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1)

    《重生废材庶子》作者:紫色深渊

    文案:

    黎天延意外投身到珩武大陆,一个武者世家的庶子身上,不仅一身修为尽失,还成了五灵根的废材。

    从前渣爹给原主拉了不少仇恨,自从一场变故,如今的黎天延上有嫡母虎视眈眈,下有旁支兄弟想给他好看,屋里还有个被嫡母算计,娶回来的丑夫郎。

    幸好承载他大半辈子积蓄的乾坤界还在,体质废材灵药泡一泡就好了,资质废材不就多了点灵根。夫郎丑陋貌若无盐?那是你们有眼无珠。

    直到一日,众人看到黎家公认的废材,竟轻飘飘一掌就把武者世家的天才拍出几十丈远。

    1.主攻,1v1,he,互宠,后期有包子

    2.设定男人、女人、双儿世界

    3.受前期脸上有胎斑

    4.金手指大开,有空间,升级流,还有点狗血

    5.行走百宝袋万能攻vs汁多味甜小橙受

    ps:文中一切关于玄学,都是参考资料跟自己瞎逼逼!!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修界大佬穿成废材庶子后逆袭了

    立意:坚守初心,勇往向前。

    第1章 重生

    晋城是珩武大陆天梵仙宗管辖的一处偏远城镇,这里的人多是从小炼体的武者,武者以武为尊,只有实力强劲的人才得以受人尊重。

    今日晋城里依旧热闹非凡,街道上人头攒动,茶楼门口的小二卖力吆喝吸引路过的客人,满座的茶楼大厅更是充斥着嘈杂的谈笑声,不过近段时间众人谈论最多的却都是同一个人。

    你们瞧见没有,这两日黎府进进出出的都有十几个郎中了吧。

    我听去过黎府的孙郎中道,黎家三少得了怪症无药可治。

    什么怪症,薛郎中说有中毒的迹象,分明是服毒自尽。

    这种无用的懦夫就该让他去死,动不动就闹自尽真是丢人现眼,也就黎府这位大夫人心善,否则谁愿意花心思救他。

    我记得黎天延前不久才成的亲,好好的为啥想不开。

    问题可不就出在成亲上,黎天延爱慕澄家大小姐的事晋城里谁不知道,结果却娶了澄府一个庶出的双儿。

    庶出双儿怎么了,黎天延要武不能武,又被测出五灵根资质,连去仙宗当杂役弟子的资格都没有,跟废人有何区别,澄家可是晋城四大家族之首,就算是双儿多少人想娶还娶不上呢。

    就是,还不如咱们,虽然没有灵根至少可以练武啊,澄家大小姐已经是后天三重,就他也敢肖想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澄家那双儿生得极丑,常年被拘在后院不让外出。

    我也听闻那双儿长得一副青面獠牙,面容可比修罗夜叉很是吓人,现在看来何止相貌不佳命格估计也不好,嫁给黎天延后半辈子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居然还有这事,那就难怪了。

    黎天延睁着眼睛盯着床架顶上的梨花雕木,这种世俗界才有的物件对他应该很陌生才对,但识海里融合了另一个人的记忆,眼前的一切就变得格外熟悉。

    他原是天陨大陆的修者,那日路过白泽锋时附近的山头有小妖修炼化形正在渡劫,黎天延也没多在意,谁能想到一道天雷竟不偏不倚的打中他,还把他劈到异大陆一个刚死不久的人身上。

    融合了原主的记忆黎天延知道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叫珩武大陆,这里只有人们口中的仙宗存在修者,普通人只能选择练武。

    武者有后天、先天与武宗之分,后天先天又各有九重,一个武者步入武宗已经顶天了寿元却不过三百,一般炼到这个境界的人也差不多大限将至,若是遇到真正的修仙者,还不抵不过一个炼气期九层,所以在他们眼中仙宗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十年一度的仙宗大选就是鱼跃龙门的机会,只要测出拥有灵根就有可能被仙宗长老收入门下,不过珩武大陆的灵气稀薄,所谓的仙宗就是几个金丹真人坐镇的宗门,人们口中的仙人其实是筑基修士。

    而他投生的少年与他同名同姓,甚至相貌也有七分相似,是一个武者世家的庶出少爷,家中排行老三。

    生在武者世家,少年却被断言体质不宜练武,即便如此黎父对他依旧十分看中,只因黎天延的生母殷氏虽是没落家族,却曾出过三灵根资质的族人,黎裴盼着与殷氏共同诞下的血脉也能拥有灵根,以后被接引入仙宗黎家便可跟着沾光。

    可惜造化弄人,两月前十年一度的大选,当仙宗长老来到晋城挑选弟子时,黎天延被测出五灵根的废材资质,反而是黎府与他同龄的嫡二公子黎天承是个木土金三灵根,当即被前来的长老收为记名弟子。

    比起根骨不佳的废材体质,五灵根的废材资质更是让黎天延成了全晋城的笑柄,祸不单行,仙宗的人才离开晋城没过几日,殷氏突然得了急症卧床不起,还不到一个月就香消玉殒。

    黎天延虽是贵妾所生的庶子,从小却衣食无忧又被父亲寄予厚望,如今期望破灭一夕之间仿佛被整个黎府遗忘了一般,曾被捧得有多高摔下去就有多痛。

    端着托盘走进房间的黎午,正好看到床上已经清醒过来的人忍不住撇了撇嘴,少爷您可算是醒了,也就咱们夫人宽厚,短短两日把晋城里的大夫都请了个遍,才把少爷您给救活过来,以后您可别再轻生了。

    黎天延冷淡的看了来人一眼,黎午是从小跟着原主一同长大的小厮,黎天延风光的时候黎午对他可算殷勤奉承,只是原主刚失势这个小厮便即刻换了一副嘴脸。

    黎午虽是原主身边仅剩的一个小厮了,不过这个人对他说话却没半点恭敬,甚至话里的语气还透着几分不削,恐怕留在青竹苑伺候也非他自愿。

    双手撑着两侧勉强坐起身来,黎天延便控制不住的喘了几口气,这副身子本就先天不足又重病一场更是不堪,黎天延一时还没能适应这样的身躯。

    黎午见了丝毫没有上去搀扶的意思,自顾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桌上,一边道,既然少爷醒了,就赶紧趁热把药喝了吧,这里头可用了好些精贵药材呢。

    去拿点吃的来。黎天延也不理会黎午的态度,等到缓过气来才开口吩咐道。

    是少爷,那这药您自个先喝了。黎午说完就径直退出厢房。

    黎天延扶着床柱下地,走到桌边端起那碗黑色的药汤在鼻间嗅了嗅,深褐色的眼瞳闪过一抹暗光。

    这汤药中含有一种能解百毒的草药,只是这种草药虽能解毒本身却也带着毒性,服用多了原主就算能活过来,下半辈子就不是废材是废人了。

    黎天延早就怀疑原主是被人毒害,这碗药汤更是证实了这点,也不知道这两日被人喂了多少下去,难怪醒来后便觉得这副身子不对劲。

    听刚刚黎午的意思,这两日洪氏把晋城的大夫都请便了,武者若是身体出现问题都是请药师看诊,只有凡人才会找大夫,洪氏这么做表面让人觉得她对待庶子也宽厚重视,实则却在提醒众人,黎天延只是一个普通人。

    与此同时还能与黎天延中毒的事撇清关系,联想到黎午那句以后别再轻生,看来如今全晋城的人都以为黎天延是服毒自尽。

    刚把药汤倒进窗下的盆栽里,出去拿吃食的黎午也正好回来,黎天延在桌边坐下端起粥碗慢条斯理的用膳。

    黎天延已经辟谷多时,但这副凡躯却顶不住饥饿,温热的米汤下肚顿时缓解不少。

    站在一旁的黎午眼睛好奇的打量着对方,今天的少爷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却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对。

    等见黎天延用得差不多了,黎午才笑着说道,少爷,您不是最讨厌新夫郎吗,就在您昏迷的这段日子,夫人已经替您发落了他。

    第2章 双儿

    听到新夫郎黎天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想了一会才明白就是黎夫人给原主娶回来的那个双儿澄琪。

    珩武大陆还真是奇特,除了男女之外竟然还有双儿的存在,双儿特征与男人无异,只是身形力气不比男子强壮,却能像女人一般孕育生命,双儿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他们左眼上都有一枚鲜红的孕痣。

    不过双儿虽然也能生育,受孕率却比货真价实的女人要低许多,加上男人多喜好娇美柔弱的女子,双儿的地位就很是尴尬了。

    黎天延钟情澄家大小姐澄思,澄家人对他的态度也是暧昧不清,当初澄家祖母还半玩笑的对黎天延说了一句要把澄思许给他,黎天延便把这句话牢牢记在心里。

    只是原主却不知道澄家只是想吊着他,若是黎天延真的测出灵根入了仙宗,那澄家便顺理成章的将女儿许给他,若是没能入得了仙宗也可当做没这回事。

    于是仙宗大选结束后,澄家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澄思更是一如反常的避而不见,还没从各种变故中回过味来的黎天延,在殷氏去世没多久就跑去嫡母跟前提起这桩口头婚约,希望她能为自己去澄府提亲,结果却被塞了一个澄家不受宠的丑双儿打发了。

    新婚第二天黎天延又到嫡母洪氏那里大闹了一场,收到消息赶回来的黎裴直接几棍子就把黎天延打蒙了。

    自此原主性情大变,面对外人都是唯唯诺诺,回到自己屋里见到娶回来的双儿便大发雷霆,甚至发起狠时还会动手打人。

    想到这里黎天延不禁心下暗叹,自己投生在一个废材少年身上就算了,几百年的修为一朝尽失也罢,这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姻缘是怎么回事,想他天陨大陆的修者有多少到飞升的时候还是独身一人,原主竟然十五就成婚了。

    少爷?黎午看黎天延半天没有说话,忍不住又唤了一声。

    黎天延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碗筷,夫人如何发落的?

    洪氏给黎天延娶了这么一个夫郎,就是为了膈应他,所谓的发落肯定不是把人送走。

    一听黎天延问起黎午当即幸灾乐祸的说道,夫人说少夫郎没伺候好少爷,让他到静心堂罚跪去了,若是少爷不醒便不许他起身。

    什么时候的事?

    原主对这个夫郎还真没多少印象,除了新婚之夜匆匆一眼,之后他便再没正眼瞧过对方,以至于黎天延现在也想不起这个双儿的长相,只知道他的左眼处有块不小的黑色胎斑。

    就两日前,澄家不守信诺,夫人这回可是替少爷您出了口气啊。

    替我出气?黎天延意味深长的笑道。

    两日前洪氏就把澄琪打发到祠堂,青竹苑便剩下黎午与一个粗使双儿,能近身伺候的人自然就只有黎午一个,在汤药里边动手脚的事也就不用担心会被人发现了。

    而且澄琪虽然不受待见,怎么说也是黎天延的夫郎,就这么随意作践不也是打了黎天延的脸。

    你去禀告夫人就说我醒了,再去静心堂把人带回来。

    黎午听到黎天延的吩咐有些为难的说道,少爷不用这么着急,您才刚醒万一见着少夫郎动怒伤了身子可不好,就让少夫郎在静心堂里多待一会。

    黎天延见黎午突然心虚的模样微眯起眼,手指无意识的在桌上轻扣两下,是吗?

    静心堂外

    小姐这么打不会出事吧?一个丫鬟听到静心堂里传来鞭子落地的声音,不禁有些担忧的说道。

    才挨几下哪就那么娇贵,谁让他吓着我们小姐,再说了,跟三少爷比起来我们小姐要仁慈多了。黎琬的贴身侍女慧儿不以为意的说道。

    可是小姐是后天二重武者,三少爷怎么能比呢,何况少夫郎已经两天滴水未进,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

    不就是一个庶出少爷的夫郎,我们小姐想出气,打死了也没人敢过问。慧儿一脸不耐的说道。

    看来是我孤陋寡闻,竟不知道黎府还有这样的事。

    说话的丫鬟与慧儿都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后慧儿惊恐的表情顿时消散,原来是三少爷啊,您既然醒了就该好好躺在床上养着才是,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要去哪还得经过你一个婢女同意不成。黎天延说着便伸手推开挡在院门前的侍女,径直越过对方往院里走去。

    后天一重的慧儿被黎天延轻轻一推顿觉身体发麻险些摔倒在地,突如其来的变故另她措手不及一时忘了上前阻拦,跟在黎天延身后的黎午见状快步追了上去。

    少爷这次醒来后似乎真的变了,明明只是个没练过武的普通人,在他身边黎午却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哪怕是从前少爷还被众人捧着的时候,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想了想黎午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少爷,那是六小姐的贴身侍女,您刚才那样对她万一让小姐知道了

    六小姐黎琬可是夫人亲生的嫡女,从前老爷虽然更疼爱三少爷,但今非昔比,二少爷入了仙宗,他的亲妹自然无人敢得罪。

    黎天延对黎午的话置若罔闻,自顾往走廊尽头走去,越靠近静心堂鞭子夹杂着谩骂的声音越显耳,黎天延不禁微微蹙起眉头。

    果然贱人所生没一个好的,长得这般模样竟然敢出来见人,以后再让本小姐瞧见你这张脸,看本小姐怎么教训你。黎琬看着瑟缩在角落里的人脸上满是憎恶。

    从前身边的人都在说黎天延将来会一步登天,父亲也看中黎天延胜过他两个哥哥,对她更是视而不见,想到这个人就是黎天延娶回来的夫郎,还跟那废物一样都是狐媚贱人生的种,黎琬手里的鞭子就毫不留情的往人身上抽。

    停手。黎天延看到眼前的一幕上前喝住黎琬的动作,缩在角落背对着门口的人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身体却微不可察的颤抖一下。

    黎琬瞪着一双美目看向出现在静心堂前的人,我为什么要停手?三哥能教训的人我就教训不得?

    我的人我自己会管教,还轮不到你一个未出阁的丫头越俎代庖。

    你。黎琬听到黎天延的话更是恼怒,那我今天就偏要收拾这个贱命的丑八怪。

    眼看黎琬手里的鞭子又要落在澄琪身上,黎天延拽了一把身边的人,毫无防备的黎午就这么被丢到澄琪前头正好替他抗下这一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