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8

    南王不在京中。你安心便是,今时不同往昔,以前朝中大臣纷纷猜忌平南王,怕他在南疆拥兵自重,成割据之势,平南王为了表忠心,不得已把陆昭南送来京城,朝臣们也纷纷避嫌叮嘱家中晚辈不与陆昭南往来,陆昭南前几年过的确实比较郁闷。”

    “现在好了,经信阳一事,皇上已经看到了平南王的忠心,太子能与陆昭南这么亲近,定然了解的比你我更深,总之,这门婚事从上至下,不会有任何人反对。就平南王与咱们父亲的交情,他也肯定是一百个满意。”

    林景元这才定下心来。

    不过,林晏晏刚说不会有人反对,没过多久,祖母就来了。

    自从父亲去世后,祖母还是第一次踏进墨渊阁。

    估计是她即将成为太子妃的缘故,祖母不好意思再动不动就唤人过去,亲自登门了。

    林晏晏忙将祖母请到花厅,上好茶。

    “晏晏,我听说你今日带了媒人和礼物出门了,这是何故?”

    林晏晏道:“祖母,您不来问,孙女也准备去慈恩堂见您,孙女今日去平南王府提亲了。”

    老夫人错愕:“提亲?平南王府?”

    “是的,祖母,景元和陆小姐情意相投,孙女觉得趁早把这事儿定下来,景元也好安心念书。”

    老夫人跺着拐杖:“晏晏,你糊涂啊,那平南王说白了就是南疆的土皇帝,朝廷上下对他忌讳不已,你怎么能让景元跟陆家的小姐定亲呢?”

    这不是坑了景元,坑了林家吗?

    林晏晏淡淡一笑:“祖母,那都是老黄历了,今儿个是太子殿下陪着孙女一同去平南王府提亲的,太子殿下代表的就是朝廷的态度,皇上的态度,您就不必担心了。”

    老夫人顿时语塞。

    原来是太子殿下的意思,那……那就没问题了。

    第四百零一章 逆子

    祖母走后,林晏晏吩咐檀云:“你跟去慈恩堂看看,二老爷是不是等在慈恩堂。”

    没多久檀云回来,果然如林晏晏所料。

    二叔还真喜欢多管闲事,自以为是。

    好在她不单单是林晏晏,她还是陶思雨,一开始就明确自己要做的事,才会反抗姚氏扳倒姚氏,才会努力挣脱二叔和祖母的捏拿,不然她和景元哪有今日。

    林仲坤想表现一下自己的深思远虑,真知灼见,没曾想与平南王府结亲是太子殿下的意思。

    老夫人叹气:“仲坤,以后墨渊阁的事儿你不要再干涉了,你干涉不了,我也干涉不了,说多了反惹人嫌弃,今非昔比,这个家终究还是要靠晏晏和景元。”

    老夫人认命了。

    林仲坤张了张嘴,没什么底气地说:“可他们终究还是林家的子孙,祖母尚在,叔父尚在,哪有她这个当姐姐的自己上门去提亲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景元除了她这个姐,其他长辈都不在了。”

    老夫人一言不发地看着儿子。

    林仲坤讪讪:“儿子没说错,她这就是藐视长辈,搁哪儿去说都是她没理。”

    “你还想搁哪儿去说?去评理?仲坤,莫要钻牛角尖了,以后还是替景文景修多想想吧,他们出息了,不也一样?”老夫人算是想通了。

    太子身陷囹圄之时,仲坤说的话,晏晏已经记恨上了,仲坤再想要从晏晏那讨便宜是不可能的。晏晏不是不帮家人,老三不就得了照顾?从通政司提拔到吏部,升任右侍郎。但愿晏晏别把对仲坤的厌恶转移到景文景修身上,将来能提拔一二。

    林仲坤灰溜溜地回到茗香苑。

    院子里飘着药膳的香味。

    林仲坤心里本就搓火,一下就爆发出来,冲到小厨房,端起炉子上炖着药膳砂锅就给砸了。

    林芃芃在切菜,压根都没来得及反应,精心炖了两个时辰的汤就没了。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这些是给大哥二哥做的晚饭。”林芃芃气极。

    林仲坤铁青着脸:“以后家中不准再做药膳,做一次砸一次。”

    “父亲,药膳惹你了?你不也夸好吃?”

    “总之就是不许,学什么不好,非要学药膳,你以为你学了药膳就能当太子妃?”

    林芃芃明白了,定是爹又去找大姐麻烦,麻烦没找成反吃一鼻子灰,在这跟药膳过不去。

    林芃芃也不气了,淡漠道:“父亲,您现在这个样子跟母亲有几分相像呢!”

    “你说什么?”林仲坤双目赤红,扬手就想打人。

    竟敢说他跟姚氏那个贱人相像。

    然而,扬起的手半空中被人抓住,力气之大让他动弹不得。

    林仲坤回头,见是景修。

    林芃芃见三哥来帮她,底气更足,继续道:“难道不是吗?母亲当年也是如父亲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