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页

    再遇 作者:半截白菜
    第1页
    [现代情感] 《再遇》作者:半截白菜【完结】
    文案
    孟浅浅决定复读,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应浩。
    她也不知道。
    但是她成功考上了应浩所在的大学。
    一入学便得知,金融系应浩正跟金融系的系花谈恋爱。
    -
    周乔曾说应浩不是良人,他花心,不会给她承诺以及未来。
    孟浅浅其实明白的,只是不愿意承认,如今亲眼所见,所有的执念也要慢慢放下了。
    -
    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有个挺出名的女生,据说她经常拿着吃剩的吃食去喂流浪猫流浪狗,喜欢跟猫狗煞有其事说话。
    偶有一日,应浩跟女友约会,一推开门,看到了蹲在地上扎了马尾辫的孟浅浅。
    骤然再见。
    应浩愣了愣。
    孟浅浅顺了顺猫的毛发,起身,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喊他。
    只是平静从他身侧走过。
    1,痞帅vs温柔
    2,《过节》里女主的闺蜜,高中部分在《过节》里。
    3,创业部分,关于新能源汽车所有资料均由三次元好友提供,若有错误请提出来,谢谢。
    4,非爽文,非完美人设,成长型女主!!!!成长型男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浅浅 ┃ 配角:应浩、周彦、应涵、林飘、唐隽、常慧慧 ┃ 其它:创业、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
    一句话简介:忘了你
    立意:跳出原生家庭,努力生活
    作品简评
    孟浅浅为了应浩复读上了海城大学,却发现应浩已经谈了新的女朋友。有很长一段时间她跟应浩都形成了陌路,后来两个人有了新的交集,而这场交集才让应浩知道,他压根忘不掉孟浅浅。孟浅浅并不想再跟他再续前缘,却发现他如今深陷泥潭之中。孟浅浅见他如今这么辛苦,想着他对自己的好,于是决定陪他走过这个坎。后来他成功了,孟浅浅终于找到机会离开他,他却死也不放手。本文文风细腻,故事流畅自然,男女主从各自的不完美成长为更好的自己,相互救赎,治愈彼此。
    第1章
    军训完第二天,孟浅浅一早脚就有些抽筋,不敢吵醒舍友,单脚跳到小阳台,手机正好响起,她拿起来,看一眼,家里来电。
    她抿抿唇接了起来。
    母亲熟悉的声音传来,“你弟弟上个学期的校服你塞哪里了?怎么没找到,还有你妹妹暑假的时候买的袜子,你一起塞哪了。”
    “都在孟啸房里的衣柜里,最上面那格。”
    “媛媛的袜子也在?她一个女生的袜子怎么塞你弟弟那里……”
    “孟啸说要的!”
    一句话直接堵住了对面的话头,母亲顿了顿,道:“行,既然孟啸要就要吧,对了,花那么多钱去读海城大学,你可得给我好好读,不许去找那个叫应浩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他也考去海城了……”
    听见那个名字,孟浅浅一顿,挪开手机,挂断电话,叨叨絮絮的声音没了,她的脚似乎都好了。孟浅浅弯腰揉了揉脚踝。
    舍友们还在睡,她打个哈欠,准备也回去补觉,宿舍走廊风大,啪嗒一声,一条睡裤掉在栏杆上。
    那是舍友常慧慧最喜欢的那条。
    孟浅浅踩上楼梯的脚收了回来,抓抓头发,一把拉开门,准备去捡那条睡裤,脚步声从走廊那边传来。
    她一抬起头,便见到一抹高挑的身影背着个斜挎包,穿着垂直长裤跟短款上衣,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脸蛋漂亮艳丽。
    她唇角含着笑,看到孟浅浅,说道:“早上好,学妹。”
    孟浅浅看对方一眼,呐呐地嗯了一声,“早上好,学姐。”
    女生轻轻一笑,带着满身惬意以及眉梢藏不住的春意拐向楼梯,哒哒哒的高跟鞋脚步声渐行渐远。
    孟浅浅在原地站了几秒,才小心地上前,伸手去勾栏杆上的睡裤,垂眸扫去。
    初晨的阳光打在树梢上间接落在树下站着的男人身上。应浩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摁着手机,刚刚跟孟浅浅打招呼的学姐从楼梯口跑出去,挽住了他的手臂。
    他抬起头跟女友细语了几句,长腿一迈,带着女友转身离开。
    孟浅浅收回视线,没什么表情地收起了衣架,拿上睡裤推开宿舍门,舍友们还睡得很香,微微有鼾声。
    她将睡裤跟衣架随手放在常慧慧的桌子上,转身爬回自己的床,拉开被子蜷缩在里面,又伸手摸了摸脚踝。
    脑海里浮现高二那一年,长跑时扭伤了脚,应浩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当众拦腰把她抱了起来,直接抱去医务室。
    看了医生后,又蹲下背着她离开医务室,他不耐烦嘴里还在骂她蠢,但动作却很温柔,背着她,说道:“你这么蠢,除了我,还有谁敢要你。”
    她红着脸,捂他的嘴,不记得疼痛,只是满脸绯红地趴在他的背上。
    “呀。”安静的宿舍发出了一个伸懒腰的声音。孟浅浅从回忆中抽回来,便听得舍友常慧慧喊道:“浅浅,我的睡裤你收的吗?”
    孟浅浅:“嗯。”
    “感激不尽啊,这是我最喜欢的,就是裤头有点松。”常慧慧也还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另外两张床也有了少许的声音,看样子舍友们都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