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也不知最先散架的会是她,还是身下吱嘎作

    被迫向公爹借种后…… 作者:洛神077
    030也不知最先散架的会是她,还是身下吱嘎作
    仙奴爽得泪眼朦胧,呻吟声随着他抽动的频率,时高时低。
    柔嫩的后背因为长时间贯穿摩擦,被磨得有些发疼,只是此时她却顾不得,只知道一味地扭着小屁股去迎合男人的火热贯穿。
    反反复复的操弄,深处像是着了火似的,被男人摩擦得越来越热,快感不断地累积着,当堆积到某一点时,一个重重的的抽插就能爆裂开来。
    这次她很容易又到了高潮,身体不可控制的剧烈颤抖着,穴肉一下下紧紧咬着他的火热,汹涌的蜜水一下就泄了出来。
    “啊……唔唔……泄了……”仙奴小声呜咽起来,那短短的几个瞬息,彷佛白光在眼前炸裂,有种升了天的错觉。
    几乎是到她高潮的一瞬间,男人就将性器抽了出来,没了肉棒堵塞,里面的蜜水跟小喷泉似的,喷涌而出,刺激得男人瞬间红了眼。
    他重重喘息着,毫不留情地将她从美人榻上拉起,让她俯爬在美人榻上,捏住她的细腰,调整她的小屁股,让它高高撅起。
    -
    仙奴还在平复高潮的余韵,白嫩的臀瓣结实的挨了一下。
    拍得不算重,但肯定已经红了。
    “抬高一点。”
    仙奴委屈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竟然又笑了。脱下官袍和衣服的男人,往往都野性十足。
    宋世彦扫了眼她下面的情况,淫靡而肥美,喉结难以抑制地耸动了两下,扶着肿胀的性器,寻着那湿漉漉的穴口,重重地推了进去。
    这个姿势太深了。
    仙奴身子都酥了,感觉强烈到他只动了没几下,就又被逼的哭出来了。
    混蛋啊!就不能不要每次都插那么深……
    心里骂着。
    但身体诚实的享受着,甚至摆着腰,享受他每一次的律动。
    软趴趴的身子很快被他顶得往前耸去,嫩豆腐似的软乳垂下来,跟着律动的身子,在空气中胡乱地晃动着。
    没几下,就被眼热的男人伸手捏住了一团,一只手大力揉捏的嫩乳,另一只手扶着腰抽动起来,速度由慢到快,由轻至重。
    后入的姿势,男人垂眸便可看见她被操得乱晃的身子,鸦青色的长发随着她晃动的身体飘飘荡荡,白皙美背掩在长发下,若影若现,风情万种。
    他腾出捏住奶子的手,抚上仙奴白皙的后背,用手指描绘着蝴蝶骨的轮廓,沿着脊椎一直摸到尾椎骨。
    被掰开的股缝,让仙奴清楚地知道他在看什么,忍不住害怕到战栗。
    真怕这个男人一时兴起会玩上她的菊花……
    好在他很快就收回来大手。
    继续伸到胸前揉捏几下面团,捏住自然垂落的小樱桃把玩着。
    -
    其实仙奴的腰很细,细得有些过分,他单单一只手就能环得过来,臀也翘,饱满圆润,轻轻一撞,那小屁股就被他顶得直颤。
    层层翻滚的臀波,晃得人双眼发直。
    可惜了,后入的姿势虽然入的很深,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无法看到她胸前被操得花枝乱颤的双乳。
    这样想着,他更是加重了力道揉她的乳儿,饱满的乳肉鼓鼓囊囊的,像面团似的,软得不成样子。
    硬硬的小樱桃,弹力十足,像一个开关,轻轻掐一下就能听到女人变了调的呻吟,穴肉也在激烈收缩着。
    “唔……轻一点……公爹……受不了的,嗯……”
    仙奴喘得厉害,被他重重地揉着奶,插着穴,太过刺激的感觉,又是爽又是痛。
    他每次抽插都把自己送进来最深处,那股狠劲儿,让她双腿不禁发了软,有些站不住,不由地扭头过去,娇娇软软地求他轻一点。
    可怜兮兮的语气又媚又娇,浸了水的眸子又乖又软。
    宋世彦只觉得身体的欲火被她这娇人的模样一勾,越发收不住了,欺负她的行为也变本加厉。
    像是要不够一样,还想要更深更重。
    他俯身压下去,将她的脸转过来,张口含住了她柔软的唇瓣,发狠地吮,下身更是如同装了电动马达般的,一下下重重地撞顶着她的花心。
    -
    夜色渐深,宋院西侧的探月亭,四面透风,寒风凛冽。
    还好数条帷幔遮住了呼啸而过的寒风,嘎吱作响的美人榻边,放置数个火炉,中间的温泉池散发着白色的烟雾,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一丝火热的暧昧。
    粗壮的肉棒深深地贯穿着甬道,狂风骤雨一般激烈地摩擦着里面的媚肉。
    胯下两颗沉甸甸的囊袋随着他激烈的操干,快速地甩动,拍打在女人的腿心,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实在是太过激烈了,紧缩的甬道被一次次地破入,体内的异物摩擦着她柔嫩的阴道,挺翘的顶端深深地刺进她的最深处,顶在脆弱的子宫壁上。
    致命的吮吸紧致感,促使着他只知一味地捣入抽出,一次又一次,粗暴地,毫无章法地,将她贯穿、刺入、碾压……
    仙奴整个人都快被他操坏了,小嘴呜呜地叫着,不知是太刺激,还是太难受。
    小嘴被他吻着压根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小屁股像是被他肏麻了,一抬一晃的,晃得她眼眶都红了。
    她伸出两只小手死死地抓紧了美人榻,却还是在身后男人猛烈攻势下,撞得直颤。
    美人榻似乎都架不住男人的力道,被拉得晃动起来。
    也不知最先散架的会是她,还是身下吱嘎作响的美人塌。
    -
    宋世彦狠操了她几十下,见她呼吸不上来,意识几乎陷入模糊,才松开了她的唇,火热的吻沿着她的脖颈往下,咬上她圆润的肩。
    重重一吸,白嫩的香肩瞬间留下一个暧昧的牙印,男人看着牙印眸色深沉,良久勾起嘴角:
    “小妖精,这么会吸,公爹操死你好不好,把你这逼给操坏了,以后日日喂你吃公爹的鸡巴,把精血射满你的小肚子,让你给公爹生儿子,好不好。”
    听了男人这不干不净的荤话,仙奴本就绯红的小脸,更是羞红得不成样子,心里暗骂他,一大把年纪了,孙子都好几个,还成日里这么不正经。
    面上却是的顺着他的话,咿咿呀呀地浪叫。
    “嗯……啊啊……慢一点……”
    他循着这个姿势猛肏了她百来下,又捞起了她的一条腿儿,挂在臂弯里,侧着顶她。
    女人纤弱的声音,很快就被撞得支离破碎。
    堆在穴口的囊袋啪啪啪地打在小女人的柔嫩的三角区,不一会儿就被打得通红。
    -
    好重、好深、啊……
    粗砺的肉刃在她体内疯狂地进出,犹如一场铺天盖地的狂风骤雨。激烈的雨点种种地敲击在她的敏感点上,她难以忍受地蠕动着双腿,几乎要昏死过去。
    渐渐的,仙奴的意识被肏得模糊,桃花一样的娇艳小脸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她的头发湿漉漉地散落在背上,她看起来就像一朵饱受摧残的娇花。
    就这样了,小屁股还在不由自主抬起,主动承受起这场极致的禁忌欢爱。
    感受到她的迎合,宋世彦红着眼睛,抱紧她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肉体的碰撞声越发激烈,小女人下体收缩的频率愈发加快,她摇着头,口水抑制不住地流下了嘴角。
    “啊……要泄了……”
    随着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她全身一阵痉挛,哆嗦着又达到了高潮。
    一股浓烈的阴精喷淋到了男人圆润龟头上。
    她软趴趴地倒向美人塌,目光呆滞的望着房顶,头晕目眩,颤动着平复高潮后的余韵。
    敏感的身子还没缓过劲来,身后又是一阵激烈的猛干。
    他完全按着自己的节奏来,一下重过一下,她只觉得腰都快被他折断了。
    她是真受不了男人的欲望,持久得有些过分,那东西也大得有些过分,弄得她死去活来的。
    只好好扭腰蹭他,冲他软软地撒娇,媚着声求他射进来,射满她。
    “公爹……快射给仙奴嘛……求求你啦……”
    宋世彦被她嘴里的话一激,更是兴奋起来,粗鲁地捏着她胸前那只乱晃的奶子,按着她就是一阵狂抽猛插。
    不多时,在仙奴颤着身子再次高潮时,他狠狠地挤进了她紧窄的小子宫里,低吼着爆射出来。
    一股火热的精液瞬间喂饱了她平坦的小腹,仙奴抖着身子又小死了一回。
    他抱着她停歇了一会儿,半软的硬物仍然堵在她的穴内。
    他盯着仙奴几乎要晕厥过去的小脸,俯身含住了她的唇。浅浅地抽插了几下后,他慢慢地退了出来。
    啵唧一声,龟头离开了被摧残得不成样子的穴口,顺带带出了一波滑滑腻腻的浊液。
    --
    030也不知最先散架的会是她,还是身下吱嘎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