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页

    奶奶十六岁 作者:燕啄
    第93页
    只是到明天也难保心悸会发作,还不如今天一鼓作气。覃复露出一个苍白而脆弱的笑,轻声道:“就今天吧。”
    于玉儿也跟着吃了点东西,等覃复躺下去,便将手按在了他心口,像上次一样,缓缓将灵力引导入经脉。
    、
    沧衡宗,寒冰洞门前,男人回身:“不要送了,伏笑师叔,我这次闭关,恐怕也要耗个两三百年,若能沟通通明法器,寻回小女玉儿最好,如若不能……”
    发须皆白的老长见男人眼神黯淡下来,上前忙宽慰了一句:“魔子覃复不惜舍下肉、体也要借通明法器去往异世,如果顺利,他定能寻到玉儿,保玉儿平安无恙的。”
    老者顿了下:“不过,宗主,如果当真无法……还望宗主为全宗上下考虑,作长远计。”
    “嗯。”男人沉沉应了声,心里大概也没底,没有多说什么。
    三百年前,魔界大乱,为了封印魔主遏制魔界,沧衡宗宗门在那场大战中元气大伤,三位长老不幸陨落,当时他又因为飞升出了意外,受伤闭关,素来与沧衡宗不睦的清崖宗竟然趁火打劫,逼着玉儿和清崖宗新任宗主定亲,不然就要联合妖界屠戮他沧衡宗。
    于玉儿自然不从,足足拖了快百年,想等于唐山闭关结束,却不想那清崖宗竟然真的联合妖族攻上了沧衡宗。这时候的于玉儿才不过金丹期,带着仅剩的两位长老,哪里还支撑得下去,于玉儿一气之下,索性向长剑宗求助,提出嫁给长剑宗宗主幼子。刚好长剑宗宗主幼子和于玉儿在古迹历练时有过一些交集,也对于玉儿有意,就同意了,本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长剑宗宗主不得不为了儿子出面。
    只是之后,于玉儿并没有真的和长剑宗宗主幼子溪云成亲,在沧衡山备下嫁妆,等着男方上门的时候,覃复从魔界跑了出来,将于玉儿直接劫走了。
    本来相安无事的两大宗门,因为这一出,算是也结上了仇怨,但不过短短几年,魔界竟然和妖界联合,才被封印住的魔界之主竟然又跑了出来。
    三界大乱时,于玉儿终于现身,魔界之主要当着天下修真人的面杀了于玉儿,要覃复杀妻证道,但覃复不惜拼死救下于玉儿,差点被魔主引天雷劈得魂飞魄散,而于玉儿为了救覃复,竟也不管不顾扑了上去,最后俩人一起消失在了灵机城。
    于唐山闭关结束,世间一晃已三百年,前尘往事都还是长老们告知。
    当年魔主借通明法器引天雷,所有人都是眼睁睁看着于玉儿和覃复消失的,只是那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劈开了异界通道,直到覃复某年突然又重现修真界,并且找上沧衡宗,于唐山才知道,原来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
    当年沧衡宗收留魔子,就惹得修真界所谓正派人士大为不满,后来覃复在婚礼上抢走于玉儿,也让本来中立的长剑宗对沧衡宗多了几分敌视。一些人甚至要把沧衡宗打为邪门歪道,让于唐山务必除了覃复以证自身。
    但于唐山知道覃复所做之事还不至于被判下死罪,后来覃复为了重回异界寻找于玉儿,几乎屠尽魔界。当时不可一世的魔主本来就被各宗被迫出山的老祖联合压制,覃复更是发了疯似的提升自己,最后吞噬了魔主。
    可能魔主也想不到,自己在人间风流一夜留下的小杂种竟会反噬了他。
    不管覃复究竟想做什么,修真界众人却对这件事既震撼又警惕,毕竟魔主是天地阴邪之气汇聚而成,不死不灭,只能压制,要是覃复成了新的魔主,实力大升,又开始为祸人间,只怕修真界也难有那个能力再封印魔主一次。
    出乎意料的是,覃复并没有从魔界出来,足足好些年,都没有人能打听到魔界的动静。
    直到最近,魔界派人送来了通明法器,于唐山等人才知道,覃复竟然舍下肉身去了异界。单只是这么说,似乎还没什么,毕竟在修真界,肉身也不过只是容器罢了,一些修炼歪门邪道的,肉身说弃就弃,夺舍寄居这样的事更是层出不穷。但覃复不同,覃复吞噬了魔主之后,与阴邪之气融为一体,灵魂要脱离肉身没有问题,要想不被阴邪之气附着却极难。
    于唐山不知道覃复到底是怎么做的,但这不妨碍他也通过通明法器联系异界。于玉儿离开这么久,也不知过得如何,是死是活,他这个做父亲怎么放心得下。
    坐到石床上,于唐山拿出通明法器,目光沉沉,半晌双手结印,催动法器。
    、
    有了经验,这次比上次顺利得多,当再次接触到覃复胸口那团阴影时,于玉儿心头一震,突生出一股熟悉之感,这种熟悉不是似曾相识,倒像是曾与她共为一体。这次她不敢马虎大意,一边观察着覃复的状态,一边将丝丝缕缕的灵力包围着那团阴影,小心试探。
    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还伴随着阵阵雷鸣,屋内也被雷电闪得宛如白昼,于玉儿半点不敢分神。自那阴影中又找到一丝微光,本来规规矩矩的灵力突然不受控制地追随过去,像是被吸引了,于玉儿勉力才拉住,却又忍不住好奇,猜测这缕光影到底是什么情况,会不会是覃复心脏绞痛的根源。
    在她将将触碰到那缕光的瞬间,于玉儿脑海中走马灯似的闪过许多画面,但还没等她细究,太阳穴又似针扎一般,勉力维持的理智让她听到好像覃复在喊她,她很想回应,可面前又骤生迷雾,好像一只手,猛地用力将她拉到了半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