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腿都这么好C(流舒)

    穿越到全员bl世界的beta女(nph) 作者:都是一个味
    连腿都这么好c(流舒)
    我本来强忍着的热泪一下忍不住滴落出来,我慌张的看着他贴的极近的脸,嘴唇微张想狡辩,但是我看到比eta的视线顺着我的泪珠缓缓下移,停在了我的唇角,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脸似乎更贴近了。
    “可以吗?”我听见他轻如羽毛般的声音。
    不知为何我也紧张起来,我缓缓闭上了双眼,柔软的唇贴上了我,他吻的如此缓慢,温情,带着似有若无的怜惜,我的睫毛剧烈颤动着,他明明没有很激烈,我却感觉到快要缺氧到窒息。
    “呼吸,安雅。”他搂紧我的腰,更深的进入我。
    安雅.....
    似乎也有一个人,经常在梦里这样叫我,是你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放开了我,我大口着呼吸,脸涨的通红,双手曲着抵在他的胸膛。
    “放开我....”
    他伸出一只手,拨开我的额发,琉璃一样的眼眸仍然注视着我。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低垂着头沉默,在安静的电梯间,他搂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试着克制过了.......”
    “然后呢?”
    “然后,我发现我根本做不到......”
    “做不到什么?”他松开了双臂,将我推开,我急忙抓住他要收回的手腕,他停下动作看向我。
    比eta的手在n黄色的布料匀称下显得雪白,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灯光下仿佛透明,我忍不住握上了那只手,搂住他将他压在了墙壁上。
    “做不到....不喜欢你.....”
    所有的爱意,全都融化进了交缠的双唇间,迷糊间,我似乎听见了一声轻笑。
    他回吻了我。
    “唔哼....安雅....啊.....”
    夜晚的酒店,暖色的灯光打在床上不着寸缕的青年线条优美的身体上,我缓慢的抚摸着他微鼓的腹肌,一路往下伸进了他的腿根,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夹紧双腿。
    “别.....”
    “别这么害羞,把腿张开。”
    他咬着下唇,身体早就因为我的抚摸有了反应,他琥珀色的眼睛迷蒙着看我,双腿仍然紧夹着我的手。
    我看着他这样欲拒还迎的样子,吸奶欲愈盛,忍不住想要弄坏他。
    “不张吗?那就一直夹紧吧”我说完抽出手将他翻过身跪趴下去,狠狠按下他的细腰,使他的翘臀翘起。
    “你要干什么?”他沾着汗渍的脸扭过来看我。
    “干你啊....啊!”我褪下裤子,狠狠插进他的腿根。
    “唔...啊.....”
    比eta的大腿内侧柔软紧致,夹的我舒爽不已。
    “啪!啪!啪!啪!”
    “啊....别...别这样....”
    我才不管他,压下身不停的挺动腰臀。
    “你怎么连腿都这么好c,啊!好舒服....流舒,你舒服吗?”
    被压在身下的比eta捂住嘴,不肯露出丝毫呻吟,却还是有破碎的声音泄出。
    “唔...嗯!....唔.......”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水都流到我腿根了。”
    我按着他的腰动的越来越快,我怕他不承认,将他翻过身侧着身子入他的腿。
    “你看,都流出来了吧?”
    棕发青年终于忍不住松开嘴边的手,羞恼的回答。
    “住嘴!....啊.....”他的强硬被我狠顶了回去。
    “安雅...呃啊....不要这样....”他握住我在他胸前不停拨弄他红果的双手,难耐的扭动着腰。
    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但是我也想要得到满足,我低头亲吻着他的耳垂,诱哄他。
    “流舒...叫声好听的,我就给你。”
    “唔....”他热的难受,终于坚持不住的妥协了。
    “老公.....”他的声音细不可闻,却带着求饶的软弱。
    “噗呲!”修长雪白的腿被掰成一字马,湿润的小穴被我狠狠的贯穿。
    “啊!”他搂住我,忍不住尖叫出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激烈的插x声在房间里响起,那大床都经受不住发出声响。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啊!啊!啊!老公,慢点...啊....不....”
    他承受不住的搂住我的脖颈,被快速抽插着的小穴不停喷出蜜液,他仰着头,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身下那处,他感觉他整个人都要被撞飞出去,我被他叫的越来越兴奋,按住他的腿死命c他。
    “谁是你老公?嗯?”
    “呃啊....啊....你是...啊....安雅...不要...啊!啊!我要被操死了...啊.....”
    他的身体被撞得不停上下摆动着,眼神迷蒙,显然是爽的不太清醒了,我贴近他的脸,讨好的舔舐他的唇。
    “我是的话,就和那个人离婚好不好?”
    我抓住他的左手,偷偷摸摸的想褪去他的戒指,却不想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不愿意吗?”我的动作停住,伤心的看着他。
    躺在我身下的比eta身体还在颤抖,我在他的最深处顶着他,随时准备着进攻,他的手缓慢抚摸着我的脸,看到我的表情不知为何露出笑意,他温柔的触碰着我的眼睛,将那枚戒指取下递给了我。
    “傻瓜....”他搂住我,吻了上来。
    我将那枚戒指狠狠的摔进垃圾桶里,急切的回吻着他。
    “噗呲噗呲噗呲”征伐的骑士得到了她最想要的东西,她要以另一种方式去庆祝。
    “啊...慢点....”他还是受不住,软软的向我求饶。
    “我慢不了,流舒....流舒....”我一遍遍的叫他,将他搂紧,恨不得将他融入我的身体。
    他被我叫着,可能是也很舒服,眼角不停滴落出泪来,他的声音逐渐哽咽,也紧紧回抱了我。
    “我在。”
    --
    连腿都这么好c(流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