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86

    看着是到了时候,南宫清便利落点头,道:去吧,喝了药好生歇着。师兄弟叙旧可一以改日,日后时间多着呢,你先回去养好身体。

    听师父如此说一来,宣陵和叶景今天是不一能再一来烦他了。

    顾雪岭满意一笑,我知道了。

    可一顾雪岭满意了,宣陵的脸色却不一大好看,但是也只能看着顾雪岭毫不一留情地从他身侧走过。

    一个一多余的眼神都没一给,让他原本以为还有希望的心再一度落空。

    从无回宫出一来,不一再一理一会越发一唠叨的叶景,宣陵直接走人了。

    秋山夜雨。

    空落落的院中,有结界在,花圃避过了风雨的摧残,却冷清如旧,只那东厢房门前亮了一盏灯笼,一袭白衣斜斜靠廊下,无声观雨。

    不一知过去了多久,天色已晚。连屋檐角落处藏着的一只狸花猫都似是熬不一住了,尾巴尖晃啊晃,肉爪子揉揉嘴角,看去像是打了个一哈欠。

    倏然间,一道剑气无声袭来,那猫儿却是反应快极了,浑身绒毛炸起,往边上角梁一窜便避开了,可一那道剑气越过它后却化作秋风散去了。

    下来。宣陵的声音响起,听去如这秋雨般,凉丝丝的。

    那狸花猫似乎听得懂人言,瞪大金瞳,却是一动不一动。

    还要再一说一一遍吗?宣陵侧首,精准找到狸花猫的位置,琥珀眸子眸光冷冷,我说一,下来。

    狸花猫不一为所动,缓了一缓,还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宣陵缓缓站直,剑气不一要命地渗出一,看狸花猫被剑气的逼迫下,浑身绒毛警惕炸起,他说一:在人间待久了,真以为自己是一只猫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低估了这个文的虐度,还虐到我自己,我要快点更新多更点越过这个砍了_(:3ゝ)_

    捉虫

    第八十二章

    冬至就在这几天, 天气一一日凉过一一一日。

    云鹊儿煎好药送过一来时,还没进顾雪岭房间,忽然听见一一声细细弱弱的猫叫, 她便循声看去,在廊柱后发现一一只巴掌大的狸花奶猫。

    小狸花猫趴在被昨夜雨水溅得一一地泥泞的地上,毛色衬得越发干净水亮, 却也可怜弱小,双金瞳流光溢彩,乍一一看,似在心上挠了一一把。

    云鹊儿鬼使神差地想,大师兄在屋里养病,足有半月多一不一出门, 定是闷坏了, 可以将这小东西带进去给他解解闷,只要注意不弄脏就行了。

    于是想着,云鹊儿便走了过一去, 抬手揉揉狸花猫柔软若无骨的背部,这狸花猫不知哪儿学来撒娇的本领, 不一要脸皮地抬起脑袋, 在云鹊儿柔软的手心蹭了几下, 奶声奶气叫起来,听得云鹊儿灵动清澈的眸子缓缓弯起。

    好吧,带你进去给大师兄看看。

    狸花猫暗松口气,乖巧地跃上云鹊儿软绵绵的怀里。

    朝房门走去时,狸花猫那双金瞳微微闪过一一道光芒。它暗想,为了见到那个人,它都使出法术迷惑这个小姑娘, 真是丢人!可丢人又能怎样,小妖王吩咐的事不一能不做啊。

    想起昨夜被小妖王发觉的事,狸花猫咬住爪子,颇为悲愤。

    昨夜夜雨缠绵,凉意席卷天地。

    狸花猫在宣陵一再警告下,仍不一愿露面,心情本就不一好的宣陵眸光一一冷,二指凝成一剑决,一一道剑气再次袭来,快如闪电,狸花猫避无可避。

    却在紧要关头,狸花猫被迫现出人身,动用法术意欲挡下那道剑气,却被击得溃不一成一军,同时也被宣陵这一一道轻而易举降住它的剑气驯服。

    狸花猫的人身是个黑衫的清秀小少年,看去不过一十一来岁,小小瘦瘦一个,道行不一深,因为他的一一双猫耳与猫尾都还未能全部隐藏起来。

    猫妖倒在地上,见宣陵抬步近前,他慌忙爬起来往后退去,直到退到廊柱下无可再退,他捂住胸口,急忙道:少主且慢!我并非

    我知道你是什么一人。宣陵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看着猫妖,他语调平静,我也知道我是什么一人。

    猫妖睁大金瞳,少主,你真的知道?

    宣陵嫌烦地皱起眉头,负手道:你自万妖宗来,奉五位妖王之一一的蛟妖王之命来玄天宗监视我。

    不一不一,不一是监视!

    即便宣陵说得不一全对,猫妖还是十分吃惊,他说:我只是奉妖王之命前来保护少主,并非监视!

    宣陵静静看着他。

    猫妖不一确定他是否真的知道一一切,但都被发现了,他还不一如自己全招了,于是急忙解释:我名厉阶,乃妖王亲自为少主挑选培养的护法,而少主其实是妖王十一八年前遗落人间的亲子,为我族中小妖王,少主若不信

    废话少说。

    宣陵当然知道他是谁,这一一世他若无前世记忆,恐怕根本不会遇上顾雪岭,不一会来玄天宗。

    他本该再被那曹老婆子当一做血祭品磋磨半年,他那位妖王父亲才一找到他,在血祭大阵启动之后救下他,却晚了一一步,没救上其他村民。

    若按前世的轨迹,他从出生后便被遗弃荒野,封印体内妖族气息,可天生的妖族血脉令山中百兽待他格外亲和,他由山中百兽抚育长大,却在六岁那年,被曹老婆子发现了他的体质与血脉,带回去成了多一年祭品。

    在曹老婆子死后,离开那处小山村,他便跟父亲回一了妖界,厉阶便是父亲派给他的护法,他从那之后再没去过一人间,一一直闭关数十年。

    上一一世,厉阶在他身边多一年,他自然认得这个没出息还没什么一能耐的小护法。他连去人间时都没带上他,只让他暗中传递消息回妖族罢了。

    宣陵现在找厉阶出来,问的自然不是他的身份,他道:我知道我是谁,不一需要你提醒。我也知道你三年前便潜入玄天宗监视我的一一举一动,我不一问你这些,我只问你,我去沧海这几个月,你可是一直都在这里?

    是。厉阶还是忍不一住解释:妖王发现小妖王存在时,小妖王已有几岁,还请小妖王莫怪,此事无关妖王,乃是那有人隐瞒了小妖王的存在,才一让小妖王受尽苦楚。八年前,妖王也曾亲自追查到天誉城,找了数月,才一知道小妖王入了玄天宗。

    宣陵知道这个护法胆小谨慎,看来不说完是不会停下的,便由着他说。将上辈子听过的话再听一遍。

    厉阶说:当一时妖王见小妖王血脉已觉醒,只是隐藏气息入了玄天宗,而玄天宗内无甚危险,小妖王您看起来又很喜欢这里,妖王便说,让小妖王先玩着,等玩够了,我等再出面迎您回妖族。从那时起,妖王便派了人在天誉城中守着,但凡小妖王下山,我等必定沿路保护,而属下则是三年前才一出师,被妖王派往玄天宗。

    就你这样还出师了?

    不一怪宣陵瞧不上,厉阶这金丹修为,恐怕才一刚化成一人没几年呢,这还敢出师,来玄天宗保护他?

    厉阶有些不一服气,我来那时,小妖王您也还没结丹嘛

    宣陵一个眼神扫过,厉阶当即改口,此番小妖王前去沧海,妖王说,也该让您出去历练一一番,因此不派人跟随,属下便留下等待小妖王归来。对了,恭喜小妖王成一功结丹,妖王若是知道了也定会很欣慰的。

    宣陵倒不一指望自己父亲会有多一欣慰,他这个半人半妖是怎么来的,父亲对他的感情有多一冷淡,他清楚的很。反正他就是个爹不疼娘不一爱的,不一过一好歹,妖王从没亏待过一他,大抵是妖修对自己的血脉更为看重的缘故。

    厉阶说完妖王的好话,便唯唯诺诺地问:既然小妖王已然结丹,不一知您何时同我等回一妖族?

    该回便会回一。宣陵斜睨着厉阶,他都不急,你急什么一?

    这个他,自然是指妖王。

    厉阶刚被驯服,认了新主人,心里自然是偏着旧主人妖王多一一一些的,正要为他辩解,便听宣陵问:既然你一一直都在,那这段时间玄天宗发生的事情你应该都清楚,你与我说说,我师兄回一来这段时间都做了什么一。

    啊?忽然问起旁人,厉阶愣住。

    我师兄,顾雪岭。宣陵重申,双目冷冷望着厉阶。

    厉阶心中一颤,直觉一一股凉气在从头到尾将自己笼罩,浑身不由一个激灵打起冷战,下意识点头。

    好,我说。

    实际上,顾雪岭这段实际做了什么一,厉阶并无太过留意。就算一一直守在这里,他也只知道,顾雪岭回一来就病了,然后搬去了南宫清那养病。

    没别的了?

    宣陵眉头紧皱,甚是不满。还以为能打听到更多,才一暴露身份召出这只猫妖,结果什么一消息都没打听到。

    宣陵可以说是相当失望,可他望着廊下秋雨,忽而心生一一计。他走近厉阶,似觉不一够,撩起衣摆半蹲下来,修长二指抬起厉阶下巴。

    这一一举动吓得厉阶脸都僵住,小,小妖王,您这是要

    宣陵微眯起双眼,深深凝望着这一一张脸,嘴角缓缓勾起。

    我要你为我去做一一件事。

    大师兄,我进来了。云鹊儿一手提着食盒,一一手抱着狸花猫,在门外喊了一一声,便推门进去。

    顾雪岭今日起得早,正在坐在窗边案前偷闲看书。

    窗外一一枝梨花海棠偷偷探进头来,枝节上挂着一一串翠绿,还结了个小花苞,粉白娇嫩,十一分可爱。

    大师兄今日气色不错,该好全了吧。云鹊儿笑着走过来,将怀里的狸花猫放到地上,取出食盒里温着的汤药,该喝药了。

    日光透过窗棂洒落肩头,顾雪岭正懒洋洋晒着太阳,云鹊儿进来时还心情不一错,直到见到那一碗药,他脸一垮,慢慢将手中的书放下。

    又一要喝药。

    是啊,喝完药,大师兄就能好起来了。云鹊儿学艺不精,或许是根本没有学医的天赋,用她师父的来说,她学医救人,是不可能的,不一过一用作攻击还尚可,老是鼓捣那些稀奇古怪的药。为此她师父没少说她。

    顾雪岭何尝不一想好起来,他叹息一声,接过药碗,一一股熟悉的草腥味涌入鼻腔,熏得他当一即皱起一一张脸。这时屋里响起一声细弱的猫叫,顾雪岭动作一一顿,便见云鹊儿似被提醒了,在书案下提溜着只狸花猫上来。

    师兄你看,我刚在外头见着只小狸猫,好看吗?咱们玄天宗可谓人杰地灵,连只野物都生的如此水灵,留下来给你解闷好不一好?

    顾雪岭的确有点闷,尤其是天天喝药,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见云鹊儿拎上桌的狸花猫小小一只,金眸濡湿,毛发也干净,顾雪岭便伸手过一去,还没摸到,那狸花猫便讨好着凑过一来,拿脑袋蹭他掌心,收起利爪,一一双肉垫抱住他的手掌。

    顾雪岭笑了起来,还挺好玩的。

    云鹊儿点头,认同道:我刚进门那会儿见着它就觉着它挺有灵性的,就看了一一眼,就喜欢上了。

    门口捡到的?

    顾雪岭揉了揉,温温软软的手感不一错,那狸花猫不用推便自己躺下,一一点脸皮不要敞开肚皮给人揉弄。

    这般作态,一一下讨了顾雪岭欢心,可很快笑容散去。

    顾雪岭一一手拎起猫爪子,将它翻过来,正面对着自己。

    巴掌大狸花猫眨巴一一双圆圆的金瞳,软软地叫了一一声,喵!

    顾雪岭手指一一勾,在它脖子下拿出一个小挂坠。

    那金属挂坠铜钱大小,圆圆小小的,正面刻着一一个可爱精巧的猫头图案,背面则镶嵌着一一枚碧色晶石,清透明亮,一一看便知绝非凡物。

    云鹊儿见了也有点好奇,脖子还戴了东西,是有主的吗?

    顾雪岭没说话,双眸定定凝望着那枚碧色晶石。他的神情太过专注,漆黑的眸中光芒闪烁,仿佛在透过这片单薄而稀罕的晶石看到什么一。

    能看到什么一呢?

    顾雪岭眉头皱起。他眼前骤然略过一一双琥珀眸子,平静而深沉,眼底暗藏机锋,如伺机而动的猛兽。

    顾雪岭翻过挂坠,按住狸花猫要凑上来舔他的脑袋,淡淡说道:既然有主了,就扔出去吧。

    啊?不一要了吗?云鹊儿有些意外。

    顾雪岭端起还烫着的药碗轻轻一一吹,雾气霎时朦胧了他的双眼。

    养猫太烦人了,还得当一成一半个主子伺候,没这闲心。

    厉阶回来时,宣陵正在庭院中浇花。

    厉阶有些忐忑,做了好半晌心理准备才一敢跑过一去,化出人形,将手中挂坠还回一去,小妖王,属下办事不一力,顾师兄他没留下我

    话是这么一说,其实厉阶心里是这么一想的:想我堂堂小妖王的护法,居然要沦落到给人当宠物的地步,那顾雪岭还敢不要,气煞我也!

    宣陵闻言神色一沉,你就这么一没用?

    顾师兄本来是要留下属下的,可是看到您给属下的项圈,他不一知道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一了,又一不一要属下了。厉阶郁闷地为自己辩驳。

    其实是不要这只猫了,连他的主人都被遗弃了。

    宣陵心知肚明,此事不一怪厉阶,怪他太过心急,忘了他师兄其实也是个心细如发的人。他暗暗叹息一声,接过厉阶手中挂坠,指腹轻轻摩挲过那片碧色晶石,本该意气风发,充满少年朝气的脸上露出几分愁容。

    云鹊儿将那只猫送走后,顾雪岭再次被气到胸口疼。

    别以为他没看出来,那碧色晶石上分明有个法阵,可从远处窥视他。而整个玄天宗里,有几个人会这么一做?那个坏东西,心倒是脏的很!

    还想看他如何?看他生气的样子,还是要看他先前那副病歪歪的样子?若哪一日这只小狸猫跑了出去,见着不一该见的东西,也不一怕脏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