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页

    和无限流boss网恋后 作者:有机桃
    第233页
    容逸直勾勾看向魔尊,发现他视线的方向是她魂体所在,而非剑体所在。
    哦豁,看来这个和殷悦长得一模一样的魔尊,也是能看到她的。
    那就好办了。
    她向魔尊伸出手:“你好,听得见吗,我是容逸。”
    魔尊眼神一亮,刚要说什么,容逸立刻举手:“停,不是你想的那样!反正能听见我说话就好。”
    “发动,【见家长】!”
    魔尊暗紫色的眼眸一阵波动,闪过几缕为不可见的光芒,在殷悦还在与无上宫主解释这把剑是怎么回事时,就听“扑通”一声,原本还反派气势十足的魔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众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是这帮修士给魔尊下了什么毒,纷纷谴责修仙界道貌岸然不做人事。
    魔尊抬起颤抖的手阻止他们:“……安静。不关人家的事……”
    容逸飘到他面前:“醒过来了吗男朋友?”
    “……醒过来了……”
    容逸露出满意的笑容,指着身后的殷悦:“那这么大个儿子是怎么回事,可以给我解释一下吗?”
    魔尊——也是就是艾蓦生,aka樊星泽慌忙站起身,牵扯着身上的锁链哗啦作响:“容容,你听我解释,这是个误会!”
    “恩听着呢。”
    “……他不是我儿子。”
    殷悦冷哼一声:“最好不是。我一点都不想跟你扯上关系。”
    魔尊叹口气,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
    由于这个副本与外界有时间流速差,所以樊星泽进入的时候,尚是魔尊的幼年。
    他被副本剧情裹挟,失去记忆,但理智上还是会质疑,到底为什么要攻打修仙界?
    然而魔族在设定上是战斗本能异常旺盛的种族,年幼的魔尊无法抵抗战斗本能,十分痛苦。为了让本能和理智达成平衡,他在修为升上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魂魄中关于战斗本能的那一部分分裂出去——也就是魔将们印象中魔尊曾经“走火入魔”闭关的那段时间。
    分裂出去的魂魄表现为一个成型的婴儿,如果放在魔界抚养,魔界的环境必然会将他的战意点燃。因此魔尊通过两界间当时还很狭小的裂缝,把婴儿送到了临近裂缝的门派。
    也许是本能没有完全地拔出干净,也许是冥冥中知道,将会有一个叫容逸的女子来将他唤醒,魔尊给这个婴儿留下了一把剑,当有此方大世界之外的灵魂强行侵入时,剑就会接引灵魂,容纳她成为剑灵。
    他向前来捡孩子的无上宫主传递了一段假的“母亲的留言”,让他将这个孩子当做修仙者不得已遗弃的。
    容逸默默听着。
    看来,主脑也是察觉了樊星泽的安排,将计就计,将她设定为开启这孩子魔族本性的钥匙,再将魔界入口的开启变成时间回溯的钥匙。
    如此环环相扣,原本樊星泽为自己、为容逸安排好的一切,就成了他的作茧自缚。
    “……我是……你的碎片?”一直没有出声的殷悦发出颤抖的疑问:“我……连个完整的人都不是吗?”
    魔尊忙说:“不不不。”
    殷悦期待地看向他。
    魔尊:“只能说,你连个完整的魔都不是。”
    “你是我疯狂、好战、嗜血……一切兽性的化身。”
    他拉动手腕上的金色锁链,朝殷悦竖起大拇指:“可牛了是不是?”
    第100章 终于来到天的尽头 knock kno……
    容逸一剑鞘拍在魔尊尊贵的脑袋上。
    “闹什么, 没看孩子都快哭了吗?”她责备道。
    这一下子抽的可不轻,就算魔尊大人皮糙肉厚,但修仙界的剑打在魔尊的头上, 政治意味更大于实际伤害。
    魔将们瞬间剑拔弩张,修仙者们也不由自主神经紧绷起来。
    “嘶——疼!”
    众人心情复杂地听魔尊发出撒娇的绕音:“容容你变了, 你不爱我了!”
    容逸秉承着反正没几个人看得见她, 只要她不尴尬, 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又敲了他一下。
    不过这次没有用上力气,更像是打情骂俏。
    她看着嘿嘿嘿傻笑的魔尊, 无奈叹气:“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你不会真要把时间浪费在征伐世界吧?”
    “关于这个。”在别人眼里,魔尊坐在地上,自说自话地和剑说话:“我这几年看了很多书。现在想来,也许潜意识里也在寻找这样的机会。”
    两边的人越听越迷糊,殷悦压着怒气:“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呢?我怎么办?”
    魔尊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安静:“平心静气,小伙子,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的一部分,你所有的负面情绪也都会传递到我身上, 这样大家都不好受。”
    说着,他站起身, 拍拍衣服上的灰尘,露出具有欺骗性的笑容:
    “朋友们!我有一个梦想!”
    容逸:“……别这样, 你正在抄袭侵权的边缘横跳。”
    魔尊:“我无意夺取修仙界!”
    魔将魔兵们一阵哗然。
    魔尊:“我的父亲, 上一代魔尊陨落于飞升雷劫,肉身魂魄均归于天地。我想问问修仙界的各位,这些年来, 修仙界有多少飞升成功的大能?”
    修士们面面相觑。的确,在目前还活着的修士印象中,在他们有生之年,从未遇见过一个飞升成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