眼,原来真的有人心这么大,可以单纯睡觉,忘记世界上发生的一切,忘记工作、家人、朋友。

    “有事吗?”

    蒋志恺一面问她,一面往卧室走。

    “你今天没去上班。”

    “我请假了。”

    “你妈妈联系不到你,托你朋友托我来确认你的安全”,柳玥也意识到自己句式杂糅了,她停顿了一下,“你没事就好,记得和你妈妈讲一下,我正好顺路来取我的伞。”

    柳玥的眼神在房间里乱跑,看见桌上半空的酒瓶。她没有等到他的回答,跟到卧室门口,发现他正重重地朝床上砸去。

    她吓了一跳,小跑过去,翻过他的身子,确认他还在均匀地呼吸,指尖触及他的皮肤,所到之处都烫得离谱。柳玥没有自责,反倒在心里责怪他,作为一个成年人,无法尽到管理好自己身体的义务,不是什么成熟的表现。

    拍了拍他问家里的药放在哪里,得到的只有模糊不清的呢喃,柳玥叫了外卖。考虑到他可能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柳玥去厨房起锅烧水,煮了粥和鸡蛋,其间给刘骁发了短信说明情况。

    药已经到了,和热腾腾的粥一起,放在床头柜上,柳玥在剥蛋壳,那一瞬间她代入了妈妈的角色,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照顾爱生病的自己,但现在的她却在逃避这样的可能。

    柳玥把他摇醒,将温水递到他手里,“先喝点水。”

    蒋志恺迷迷糊糊地接过,喝的很狼狈,大概只有一半进了口,另一半顺着他清晰的下颌线,洒在睡衣和床上。

    柳玥无法忍受食物弄脏床单,所以剩下的东西都由她亲手塞进他的嘴里,滴水不漏。

    吃饱了之后,他的眼睛似乎睁开了一点,柳玥这才注意到,他平常像兔子似的眼睛,在半眯的情况下像是狐狸。

    他吞下柳玥手心里的药片,又连喝了好几口水,“今天谢谢你。”

    “不客气”,他的唇的触感带来的麻意一直停留在她手心,柳玥心虚地把手藏在身后。

    蒋志恺放下水杯,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柳玥一直憋着的气好像终于找到出口,生病还想着别的事,正要发作,没想到他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紧紧抱住。

    她完全沉浸在这个结实的拥抱里,没有纠结他为什么抱她,或者自己为什么接受。

    耳畔传来他略带鼻音的声音:“柳玥,你有考虑过和我交往吗?”

    说没有考虑过是不可能的,好感和快感交织在一起,她并非没有过心动的瞬间,但是她心里太清楚,一瞬的心动不足以支撑一段亲密关系,他们需要更多的确认和承诺,需要脱离现在的舒适区域,但对方是那个可以承诺和信任的人吗,她还没有确认,也害怕去确认。

    柳玥把头埋在他的肩窝里装鸵鸟,“和我交往很麻烦的……”

    “我可以试试”,他的声音总是莫名让柳玥感到安心。

    “好……”她的声音细不可闻。

    但还是被他捉到,“我要留下证据”,连带她的唇,全都被他完整收纳。

    柳玥已经顾不上会不会有什么病菌传播了,她只想要给到他,她心里的全部确认。昨天他冒雨走掉,她觉得他傻,现在的自己呢,不也一样丢掉理智,这一刻的她,既不是理性人,也不是feminist,甚至忘却了之前的伤痕,这是爱情的开始吗?

    柳玥一把推开他,“你和阿姨报平安了吗?”

    “报了”,他翻身将她顺势拉倒在床上,完全摆脱之前的虚弱感。

    蒋志恺确实是个傻瓜,淋完雨之后只是洗了个热水澡,没有吃药。

    他中午起来接到刘骁的电话,就给妈妈报了平安,顺便把柳玥的电话发给他,拜托他晚上给她打电话。

    傻瓜想最后赌一次,她对他有没有在乎。

    ——

    首发:rourouwu.info (po18 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