貳拾捌、多年心酸誰能訴

    《小狐狸今天以身相许了吗?》贰拾捌

    云霜睡得迷迷糊糊,听宫人说道,我们娘娘可狠着呢,曼香害曇贵人落胎,让娘娘判了绞刑,现下恐怕尸体都凉了。

    曼香可是小殿下送进宫来的美人,我说小殿下本就不该搅和大人间的事,灵蛇真君也真是,在小殿下身边也不提点她。

    也不知五少爷怎么进宫来,叫娘娘发现时,浑身吻痕,也不知是不是叫人占了便宜去。

    听你这张烂嘴混唚,娘娘叫人给五少爷验身,仍是完璧之身。

    没事就好,老天保佑,否则四小姐知道了不知多伤心啊。

    四小姐进了宫,白蛇真君知道吗?

    知道又能如何?纵使四小姐给白蛇真君生过小殿下,表面上仍是云英未嫁啊!

    这位人间的皇帝陛下真是勇敢,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四小姐身上,要胁四小姐入宫服侍他,否则便让她去和亲。四小姐可是人间最为尊贵的蛇神殿下,人间谁当皇帝她说了算,我看还没和亲,殷朝差不多该灭国了。

    我听四小姐说过,人间下一位共主是向国的王子向克烈。

    真不行叫白蛇真君遣尸侍者包围皇宫算了,英雄救美多棒啊!

    你是看话本看到头壳坏了吗?醒醒吧!

    一张软嫩的小手敷于云霜额头,那人笑着说道,五少爷的烧退了,叫娘娘来吧!

    ***

    云霜睁了眼,看见叁姐云瑕一脸疲惫地看着他。

    云瑕容貌艷丽冷淡矜持,今日穿了朱槿色缕金撒花洋縐裙,鞋子绣面跟衣着相仿缀了珍珠,浑身贵气,上衣之外披了一件稀奇的珍珠衫。可是无论衣着如何艷丽敞亮,珍珠如何光莹温润,都掩不去她脸上浓浓的疲惫。

    云霜,你怎么进宫来了?到宫里来,怎么没告诉姐姐一声?

    云霜想起侍女们的谈话,对照着袖月殿下告诉他的事,他的叁姐叫做时婧,前世与时茜同为蛇神殿下的侍女,他的四姐是蛇神殿下,今生的袖月其实是四姐为四姐夫生下来的孩子。

    他们一家子的事搅和进自己到底算什么?是以云霜开口并不客气,袖月殿下以容大河逼我入宫,又令曼香处处设计于我。你们口中的小殿下想必就是袖月殿下,她恨我入骨,她若开口叫你们杀我,你们大可对我动手,少假惺惺装作我叁姐还是我四姊的模样来套我的话。

    云瑕气得七窍生烟,欲伸出手来打云霜,却强忍下愤怒。四妹生下小殿下,将小殿下送走,将你养在膝下,她如何对你,你半点知觉都没有吗?

    爹娘待我们五姐弟一视同仁,为何偏偏只有你在膏粱锦绣中长大?那是你四姐开了个书画舖子处处补贴你,若是获利不够了,还有你四姐夫的粮行在背后撑着。

    你从小到大的吃用哪一样不是最好的?又给你拜了名师到雪原修炼,她又怕你年纪小小在雪原住不惯,另外修了洞府给你住。

    反观小殿下从小过得颠沛流离,四妹为你花尽心思,她对自己的女儿都不曾如此用心。我们有何人对你不住?只因为四妹是蛇神殿下,四妹夫是白蛇真君,我是蛇神殿下座下的侍女,我们就活该被你质疑吗?

    云瑕一番连珠炮的话说毕,叹了口气,云霜,小殿下并不拿你四姐当母亲,反而当做仇人看待。叁殿下怂恿老皇帝到云家来,封了父亲承恩伯,要云家出一个女儿去和亲,大姐老早就出嫁,二姐不在,四妹要去和亲了。

    我们若与小殿下是一伙的,为何你四姐还被她坑害?

    云瑕不曾言蛇族内乱,蛇神殿下的姐姐霸占蛇族,她们的处境如何艰难,她自问对待云霜没有亏心之处。

    四妹前世今生都为小殿下费尽心思吃尽苦头,她自己最为艰难之时,仍令灵蛇真君与时茜认主小殿下,她捨了神躯封印姐姐,又将灵力给了袖月自保。

    其实四妹对于小殿下亦无亏欠,今生神躯虚弱,她仍是选择生下小殿下,除了没将小殿下抚养在膝下,云瑕实在想不出四妹还有哪里对不住她。

    云霜并不知道他追着容大河跑的日子里,家里居然出了这样的大事,明明不久之前他还见过四姐,把容家监工的工作丢给她。

    他的小嘴张张閤閤数次才终于说道,叁姐,我想回家看看四姐。

    四妹人在宫中,你见过她便出宫吧,别再搅和进她与小殿下的事。小殿下喜怒无常,别说她痛恨你,她最恨的恐怕是四妹与我们。

    小殿下前世被设计身败名裂而死,她心中怨懟太深,而她们已在人间蛰伏,对于她的处境爱莫能助。

    云瑕甚至猜想,小殿下是不是分不清楚蛇神殿下与蛇神殿下的姐姐?才会把蛇神殿下的姐姐误当成母亲,又将对母亲的怨恨加诸在蛇神殿下身上。

    若真如此,也只能怪造化弄人。

    云瑕还是蛇神殿下侍女之时,曾经感叹上天何以如此善待蛇神殿下的姐姐,她有心计有美貌更有深厚的机缘,每一样都稳稳地压在蛇神殿下之上。

    蛇神殿下多次被姐姐暗害,未婚夫被杀,老蛇神老蛇君更为逆女所弒。

    因果业报于蛇神殿下的姐姐如浮云,她杀的人越多,功法更加纯熟精进,容貌也更加美艷。

    她将此疑惑告诉蛇神殿下,蛇神殿下抚着出生不久小殿下精緻的小脸,神情黯然,她说道,这世上没有理所当然之事,她有深厚的机缘跟福运又如何,我必当清理门户。

    她在蛇神殿下死后自縊,跟着蛇神殿下隐匿人间,自此蛇族大乱,仍留在蛇族的青蛇真君与赤蛇真君各自割据地盘,与蛇神殿下的姐姐凌菲互别苗头。

    小殿下丧母,又误认凌菲为其生母,自小举步维艰,她在时茜与灵蛇真君的保护下仍旧被害死,锦瑟年华仅剩一副灵骨。

    那一年小殿下刚及笄,四妹在人间差点哭瞎了眼。

    她们总以为路会越走越宽广,其实是越走越蜿蜒,长路荒凉。

    小殿下的恨难解,四妹的委屈难以申诉,白蛇总是默默地保护着小殿下与灵蛇,而她选择入宫,为了占先机保护她的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