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页

    奶奶十六岁 作者:燕啄
    第95页
    不知怎么的,秦渡竟然意会了他的眼神,忙道:“我叫秦渡。”
    “秦渡,好孩子。”说完于唐山一手点在他眉心。
    秦渡只觉浑身过电一般,一个激灵。
    于唐山:“我只有灵体前来,只能做到这一步,有我这股精气护着你,可保你一世无病无灾。”
    于唐山说完又深深看向于玉儿:“有父亲在,沧衡宗一切安好,你和家人平安喜乐,为父就放心了,你也不必多惦记宗门。”
    “父亲!”于玉儿意识到什么,上前一步,但将将碰到于唐山,于唐山的身影就消失了。
    “父亲!”见到父亲时于玉儿还能克制,可父亲一走,于玉儿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这一别恐怕此生再难相见,于玉儿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掉,被覃复抱住。
    “玉儿,他已经走了。”
    于玉儿靠在他怀里,也知道父亲走了,失落不已,任由覃复温柔地帮她擦去眼泪。
    秦渡茫然地站在一旁,他不过初见于唐山,之前没有相处的机会,自然也不会觉得有多难过,顶多有点失落,要是老爸老妈能和于唐山这位一看就很强的曾外祖父见一面就好了。不过他很快就顾不上曾外祖父了,眼见覃复的手已经搂到于玉儿的腰上,立马嚷嚷道:“你干嘛?”
    他说着要去拉于玉儿,但还没碰到,心神一晃,好像从云端坠落,等回过神来,要不是扶住了门,恐怕就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房间里,于玉儿和覃复也清醒过来。
    于玉儿怔怔的,片刻回神,按在覃复心口的手并没有收回来,还轻抚了一下,眼底仍有泪光:“还好吗?”
    覃复见她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很是满足,笑道:“已经没事了。”
    “你是怎么,怎么变成这样的?”
    覃复笑道:“偶然,我通过通明法器将灵体传过来,但只有灵体还不够,还需要容器,这个孩子是个弃婴,高烧不治,他死后,趁着余温还在,我就俯身了。”他和于唐山不一样,于唐山本就灵体澄澈,不至于被通明法器剥夺能力,他在灵体净化之后,几乎修为尽失,记忆也所剩无几,附体之后除了魂体更强些,不过就是个普通人,还时刻承受着心脏绞痛之苦。他本来不需要特地找一个刚死的孩子俯身,但知道于玉儿不会赞同他夺舍的行为,那时刚穿来,潜意识里竟也记着于玉儿的原则。当初他劫走于玉儿,因为毁掉婚约,失信于人,于玉儿死活不肯和他在一起,覃复不得不去找长剑宗宗主的幼子,为其办了三件事,还是和于玉儿完成这三件事后,他们才修成正果。
    他永远把于玉儿的话放在心上,一刻也不敢违背。
    后来因为灵体的影响,他所找到的这具肉身,越长越像他本人,这也是秦渡会觉得他像爷爷秦复的原因。
    于玉儿想到什么,又问他:“那通明法器,不是被魔主用阴邪之气污染了吗,而且非灵体澄澈之人,不得驾驭法器,你是怎么做到的?”
    覃复笑了笑,轻描淡写:“我吞噬了魔主,想尽办法净化了法器,也净化了自身。”
    至于在海底古迹热泉里活生生将□□烫得寸寸肉烂活像煲肉汤,倒不必和于玉儿细说。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净化灵体的传说,几番不惜性命闯海底古迹,为了把于玉儿丢失的那一魄保住,一起带来,试了多少令人痛不欲生的秘法就更不用多提了。现下找到了人,记忆重回身体,只要以后他们都能好好的,不必再把旧事说出来令于玉儿徒生困扰。
    但他不说,于玉儿也知道,为了重新找到她,覃复受了多少苦。
    第50章 完结一曲未尽半生缘。
    雷敏最近十分困扰,要不是开会的时候助理提醒,她可能就因为走神耽误了正事。
    回到家里,秦渡居然在院子里站着。
    “干什么,怎么不进去?”
    靠着自己的机车玩手机,还吹着冷风,进去玩不好吗。
    秦渡轻哼:“我才不进去。”
    雷敏拍拍他的狗头。
    、
    晚上厨房做了好吃的,于玉儿也决定下厨做个醪糟鸡,覃复陪在她身边,给她打下手。
    厨房里其他人都候在一旁,女佣人偷眼看于玉儿和覃复互动,捂着嘴偷笑。
    家里有现做的醪糟,于玉儿舀了一勺给覃复尝。
    “怎么样?”
    “有点甜。”
    于玉儿记得他不太喜欢吃甜的,笑道:“那我不加糖调味了。”家里买的乌鸡本来就鲜嫩,有醪糟调味也够了。
    她笑似桃花面,和回忆起往事之前总是摆着长辈架子的模样截然不同,被他不加掩饰的热烈目光多看一会儿,竟然难得显出些不好意思,低下头去继续准备腌制的调料。
    覃复蓦地想起曾经在魔界的时候。刚开始于玉儿和他经常吵架,因为他不顾于玉儿的意愿抢亲。当年他被沧衡宗人发现是魔子后就回了魔界,如果不是因为魔主的阻拦,覃复不会让于玉儿无奈之下和人结亲。他虽因为母亲的嘱托被于唐山带回沧衡宗长大,但骨子里还是有恶劣的魔血作祟,并不会想到抢亲之前要先和于玉儿沟通商量,他忍不了自己喜欢的人竟然要嫁给别人,得知消息的时候,他差点控制不住嗜血的心情屠了长剑宗,杀了那个要和于玉儿成婚的新郎。
    在魔界,于玉儿一边想办法联系宗门和长剑宗,一边还要安抚那时候桀骜不驯的他。为了让他安心,也曾为他下厨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