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页

    再遇 作者:半截白菜
    第223页
    应浩拿起手机,说道:“你先吃,我接个电话。”
    说完。
    他站起身,走到一旁靠窗的位置,手插裤袋接了起来。
    来电是医院的电话。
    应顺尧被应浩气住院了,住进去三天了,这些年他一直有健身,但是自从下台后,日子就过得浑浑噩噩,健身这事情自然就没再拿起来,经过这么大半年,他血压开始飚高,尤其是取钱给应涵的时候。
    而这次,应涵不满足于每次跟他取钱了,让他把华星的股权分他一半,因为如今华星蒸蒸日上啊,应顺尧的股份愈发值钱,应涵当然想要了,加上陈菲也似乎没了耐心陪着应顺尧,这一次三个人爆发了一场大战。
    应顺尧吵架到一半直接晕倒,然后住院。
    住院这三天陈菲跟应涵都没有去看他,留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应顺尧看着医院里的人来来回回,心里慌张,终于拿起手机给应浩打电话了。
    应浩:“说。”
    “应浩……华星的股份。”
    应浩没吭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应顺尧:“你过来看看我,我们再商讨。”
    他这意思看样子是想要把股份还给应浩。
    应浩垂眸,“好啊。”
    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回过头,看到孟浅浅坐在那儿小口地抿着咖啡,眼睛盯着他,应浩唇角勾了下,走上前,握住她的手腕,低声道:“走,回去。”
    “回哪?”
    “送你回旧城区。”
    孟浅浅“哦”了一声,站起身,被他握着手腕往前走。
    接着一些人举起手机,拍着这一幕。孟浅浅愣了下,挣扎了下,应浩把孟浅浅拉到身后,身子挡住她,眼眸扫过去,盯着那几个拿着手机的员工。
    他也不说话,就盯着。
    员工们瞬间怂了,放下手机,低下头。
    第96章 正文完结 我希望这一次尽头是……
    从华星出来后,应浩把孟浅浅送回了住所,天色已黑,他车子掉头去了私人医院。应顺尧连医院都选很贵的那种,仿佛还是过去那个应董似的。车子停下后,应浩来到vip病房,推开门走进去。
    应顺尧靠着床头,转头扫了过来,一张脸多了好些皱纹,隐约可见老态。
    应浩走过去,把手里的文件袋顺手放在床头柜上,整个病房很大,但只有应顺尧一个人,窗户开着,外面是万家灯火。
    应浩放好文件,抱着手臂靠着墙壁,没有吭声。
    应顺尧安静地看着他,又看一眼柜子上的文件袋,许久,他说:“早就准备好了?”
    应浩指尖在手臂上点了点,道:“什么都要留一手,才安心,因为谁都不知道恶魔在何处。”
    应顺尧脸色变了变,说道:“医院真是个看尽世间炎凉的地方,即使是住在vip房间里,依然能听见为了财产争吵的声音,昨天,中州的老严走了,两个儿子吵起来,儿媳妇打起来,老严的病床被撞歪了。”
    应浩指尖挠了下眉心,懒懒地看着他,没有接话。
    应顺尧:“看到这一幕,我就想,孩子生来干什么,就为了这最后一幕吗?”
    应浩冷笑一声,他往前俯身看着应顺尧:“你要是老老实实当应顺尧,你会有今天?你也配感慨?如果我手握镰刀,杀人不犯法,你早就死了,还等着寿终正寝?儿子孝敬围在床边?”
    应顺尧看着应浩这张冷漠的脸,下意识地后背有些凉,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直被他认为只会鲁莽的儿子变化如此之大,有心机有手段。他说道:“好,走到这一步我也没什么求的,我只希望你偶尔有空多来看看我,我不想到死是孤零零的,你也知道我手里还有华星的股份,这也是你一直想要的东西吧。”
    应浩听着,笑了,“你今天不是让我来谈股份的事情吗?怎么?反悔了?”
    应顺尧被戳中心思,也没反驳,他说:“日久天长,你要看到更长远一些。”
    应浩站直了身子,继续靠在墙壁上,盯着应顺尧,“那这一切都要看你的诚意。”
    应顺尧:“什么诚意?”
    应浩下巴微抬,点了下柜子上的文件。
    应顺尧抬手,拿了起来,从里面取出来,一看,是一份遗嘱。应浩说道:“诚意就在这份遗嘱上面,我妈的东西我坚决不会让它流到陈菲跟她儿子的手里,你还想要日久天长,老年安详的日子,就签了这份遗嘱,改了第一顺位继承人。”
    应顺尧盯着这份遗嘱,全部已经拟好,只需要他签个名就行,而如今他跟陈菲还是夫妻,妻子当然是继承遗产的第一顺位。
    他抬头看向应浩:“我签了,你就能给我养老送终吗?”
    应浩微笑,“当然。”
    应顺尧定定地看着应浩,几秒后看回了遗嘱,想起应涵这些日子的变化陈菲这些日子的变化,尤其是陈菲,那一脸嫌弃的表情,而他在医院躺了三天,她一次都没来看过他。这日子他过够了,而她跟应涵也应该得到惩罚。
    他知道这份遗嘱他签了只要他没死,他都可以再改,应浩为了这份遗嘱,应该会守承诺。
    十来分钟后。
    他落笔,在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应顺尧。
    应浩盯着他的字,唇角轻扯,眼眸冷漠。
    应顺尧的自私真漂亮。
    拿过文件袋,应浩说:“你好好养身子,可别再被气坏了,我给你换个护工,私人护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