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45

    对太子妃的重视。”

    又有人道:“太子妃对太子殿下有救命之恩,太子隆重迎娶,也是应该的。”

    于是质疑的人点点头,觉得说的也有道理,皇上都首肯了,他们老百姓还能有啥意见?

    这样的场景,到处上演。

    杨瑾年坐在茶楼里,慢悠悠地喝茶,等待一拨拨属下回来禀报。

    太子殿下执意要上门迎亲,跟礼部的官员争了好几日,最后还是皇上发话,准太子殿下去迎亲,还让他把控言论,大喜之日,莫要出现扫兴的事儿,务必让婚礼顺顺利利的进行。所以,他让手下伪装成普通老百姓混在人群中,适时的引导下言论,之后周大同和林景元也安排了大批说书人,大肆宣扬这段佳话。

    英国公府,林晏晏一身华丽的绿色嫁衣,头戴凤冠,盛装打扮,当真是明艳不可方物。

    一群女眷围着她不停的夸奖说着吉庆话,林晏晏微笑着,思绪却飘回到一年多前重生那日,臃肿身材,丑陋的容貌,病秧子一个,堂妹勾搭了她的未婚夫,二婶给她下毒,没有了父母庇护的姐弟日子过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她走一步算七步,解了内忧,除了外患,开酒楼做药膳广结善缘,化身甄日安拜胡广志为师,与萧潜一道查案,终于洗清陶家冤案,亦查明父亲死因……

    这一路,结了不少仇怨,但也交了不少好友,最难得是觅得了一生知己。

    这一路,也有人离她而去,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这一路,看似繁花似锦,步步登高,其中辛酸与艰难唯有自知。

    可终究是要感恩的多。

    今天她要出嫁了,嫁给她倾心的,而对方亦倾心与她的人,姻缘美满。

    从此,她不再是侯府嫡长女,而是东宫太子妃。

    往后,或许会有更多艰难险阻,可她并不畏惧,风雨如晦,与他同行,皆是风景。

    外头传来热闹的喜乐,噼里啪啦的炮竹声。

    林景元和林景成跑了来。

    “外祖母,祖母,姐,太子殿下来迎亲了。”林景元大声道。

    大舅母忙道:“快,看看还有没有需要补妆的地方,盖上红盖头。”

    众人七手八脚的,往林晏晏擦香粉,抹胭脂。

    “够了够了,不要再抹了,我感觉我一动,脸上的粉都要往下掉了。”林晏晏抗议,很难想象,晚些时候,她是不是得跟萧潜说,让她先洗把脸再……

    脑海里不由的浮现羞涩的画面,让她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外祖母笑呵呵:“可以了,已经很完美。”

    一连生了五个儿子的大舅母作为利事妈妈,给林晏晏盖上红盖头,由林景元背着出门。

    林晏晏有些担心:“景元,你背得动吗?”

    今日她是要从大门出去的,墨渊阁离大门好一段路,她自己本身倒不重,可她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喜服,还有沉甸甸的凤冠。

    林景元笑道:“姐,你放心,我早就练过了,大同哥我都能背二里地。”

    林晏晏很想打他,拿她跟周大同比?

    萧潜在大门口被沈家几位舅舅和沈家的表兄弟们拦住,出了几道题象征性的难一难他,萧潜云淡风轻对答如流,引来一片叫好声。

    陆昭南流下了羡慕的泪水,沈家人真识趣,哪像杨家的兄弟,那可是铆足了劲刁难他,差点害他出丑。

    不过,后来他跟琸君告状了,回门的时候,琸君替他出气来着,还是娘子疼他。

    “新娘子来啦!”不知谁囔囔道。

    萧潜放眼望去,小舅子背着新娘子,脚步欢快地走来。

    萧潜心跳如鼓,紧张的手心出汗。

    感觉比拜天地还要紧张。

    因为出了这个门,上了他的花轿,晏晏就是他的太子妃了。

    所以,他不顾礼部官员的劝诫阻挠,他必须亲自来迎接他的新娘。

    别的新娘子能享受到的他的新娘一样不能落下。

    林晏晏盖着红盖头除了脚底下方寸之地什么也看不见,耳旁全是欢呼声,但她就是感知到了萧潜所在。

    说真的,他说他要亲自来迎她的时候,她心里很是感动。

    皇家规矩森严,要打破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更是难上加难,可他做到了。

    他来迎她,给足她体面,这份心意,很重。

    来时的迎亲队伍已经十分壮观,回程的迎亲加送亲队伍就更为浩荡。

    都说十里红妆,那都是形容,夸张的说法,但今日太子殿下大婚却是让大家见识到了真正的十里红妆。

    一百二十八抬嫁妆,顶了天,京城从未有过的场面。

    “听说,这些嫁妆大半都是太子妃外祖家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