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

    蒋志恺请了天假,陪柳玥去医院检查。新oa系统的上线调试已经差不多了,假也批得很顺利。

    他在b超室外来回踱步,旁边的孕妇看得他烦心,让他赶紧坐下。蒋志恺偷偷做好了打算,如果她真的怀孕,自己要下个月准备求婚,要不要邀请朋友们,在叁个月内见父母、备婚,应该来得及。

    还在焦急的规划着时间,柳玥就站在他身边了,“放心,没怀孕”。

    “那你为什么没来月经?会不会是别的病?”

    “医生说可能是没有按照医嘱用药,体内激素不稳定”,柳玥拍了拍他的脑袋。

    “没事就好”,他牵起柳玥的手往楼上走,心里装满了甜蜜,刚刚的柳玥告诉他自己没怀孕的那个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不是因为要做爸爸而忧虑,而是因为想到要和她共建家庭而感到欣喜。

    “我们不回家吗?”

    “刚刚帮你挂了烧伤科,来都来了。”

    柳玥原地跳了跳,“真没事,我涂了药就好了,现在都不疼了。”

    拗不过他,柳玥还是乖乖去了烧伤科,医生看她的眼神有点“这种小伤还来医院,再晚来两天都好了”的意味。

    宝贵的一天假期,在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中消磨了半天。吃完饭,柳玥提议去公园看天鹅,蒋志恺露出意外的神情,柳玥笑得贼开心,“白天嘛,他们都在上班,咱们不会被发现的。”

    “得,还是偷情”,但某人甘之如饴。

    这座城市的秋总是很美,柳玥突然感到遗憾,和他在一起之后,她整日坐在格子间里,或者奔波于活动现场,从没有和他这样停下来好好的看看这座城市,看银杏叶落下,秋风吹动水面,黑天鹅在湖中交会。

    她转过身把头埋在他的风衣里,“抱歉。”

    蒋志恺被她突然的道歉吓到了,“怎么了?你不会要和我分手吧?”

    “啊不是”,柳玥突然因为自己刚才的矫情感到不好意思,“就是觉得我们在一起之后,没有做过什么浪漫的事,因为我的缘故。”

    “浪漫的事和谁做都会很浪漫”,蒋志恺撩起她耳边的碎发,“但是不浪漫的事只有和你做才很浪漫。”

    柳玥红了脸,又重新把头埋进去,水中倒影里的她们,像一对交颈的天鹅。

    她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是fiona,“luna,快看手机。”

    “我在休假。”

    “我知道,但是你新谈的那个客户上热搜了!”

    “ok,我看看,你先忙。”

    柳玥挂了电话,打开手机,她把微信的通知铃声关了,现在有一百多条未读消息。

    十几条是实习生发的,剩下的都是组里的大群大家在吃瓜。

    这家日化企业的品牌大使,因为性侵丑闻,冲上了热搜第一,已经是“爆”的状态了。而官微的主页,还挂着这位新晋劣迹艺人的广告片。

    柳玥辛苦维护的数据一直上不去,这才半天功夫,评论就过万了,不过是一片骂声。

    她叫了个去公司的车,让蒋志恺自己先回家,这男的没眼色极了,“我能帮上忙吗?”

    “术业有专攻,你还是回家做好饭等姐姐吧”,她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就奔赴她的战场了。

    公司里冷炙的气氛,和外面的和风明媚呈鲜明对比,rose的冷眼不再遮拦,“原来你是知道要回来的啊,你请来的神仙,还得我们大家帮着你擦屁股。”

    没有人为她说话,柳玥没理她,先到工位上打开电脑,她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出一份危机公关的预案。这家公关是家外企,撤换代言人的处理速度恐怕会比较慢,但在总部决策之前,她这边的声明要提前和客户提前商定写好。

    柳玥带着两个实习生和客户开了个小会,梳理了一下目前的几种舆情走向之后,让她们先写部分引导舆论的内容,然后由同组的同事去联系营销号和做数据的工作室,在各大平台上控评。

    但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的事情,解约声明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每拖一秒都会留下越多的负面评论。尽管互联网上大家的记忆力并不会超过叁天,但危机公关的黄金铁律从未变过,越晚发布声明,效果越差。柳玥必须拿捏好声明的尺度,在撇清的同时也认错,同时表示品牌一直尊重女性,但又不能显得太过激进。

    将置顶微博撤下来,换了一个支持女权的女歌手的广告片上去。除了和客户一同心焦地等待,她没有任何办法。她们同为打工人,解约这样的大事,没人拍得了板。

    总部那边的回复终于在傍晚姗姗来迟,柳玥和同事对了几遍,声明中没有任何错误,发给甲方确认,终于在日薄西山的时候,大家都闲下来在刷微博的时候,声明如时发布。

    但柳玥不能停下来,还要维护声明的数据,同时观测舆情的走向。今天能共情她的人,恐怕只有微博的程序员了吧。

    回家的时候,柳玥看见天上的星星,稀稀疏疏地挂了一路,回想起zoey在饭局散场的时候,避开别人,拉着她的手说,有离职考虑的话,一定要优先给她发简历。

    柳玥也不是没想过,但是工作地点在z城,离这里十万八千里,她原本可以想去就去,说走就走,但是他呢?

    推开家门,蒋志恺还在等她,她明明说过要他先吃,但他现在还是摆出了两副碗筷。

    “傻,等这么久不饿啊。”

    “还好”,蒋志恺微微一笑,“那里更饿。”

    柳玥气笑了,他在家里越来越没个正形,“先吃饭!”

    她尝了一口蒋志恺做的京酱肉丝,原本不爱吃北京菜的,怎么现在吃起来倒还不错。她抬起头偷看他,好像一只边吃饭边摇尾巴的狗啊,原来狗会做饭。

    吃完饭之后,她还是打开电脑,搜了一下关键词,发现热度已经下去了,基本都是夸品牌处理迅速、立场正确的。

    关电脑前,她顺手发了一份简历给zoey,反正投了也不亏。

    摇尾巴的大狗已经洗好,乖乖在床上等她了。

    ——

    首发:rouwenwu.de(woo18u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