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页

    乘风破浪的假千金 作者:念君清
    第191页
    无论是离开c市的时候,还是和谢晋卿说, 自己应该永远不会再去c市的时候,她都是下定了决心的。
    晏云清骄傲,她允许自己失势, 也允许自己一时落魄,但是她绝不允许自己在见证了自己无数荣光的人面前, 失势落魄。
    有的地方, 只要你离开了, 下一次再来, 就是客人了。
    晏家夫妇这一年里模样变化不大, 可晏云清看着,竟然已经有几分陌生了。
    想来, 不是模样变了,而是心态变了吧。
    都是八面玲珑, 善于交际的人,明明两家人是第一次见面, 可聊着时事政策和晏云清的成长趣事, 几人也聊的热火朝天,丝毫没有觉得尴尬或冷场的机会。
    等所有的手续都弄得差不多了, 在晏家夫妇的推脱下,晏云清坚持给了他们一张银行卡, 密码写在卡背面,只说感谢他们这些年的养育栽培之恩。
    “你这孩子,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我们还缺这个钱吗?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做了二十多年的母女的, 你这样,是想要彻底和我们断了吗?赶紧把钱收回去,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
    晏妈妈哪里肯收她这个钱。
    “妹妹,你就收下吧,怎么说也是孩子的一点心意,这些年,你们把云清教养的很好,我们,也是感激的。”程舒婉也劝。
    一番推脱下,到底还是收了,只是心里想着,等什么时候晏云清结婚,再加倍还回去。
    “云清这孩子,聪明懂事,几乎没让我们费过什么心,一直是我们夫妻两的骄傲。如果不是……唉,现在,看到她有你们,我们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其实,那时候,他们是真的把晏云清当继承人培养的。
    如果不是那一出,在她二十四岁的生日宴上,晏爸爸是打算让晏云清正式开始接手公司事务的。
    现在,多说无益。
    看到晏云清找到了亲生父母,并且父母家世显赫,自己也即将考上公务员,有一个好前程,他们是真心为她感到高兴的。
    “以后,好好干,来c市的话,也常回来看看,这里,永远是你家。”送别他们的时候,晏妈妈含泪叮嘱。
    “好。”晏云清看着晏爸爸和晏妈妈,用力点点头。
    人有的时候真的很有意思,明明知道不可能,却依然会轻易许诺和答应。
    原本以为爸妈说的拜访旧友只是找的借口,没想到还真的有,是一位已经退二线的老干部,也是赶了巧,今天正好是他家女儿结婚,是个老师,嫁的是的军区司令的儿子。原本以为华振国他们不会来的,结果没想到人真的来了,一时来寒暄打招呼的人还挺多。
    晏云清还看到了楚宿和陈政委,还有几个以前圈里的熟人,只是没有去打招呼,因为爸妈的到来,他们一家四口被引到了贵宾席,原本还有人不认识晏云清,在听说这就是他家那个丢了的女儿,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回来后,纷纷贺喜。
    最让晏云清觉得好玩的,是那些曾经认识她的人听说这件事后,脸上呈现出来的表情。这让晏云清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的表情可以这么丰富,看着怪有趣的。
    第二天一早,晏云清就独自去花店挑好了花,做成花束,打车去清明山看望清玲。
    再次去看清玲,晏云清已经有些不记得路了,还好记得大概是在哪个区,根据区域爬上山在记忆里的位置找了一会儿,才找到。
    清明山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年的时间,也不知道这里住进了多少新客,晏云清简单打理了一下,将坏了的水果和花扔掉,换上自己带来的。
    以前觉得自己熬不过去的时候,总觉得她至少还有清玲,有什么不愿和人说的话,她都会默认清玲知道,现在这会儿在她墓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她始终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一点也不像清玲。
    她是温柔的,是鲜活的,是会静静聆听着她的话,轻声细语的给她建议,让她觉得自己永远有人陪着的。
    之前总想看看她,和她说说话,现在站在她碑前,晏云清却什么也说不出,甚至连眼泪都没有掉。
    明明,之前想到她,就会忍不住红了眼眶的。
    就这样静静的陪她坐了一会儿,晏云清也久违的感受到了平静。
    “清玲,你看,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我找到亲生父母了,他们对我很好,姐姐很好,弟弟也很乖。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好,为什么,你和百百不在呢?”
    有的时候,她从华家醒来,看着温馨的房间,可爱的家人,真的会觉得,之前所经历过的苦难,都只是她的一场梦而已,现在梦醒了,她依然还是那个被千娇百宠着长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间富贵花。
    可是,清玲呢?百百呢?
    那个曾经活泼开朗,骄傲任性,敢爱敢恨,满腔少女心事,对看不顺眼的人和事,向来一个眼神都不屑施予的名媛千金晏云清呢?
    时光带走了我们的青春,世俗抹杀了我们的天真,我们弄丢了自己,却还在自欺欺人的将之命名为成长。
    还记得吗?
    自己最初的模样?
    年少轻狂,无畏无惧,真好。
    抚摸着那碑上的文字,晏云清看了眼高阔的天空,将眼中的泪水收回去,对着清玲笑叹道:“君自逍遥君自清,却把故人落伶仃。料得他年再相逢,君自韶华我自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