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0

    作业借我抄抄 作者:半截白菜
    分卷阅读60
    活晚上的晚饭。
    池萍跟张钟景六点多进门,一进门就找张岚,刘婶笑着指指楼上,池萍说:“我去看看她,看她是不是在玩游戏。”
    刘婶笑道:“估计是呢,刚才回来跑得可快了。”
    ……
    张岚在床上哭着哭着睡觉了,接着一直做恶梦,池萍敲门的声音也没弄醒她,池萍敲了好一会,没人应,她顿了顿,想着这孩子还在睡,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岚的手机就响了,张岚依然还在梦魇中。
    池萍听到手机响,于是找了刘婶要了钥匙,开门进去,屋里却一片漆黑,所有的窗帘都拉着,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一个劲地响着,闪着光,池萍走过去将窗帘拉开一点点,轻笑道:“这个孩子……..”
    下一秒,她脸色微变。
    床上的张岚一直在抽搐着,池萍看着她一直抓着胸口,好似特别难受似的,池萍跑过去一把抱起张岚,张岚倒到她的怀里,小小的眉头一直皱着,嘴巴微张,手紧紧地抓着衣服,像是要扯开什么似的。
    池萍吓得脸色发白,她立即握住张岚的手背,喊道:“宝贝!宝贝!我是妈妈!”
    “你醒醒啊,你快醒醒!”池萍摸着张岚的脸,发现她的脸很烫,可是她抓着胸口衣服的手却很冰凉,池萍不停地喊着张岚,张岚依然一直敛着眉头,不停地抽搐着,池萍吓坏了,她吃力地将张岚抱了起来,飞快地往门口跑去。
    跑了没两步,张岚醒了,她睁着眼睛,泪水顺着她眼角滑落,她喊道:“妈妈。”
    这一声妈妈让池萍膝盖差点一软,她低头一看,眼眶都红了:“宝贝,你这是怎么了?做噩梦了?”
    张岚偎进妈妈的怀里,蹭着她的胸口,道:“嗯,我做噩梦了。”
    池萍摸上她的额头,拨开她额头的发丝,被汗水浸湿的发丝成了一簇簇的,张岚额头的烫也消下去了,池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做噩梦?”
    “没事,我就是睡得太多了。”张岚眨了下眼睛,把泪水眨掉,继续蹭着池萍的胸口,像在吸取温暖似的。
    池萍看着她的泪水,不相信她真的是就睡一下,她抱着张岚回到床上,像小时候那样搂着她,说道:“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妈妈,妈妈跟你分担一下。”
    池萍嗓音温柔。
    张岚只觉得温暖,她继续摇头:“我没事,妈妈,我就是睡得太多了,压到心口了,难受。”
    “我给你揉揉。”池萍伸手推开张岚的手,给她揉心口,张岚顾不上害羞,就抱着池萍的腰,道:“妈妈,你真好。”
    “傻瓜,我不好谁好啊。”池萍轻笑,说道,“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告诉妈妈的。”
    “嗯,我会的。”张岚点头。
    而就在这时,刚刚灭下去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池萍摸着张岚的头发,说:“你手机响了。”
    “妈妈帮我拿一下。”
    张岚没动,闷着嗓音道。
    池萍伸手去拿手机,一看来电,笑了起来,“是薛让,你家小哥哥。”
    说完,她就明显地感到张岚的身子一僵,池萍手停顿了下,她举着手机,“要接吗?”
    张岚从她怀里探出头,接过手机。
    “接。”她说。
    但语气很平稳。
    不像之前那样,那么开心期待,池萍若有所思地看着女儿,张岚从她怀里出来,划开了接听键,低着头,轻声地喂了一声。
    薛让轻笑问道:“还在睡觉?都睡了一个下午了,猪。”
    张岚的泪水就跟着哗啦一声往下滴落,她咬紧下唇,尽量压着嗓音道:“我醒了,刚醒,要去吃饭了,挂了。”
    “嗯?不多聊一会?”听到张岚浓浓的鼻音薛让以为她刚睡醒,也没多想。
    “不了,我吃完饭再说吧,我爸妈今天都在家,在楼下等我呢。”
    “行,记得给我发信息。”
    “嗯。”
    薛让那头还想让张岚亲一个,张岚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张岚就盯着被单,一个劲地落泪,池萍早就看到了,她搂住女儿的肩膀,张岚往她怀里倒去,张手抱着她的腰,嚎啕道:“妈妈,我要跟薛让分手了。”
    池萍吓了一跳,“为什么啊?早上不是好好的吗?”
    “呜呜,我要跟他分手!他妈妈不让我们来往,她说不喜欢薛让早恋,妈妈我不能害了他,妈妈我要转学,我要跟秦天一块去北京。”张岚抽咽着哭喊道,池萍心疼地不行,一直用手掌抹着张岚的泪水,低声道,“宝贝啊,你不是很喜欢他吗?要不我们找他妈妈聊一下?”
    “不要,我要跟他分手!”张岚摇头,泪水一直滴落,打在池萍的身上痛在她的心上,她就觉得后悔,当初张岚跟薛让在一起的时候不应该放任,又觉得至少得了解薛让的家庭,知道什么个情况。
    现在好了,女儿受伤了,还哭得这么厉害。
    池萍忍不住怪起了丈夫张仲景。
    作者有话要说:  摸摸你们。
    我跪在这里。
    ☆、第43章
    当晚, 张家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谈了很久,张岚并没有告诉父母, 钟丽颜出现并威胁她的事情,只说了薛让父母知道了他们谈恋爱, 不同意,这边张仲景想去找薛让父母, 都被张岚拦下了。
    张岚抽咽着道:“我转学吧, 我想跟秦天去北京。”
    张仲景蹲在女儿的跟前, 大手摸着女儿的脸,温和地看着她:“为什么不找薛让再聊聊?”
    “不要。”张岚摇头,“如果我要是不走的话,他妈妈要把他带走,以后都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怎么找他啊。”
    看着女儿满脸的泪水, 却很懂事,处处忍让,张仲景心疼得厉害,将她抱紧怀里,说道:“爸爸护着你, 爸爸护着你。”
    张岚哇地一声又哭了, 她很少哭,平时能笑都是笑着的,从小活泼可爱, 从来没像哭得这么可怜,池萍在一旁紧跟着抹泪,她揉着女儿的脸:“要不,我跟你爸爸安排一下,你出国吧?纽约那边也有你二姨在那边,可以照顾你。”
    “不!”张岚摇头,“我本来就不想出国,我就想去北京,我们这里离北京不远,我跟秦天去嘛。”
    池萍跟张仲景对视了一眼,秦天的人品他们都信得过,再来秦天去北京主要是在北京创业,他虽然才高三,但他开的创维新媒体在北京已经落址了,张岚过去的话,跟秦天安排在同一个学校里就行了。
    那边也有好的大学,再给张岚请好家教,辅助她考上那边的大学,池萍这成天飞的,秀场大多都在北京,那边还有池萍的工作室,张仲景也有分公司在那边,一家人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拍板,顺
    分卷阅读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