ΠáΠъêǐsнū.?οm 按摩

    幻想俱乐部 作者:千帆过尽
    ΠáΠъêishu.?om 按摩
    这是一个像模特一样的男人,年龄在二十四五左右,五官端正,肤色偏黑,唇线绷得很紧,有着现实生活中难以见到的好身材。
    何思颖目测他身高有185+。
    他挽着袖口,露出了一肌肉发达的前臂。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开了两口,隐约能看到完美雕刻的胸部——整个人混身充满了澎湃的的荷尔蒙。
    何思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他两腿间,那部分几乎被他深色裤子的布料掩盖住了,但明显隆起的部分,显出明显可观的尺寸
    “sarah,你找我?”男人倚在门口。
    “进来。”施施点头。
    等男人走到何思颖面前,她介绍:“何小姐,这是阿澜,alan。”
    这里的姓名,例如施施,阿澜,应该都是花名,何思颖倒没纠结这个,只是有些没见过这场面。
    “阿澜,这是何小姐,laura的朋友。”施施又道。
    何思颖挤出笑容,像在普通场合那样对面前男人点点头,但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影视剧里的那些场景,让她有些坐如针毡。
    好在,阿澜自觉地坐在了对面。
    “第一次来这里?”等施施离开房间后,阿澜问。
    “嗯。”何思颖点头。?o??.?o?(po18)
    “以前也没有来过类似的店?”阿澜又问。
    何思颖没有回答,不想让面前男人觉得自己没见识,微红的耳根却已经昭示了答案。
    “第一次来这里,你肯定觉得觉得很吃惊吧。”阿澜倒也没有点破,“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也被这里的一切惊呆了。”
    “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何思颖抓住了一个问题。
    “两年。”
    “为什么?”
    “如果我说我有个绝症的父母或兄弟姐妹,你会多给小费吗?”
    “……”
    何思颖意识到自己可能问了不该问的问题。
    阿澜倒不是很在意,起身到了倒了杯酒。
    “上来的时候,sarah带你去过二楼了吗?”将杯子端给她的时候,他眨了眨眼睛,“你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吗?”
    何思颖听出他话里的暗示,耳根再一次红了,她不太自在的挪了挪身子,下意识地伸手按上自己久坐发酸的腰。
    “你腰不舒服?”阿澜问,还没待何思颖回答,放下酒杯,“我正好会一点按摩,我帮你按按。”
    阿澜坐到了何思颖旁边。
    当他把手放到她肩头上时,她瑟缩了一下。
    “不然你趴下吧,更方便一些。”阿澜道,说着递了个抱枕给她。
    何思颖接过,犹豫了一下,趴到沙发上。
    很有力的一双手,掌心温热。
    何思颖身体涩乏了许久,刚被掐着捏上第一下,她顿时之举浑身骨头都要酥了,十指将抱枕死死攥紧。
    阿澜从她耸起双肩开始,先是沿着她肩头按捏那僵硬的肌肉群,又改揉为推,收向肩胛骨按揉,一路往下。
    “这个力道还合适吗?”  阿澜问。
    何思颖摇了摇头,又点点头,嗓音柔哑:“可以……”
    他的大掌按压着她脊柱凹陷处,一节一节地往上推。
    很快,她在他忽轻忽重的按揉下,渐渐放松下来,随着他按压肌肉的节奏发出断断续续的、舒服的喟叹;直到——
    腰上一痒,男人手指抚过,将她上衣自下而上抬到肩背,最后从指尖穿出,掀起了她的衣服。
    “你好白。”阿澜在她后背吐气,带动白嫩的皮肤阵阵颤栗。
    这其实不算侵犯。
    从何思颖踏入这个会所,进到这个房间,就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这是心照不宣的下一步流程。
    可当他炙热的手掌毫无阻隔地贴上她的肌肤时,她还是不自觉绷紧了身子。
    “怎么这么紧张?”  阿澜有力的手掌滑落到他的后腰处揉按,声音像是在低语呢喃,“是不是很久没做过了?”
    他一面说,一面用拇指灵活地一圈圈按过她背部单薄的肌肉,另外四指扣着身侧,煽情地捋过胸侧,渐渐探向她被束缚住的那一团软肉。
    他的手指从她与沙发的缝隙中挤入,贴着柔软的双乳摩挲。将内衣带动上滑。
    “嗯……”久违地刺激仿佛电流般涌遍全身;何思颖闭着眼,瞬间仿佛被抽空神智。
    阿澜手未停,将她双乳伺候舒服,又转而下滑到她腰、臀。
    他的手从她裙下探入,手指灵巧地挑开她的蕾丝内裤,揉弄着她挺翘的雪臀,让她的呵气越来越急促……
    “是不是已经湿了。”他问。手掌握着臀瓣,不轻不重地拍掴。
    酥麻的触感上涌,何思颖红透了耳根,注意力全被他作乱的手攫住——从双腿到臀沟,一点点滑向腿间最敏感的位置。
    那里,早已是湿滑一片。
    可当他炙热的手掌终摩挲着,用拇指和食指夹住那顶端的突起按压时。
    何思颖却仿佛瞬间回了神,反射性地抓住他的手腕,翻坐起身:“我……我想起还有点事……我该走了。”
    --
    ΠáΠъêishu.?om 按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