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乘风破浪的假千金 作者:念君清
    第1页
    [现代情感] 《乘风破浪的假千金》作者:念君清【完结】
    乘得是时代新风,破得是格局旧浪。
    极尽奢华的生日宴,拜未婚夫谢晋卿所赐,向来受尽追捧的晏云清成了人尽皆知的笑话。
    “什么第一名媛,不过是个乡野村姑假千金罢了。”
    还没等曾经一直被艳压的名媛们落井下石,骄傲的小公主就主动离开晏家,回归乡野了。
    所有人都以为谢晋卿和晏云清,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所交集了,连晏云清自己都死了心。
    那天,差点成为法制节目被害人的晏云清刚出派出所,一抬头,就看到那个男人,满身疲惫的站在车旁,说要带她回家,和她结婚。
    等的人终究还是来了,可是破镜难圆,非要圆,那可就太没意思了,“晋卿,算了吧。”
    谢晋卿权衡利弊,运筹帷幄了二十多年,却在那个被他定义为弃子的小姑娘身上,红了眼眶,断了肝肠。
    无悲无喜的矜冷神祗被拉下了凡尘,从此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再懊悔曾经的放手。
    “云云,我们是殊途同归的,你也看看我,好不好?”
    向来清冷矜贵的男人几乎站立不住,声声哀求,字字泣血,不像是天之骄子,反而像个一无所有的乞儿。
    可是他的小公主啊,早就冷了心肠,断了杂念,一心走她的青云官路了。
    一句话简介:我从河底挣扎着爬上岸,不是为了和你破镜重圆,谈情说爱的。
    国之崛起,始于基层,何其有幸,参与其中。
    1.女主身世有反转。
    2.破镜不重圆。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女配 励志人生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云清 ┃ 配角:感情流预收《替身谎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基层小干部进化史
    立意:纵使跌落谷底,也要继续奋斗
    第1章 阴雨连绵
    “坐车啊?”
    “到哪?”
    戴着黄色的渔夫帽,背着一个墨绿色牛皮双肩包的小姑娘拖着行李箱刚下车,就看到一帮年纪五六十左右,面容沧桑,满是岁月雕琢痕迹的人,用当地口音向她搭讪。
    她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的红色铁皮电动三轮车,敛眸低头看了一眼微信,没有任何新消息,只好自嘲的笑笑。
    不知道你们孤身一人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是否会有一种恐慌感,既有对未来的焦虑,又带着点对旧事旧人的惆怅,没来由的眼睛就有点泛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晏云清承认,她有。
    在收拾东西准备走的时候还好,在大巴启动,看着熟悉的城市渐行渐远时也尚能忍耐,可当她真的站在这片陌生的土地,听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说着她不太听得懂的乡音,满目所见皆是陌生,满耳所闻皆是游子归故乡、阖家团圆的欢声笑语,晏云清莫名就觉得鼻子发酸,眼睛泛红,稍有不慎就会在这大庭广众下失态大哭。
    她回不去了。
    没有哪一刻如此刻般让她如此清晰的认知到,她回不去了。她再也不是c市权贵圈里被众星捧月的小公主了,她再也不是c市名媛之首,肆意张扬的太子妃了。
    她不过是个乡野村姑而已。
    环顾四周,晏云清这才发现这个地方到底有多荒凉,与其说它像一个车站,倒不如说像是一个年代已久的停车场,白绿色的城乡公交车和几辆长途大巴客车停在一起,无人看顾。车站一南一西两道铁栅栏门也是通体红锈色,看上去比她的年龄都要大。
    这里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所说的沙溪镇吗?
    “是小云吧?”
    这时,一道迟疑的方言版普通话传来,一辆蓝色封闭式电动三轮车突然停在她面前,一个大概六七十岁,带着个黑色仿真皮帽子,笑容满面的老爷爷从车上下来。
    晏云清茫然的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欸,老姜,这是你家什么人啊?长得真标致呢。”随他一同下来的是一个瘦瘦矮矮的三轮车司机,此时正好奇的盯着她看。
    “我家孙女,漂亮吧?c市回来的。”姜春景十分骄傲地摸了摸下巴。
    “你家?”瘦老头一愣,随即像是想起来什么,揉了揉后脑,笑呵呵道:“挺好的挺好的。”
    小镇不大,尤其是村里,认真算起来都有姻亲,姜家孙女出生时和别的有钱人家孩子抱错了的消息虽然出了没几天,但消息灵通的也都是知道的。
    再看一眼晏云清,果然是有钱人家教养出来的姑娘,白白嫩嫩,娇娇柔柔,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看上去就有种说不上的贵气,不像是生活里存在的人,反倒像是从电视里走出来的大明星,有种可望而不可即的缥缈感。
    从他们的言谈中,晏云清隐约知道了来人的身份,她真正的爷爷,姜春景。
    有些不适应的上了三轮车,接过司机递上来的行李箱,听着老人地地道道的沙溪话,晏云清应付得很是局促。
    三轮车颠颠晃晃,虽然没什么异味,可对于坐惯了私家车的晏云清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可初来乍到,也只能如此了。她是回来认祖归宗的,不是讲排场摆大小姐架子的。
    再说了,她现在,又算哪门子大小姐呢。
    晏云清垂首敛眸,纤长的蝶羽遮盖了眼底浓浓的自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