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哥他难道喜欢男人?!

    连着下了两天雨。

    沉暗哪儿都没去,在诊所呆了两天。

    俱乐部的那个女人带着朋友来看猫,是一只英国短毛,漂亮的纯灰色,谭圆圆爱不释手地撸了许久。

    直到听见女人约沉暗出去吃饭,她才醒悟对方是情敌,立马松开猫,专业又严谨地坐在前台的位置,竖起耳朵听女人和沉暗说话。

    “你帮了我们大忙了,给个机会请你吃饭呗?”那女人笑着说。

    沉暗头也不抬地查看预约表,“没时间。”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那女人的朋友笑呵呵地,“你要是想,你就把时间空出来,对不对?”

    “抱歉,空不出来。”沉暗嘴里说着抱歉的话,面上却没有一丝抱歉的神情。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谭圆圆恨不得拍掌叫好,但她所做的就是微笑着冲两位女士说,“欢迎下次再来哦。”

    送走两个尴尬的女人之后,谭圆圆慨叹道,“暗哥,喜欢你的人都追到诊所了,你再不找个女朋友,我怕她们以后天天来。”

    “找谁?你该不会想毛遂自荐吧?”苗展鹏搭腔。

    虽然谭圆圆正有此意,但是被苗展鹏这么一拆穿,还是红了脸,“说什么呢,我就是关心暗哥。”

    “哦。”苗展鹏耸肩,显然不信。

    谭圆圆羞愤地瞪了他一眼,看着沉暗问,“暗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沉暗把预约表丢在桌上,声音淡淡,“不知道。”

    “不知道?暗哥你不会没谈过吧?”谭圆圆惊了。

    沉暗没再搭理她,转身进了办公室。

    谭圆圆赶紧凑到苗展鹏跟前问,“暗哥没交过女朋友?不可能吧,他都快叁十了,怎么可能没交过女朋友?!”

    “我也刚知道。”苗展鹏挠了下后脑勺,“我以为他起码一天换一个那种,谁知道……”

    别说一天换一个,这都过去好几年了,沉暗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见着。

    “暗哥该不会……”谭圆圆捂住嘴,眼底尽是恐慌和无助,她在掌心里呜咽道,“暗哥他难道喜欢男人?!”

    苗展鹏:“……”

    沉暗回到办公室正要午休时,接到沉广德的电话。

    “他们去找你了……沉暗,你有钱就给他们吧,你救救我……我……”

    沉暗不等他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他脱了白大褂,摸出烟和打火机走了出去,就站在诊所门口抽烟。

    雨早就停了,空气里传来咸湿的泥土气息,伴着微风,极轻地拂过男人骨相分明的面孔。

    一辆面包车快速地停在诊所门口,七八个人下来,一人手里提着个蜷缩起来的男人,那个男人头发半白,大约五十多岁,一条腿瘸着,被人扔在地上那一刻才敢抬头,看到不远处的沉暗时,眼睛露出惧意,“沉暗……”

    边上其他人朝沉暗走来,隔着距离就喊,“沉广德这次输了五十万了,上次输的钱我们看在你面上就算了没找你,这次可不是小数目。”

    沉暗把烟掐了,面无表情地走到沉广德面前,把人单手提了起来。

    沉广德双手攥着他的手臂,“沉暗!你听我说,就这一次,我下次再也不赌了,我真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沉暗一路拖着扔在诊所边上的巷口,沉暗回到诊所找了根高尔夫球杆,顺着沉广德完好的那条腿,狠狠抽了过去。

    沉广德登时哀嚎起来。

    来讨债的一行人看着这一幕,有些被沉暗吓到,几人全部去拉架,“哎哎哎,别打了,小心把人打死了……”

    他们都跟沉暗动过手,虽然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但此刻想想,都还有些后脊发凉,沉暗打起架来不要命,跟他打过架的人十有八九都住过院,沉广德的瘸腿就是被他活生生打断的。

    沉暗终于停手,高尔夫球杆正往下滴血,他拿着球杆在沉广德裤角把血蹭掉,这才看着讨债的一行人说,“他不是有两颗肾吗?去摘一个,还有,抽血也能换一点钱,需要签字就来找我。”

    众人:“……”

    沉广德哀嚎起来,“沉暗!你不能这么对我!”

    “哪样?”沉暗扯唇,笑得极冷,他脸上半点情绪都没有,只声音依旧淡漠,“没打死你就不错了。”

    他握着球杆,对着沉广德的脑袋就想一杆抽上去,讨债的那行人吓得赶紧去抢他手里的杆子,“沉暗!冷静!”

    一伙人挣扎推搡间,高尔夫球杆被人甩了出去,伴着低低的痛呼声,似乎砸到了人。

    沉暗回头只看到,一个黑衣女生捂着脑袋半蹲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