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热(微h)

    两个接连的campaign让柳玥忙得焦头烂额,但让她自己都感到意外的是,工作很稳定,感情也还算顺利,因为嫌来回奔波麻烦,近一个月她都住在他家。

    早上,两人原计划轮班做早饭,但没执行几天,就因为柳玥总熬夜起不来,几乎都是蒋志恺在做,如果两人前夜还做了一些额外的运动,就点外卖。

    如果晚上不在公司加班的话,柳玥在主卧里工作,蒋志恺在次卧里写日记,等一切结束两人再相拥而眠。

    生活平静顺和,如果可以的话,柳玥期待这样的日子永远不会结束。

    活动前夜,柳玥带着实习生们提前去现场,整理物料到十二点,出来的时候外面电闪雷鸣,她嘱咐实习生们记得留好打车的发票,估计蒋志恺这回都已经睡着了,点开app叫了车和实习生一道往外走。

    收到了新微信消息:“结束了吗?我在门口等你。”

    她和实习生们讲“男朋友来了,先走一步”,在怪叫声中仓皇逃窜,但步伐是轻快的。

    蒋志恺靠在门口的路边,穿着白衬衫和浅蓝色的牛仔外套,背着双肩包,额前的刘海被风吹得乱飘,像是翘课去网吧的男大学生。

    他手里拿着叁杯k记的热牛奶,显然还有帮她的实习生准备,柳玥先接过两杯折返回去给实习生,又跑过来扑进他怀里,差点把牛奶弄撒。

    听见实习生们的声音近了,似乎还是在八卦她,柳玥将蒋志恺拉近旁边的小树林里,打算等她们经过了再出去。

    狭小昏暗的角落里,风在她们耳边呼啸,空气中的厚重湿意昭示着即将到来的雨。柳玥感觉到他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身体,将她结实的搂在怀里。她吻过他,睡过他,此刻却不敢直视他。

    柳玥拿起热牛奶,打开盖,轻抿了一口,k记的牛奶一向过甜,她此刻喝着却不觉得腻。

    “怎么来了?太晚了,我没打算让你来接我。”

    “你给我发定位了。”

    “那我不是怕万一遇到不测,得有个人知道我在哪不是?”

    “别乱讲……”

    蒋志恺伸出手,擦了擦她的唇角,用力地亲上去。吻着吻着,一滴雨落在他们的脸间,短暂分开了这对天底下最腻歪的人。

    “我一个人也睡不着,所以来了。”

    “喔。”

    蒋志恺从包里掏出伞和外套,给柳玥披上。在今夜之前,她都不觉得自己需要这种细致入微的照顾,她认为一段美满关系的双方都最好不要给得太多,但不可否认此刻是享受的。

    等车的工夫,柳玥把牛奶喝完了,靠在他怀里,觉得自己像一只小动物,只需要温暖、食物和安全感。

    她在想等着两个活动彻底结束,计划能请个年假和他出去玩一阵,在给予这方面,她一样有着超强的好胜心。

    但刚上车就被困意打败了,她躺在他怀里,梦见两人去了海边,日光超热,海水在她脚边冲刷,竟然是暖的。

    醒来发现自己坐在浴缸边,他一手揽着她,一手在帮她冲脚。热水拂过紧绷了一天的脚面,柳玥感到热流从眼角滑落,除了妈妈,没有人对自己这样好过,甚至爸爸也没有。

    “怎么哭了?”

    柳玥不敢说真实的原因,紧紧抱着他抽噎了一会,“呜……我不能光洗脚,还得洗澡……”

    “我知道”,蒋志恺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刚刚你睡着了,不是不忍心叫醒你嘛。”

    “你没有擦干手,我的背好湿!”柳玥哭得更凶了。

    “是我不好。”

    柳玥都想不明白他在道哪门子歉,自己这么“无理取闹”下去何时会耗尽他的耐心呢。

    “你帮我洗!就原谅你。”

    “好。”

    蒋志恺帮她脱掉薄薄的针织衫,解开她的内衣扣,松开她的腰带,脱下她的小内裤,一反往常四处点火的样子,手上规矩得很。

    柳玥又不满意了,小脸阴沉得瞪他。

    “又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柳玥心虚,但嘴上很硬,“还要那个!”

    “哪个?”

    对方好像真的不解风情,柳玥直接上手深入虎穴。

    蒋志恺捉住她的手,““太晚了,明天还要早起。”

    “没问题的。”

    柳玥已经探得虎子,生气勃勃,也不知道这男的是怎么忍住的。

    柳玥躺在热水里,一手抚着蒋志恺越涨越大的阴茎,“我听说男生泡在热水里好像不会硬。”

    一对娇乳被身后绕来的两只长手捉住,“你听谁说的?”

    “……一个朋友”

    他的手指在她的乳尖上来回绕,不一会两粒都硬挺起来,“不能硬是这位朋友自己的问题吧。”

    “其实是网上看到的啦。”柳玥一边往上躲,一边打哈哈。

    “被我抓到你说谎的话……”

    “嗯?”柳玥缓缓转过头,被热水蒸腾得红扑扑的小脸,映在他的眼底。

    “也不会和你分手。”

    说完便抬起她的腰,让她趴在浴缸边,从身后进入。

    “套……”柳玥往前躲,膝盖险些撞到浴缸,被他用手掌挡住了。

    “安全期,我算过”,蒋志恺摆了下她的臀,腰上动作加快。

    “啊——”柳玥被他撞的软塌下去,“……不可靠的呀。”

    她前几个月因为月经不调,开始吃短效避孕药,但为了双重保险,他们每次做都会带套。

    这会他在她阴道壁上端的那一块凸起的软肉上刮蹭,少了安全套的阻碍,两个人都爽得头皮发麻。柳玥也不拦了,连喝醉了都会记得带套的两人,在完全清醒的情况下,违背一贯的原则。

    蒋志恺掐着她的腰,肆意地顶弄,两人的交合处从来没有如此湿润过,水流了他一腿。湿热紧致完全将他的性器包裹,仿佛之前都是带着口罩在接吻,此刻终于碰到了真实的唇,一波又一波的吮吸感让他射精的冲动愈发明显。

    柳玥想着既然都无套了,不如体验一回内射,就没再拦。第二回高潮的时候,小腹发力绞着他,抱紧他的腰,纵着他将热精都洒在她的身体里。两人似乎都是第一次内射,从未体验过的舒爽感。

    折腾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他帮她吹干了头发,把她抱上床。明明都已经洗干净了,柳玥还觉得身体里有东西在往外流。

    柳玥六点五十就醒了,距离闹钟响还有十分钟,身边的男人迷迷糊糊爬起来,点了个外卖就又昏睡过去了。

    他陪着她做完了策划全程,却不能亲身去现场见证她的成绩,地下恋情的弊端在此刻尽现了。

    晚上她吃完庆功宴,喝得半醉,回家之后,还嚷嚷着要喝酒。拗不过她,蒋志恺又开了一瓶红酒,陪着她继续。

    “你都不知道我今天有多牛逼。”

    蒋志恺见惯了她喝酒之后就ooc的样子,不过他很喜欢,静若处子,动若脱兔,都不足以形容她前后的反差萌。

    柳玥第二天醒来看到桌上的水,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真的是牛逼坏了。

    居然敢忘记吃药。

    ——

    姐妹们不带套非常不可,戴套一方面是避孕,另一方面还能预防部分传染病,为了大家的安全健康,请一定要合理使用安全套!

    所以小蒋和玥姑娘有账要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