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页

    乘风破浪的假千金 作者:念君清
    第194页
    “谢修泽,我喜欢你,可是我们不顺路了。我不愿意放弃我的前程,而你也会很快厌倦我们分隔两地的生活,我们在一起都不会开心的,一切都会变得糟糕透顶。这一路走来,有你相伴,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谢谢你,教我人情世故,对我照顾有加。我爱你,但是,我必须要离开你。”
    我喜欢,我选择的这个人,我们不会走的太长久,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结局了。
    “祝你前程似锦,岁岁平安。”
    没有给他犹豫的机会,也不曾给自己留下反悔的余地,晏云清带着他的机票就往登机口走去。
    “就此别过吧,在这最好的时候。这一次,我先走。”
    这不是属于他们最好的结局,可是她却也无能为力。
    来日方长什么的,是这世上最大的谎言。
    就这样算了吧,别让那无聊世俗的结局,破坏了故事本该有的浪漫和诗意。
    “晏云清,你不信我。”
    她不信他吗?
    不,她只是不信自己。
    登机前,她终究还是回头,最后回头看了他一眼,可是,走了那么久,隔了那么远,这个时候回头了,又能看到什么呢?
    第117章 还好他情深
    因为一直还没有正式通知她上班, 晏云清这些日子在和中组部沟通好的情况下,提前进入中组部开始帮忙,也算是提前熟悉业务。
    端午节的三天假里, 晏云清抽空回了趟新丰,请了这一路走来,玩的比较好的领导, 同事,一起去吃顿饭, 庆祝自己国考上岸成功, 同时也算是这一路走来的谢师宴。
    曾经把她从村里调到镇上的沙溪镇党委书记顾俊华, 这会儿已经是新丰市文广旅局的局长了, 而原本的林海风镇长, 顺势成了沙溪镇党委书记。以前沙溪镇组织部,对她颇为照顾的杜宜春, 杜委,现在去了其他乡镇, 成了纪委书记。曾经沙溪镇人大主席、政法委书记章主席,现在已经退二线, 和儿女们在临州生活了, 这次并没有来。
    林寒依然还在新丰市组织科,听说混的还不错, 李代文那次遴选考上了临州市政府办,说来也巧, 他倒是和谢修泽混熟了。眼看曾经的两位师父如今都过得不错,尤其是李代文,离开了新丰市组织科的范围,有了谢修泽的照拂, 想必未来必定是如鱼得水,一飞冲天。
    果然,有才华有真才实学的人,即使一时陷入困境,也终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天。看着他终于有施展自己抱负的机会,晏云清更加相信了那句话,“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小晏啊,恭喜恭喜,好好干啊!”
    宁市长,哦,不对,现在该叫宁书记了,他和简主任进来的时候,看到晏云清,拍了拍她的肩膀,脸上满是欣慰。“谢市长呢?你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怎么这会儿还没来?”
    谢市长。
    听到这个称呼,晏云清的心跳漏了一拍。
    这一个月来,她故意避开了所有与他有关的消息,却在这里,再次听到有人提起,心头一颤,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嗯,她终究也成了那个圆滑世故、不动声色的大人了。
    “谢市长最近一个月都在加班,有的时候晚上九、十点才回家,可能这会儿还在忙吧。”
    说这话的是李代文,这一个月来,也不知道谢修泽怎么了,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铁打的机器人,每天把自己的行程安排的满满当当,有的时候,他晚上开车路过政府,发现他办公室的灯居然还亮着。
    真拼命三郎。
    李代文说完,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晏云清的神情,他曾状似无意的和谢修泽提起过晏云清,谢修泽表面上看不出任何不妥。
    可直觉告诉他,晏云清和谢修泽两个人之间,必定有着某种他所不知道的联系。趁着众人都落座,彼此寒暄应酬的工夫,李代文悄悄把晏云清拉到一旁,“你请谢市长了吗?”
    他原本以为晏云清肯定是请了的,可他走的时候,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谢书记根本没什么表示,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不会是晏云清把他忘了吧?
    不应该啊,忘了谁晏云清也不能忘了谢修泽啊,她这一路,说多亏了谢修泽也不为过。
    “我微信上跟他说过了,可能比较忙吧。”
    晏云清不敢听谢修泽的声音,所以犹豫了许久,只在微信上给他发了张请帖。可是,两天了,谢修泽一个字都没有回,也不知道是没有看到还是懒得理她。
    也是,他这会儿应该是厌极了她的。
    “嗨,谢市长嘛,最近忙是应该的。”宁书记神秘的笑笑,看了眼晏云清,有些惋惜。
    当初他可是想要给这两个人牵红线的,谁能想到晏云清考去了北京呢。
    “怎么说?宁书记,你那边有什么信息?也给我们说说呀。”看他吊大家胃口,桌上的几个人也乐意陪着演戏,谁让他几乎是这桌上所有人的上司呢。
    宁书记敢卖关子,自然是真的有料可爆的。“我们谢书记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这点你们都知道的,可是最近我听说啊,谢市长,好像要结婚了。”
    “哎呀。”
    晏云清原本拿着瓶m9在给众人斟酒,听到谢修泽要结婚了,原本情绪掩饰得很好的她,手一抖,酒一下子倒多了,撒出去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