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重生之后妈上位记

    作者:半截白菜

    第1章 〔微修)

    钱多多从来就不相信有借尸还魂这一说。

    虽然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见识了院长对神佛的尊敬。

    每月初一十五,钱多多也和常人一样,拜神礼佛,该做的礼数少不了,但是她内心,对信仰神佛却不是很热情,其实说白了,她压根就不相信神佛之类的。

    作为一个孤儿,小学辍学出来,到处打散工,经历过风吹雨打的日子,尝过孤苦伶仃的贫穷生活,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心智只剩下对金钱的执着。

    为了银行卡里的存款,为了安家,钱多多拼命赚钱,别人可以上12个小时的班,她就可以上16个小时,拿年轻的生命当拼搏的本钱,最终,钱多多倒在她呆了6年的生产线上,成为了生产线上陨落的一颗星星。

    等她再次有意识时,她的灵魂飘在半空中,像是有人牵引似的,在急速的隧道里穿梭,直到落在一栋豪华的房子里,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只看得见眼前的事物,漂亮的房间里躺着一名长相,身材都极为出色的女人,不一会,女人的魂魄就透过身子站起来,钱多多紧盯着女人,女人却丝毫没有发现她似的,从她身边飘过。

    来不及思考,究竟怎么回事,她就被一股力推了一下,像被吸入漩涡一样,轻飘飘的魂魄直接倒向了躺着的尸体。

    ······

    再一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极其奢华的天花板,身下的床垫软得如同棉花,钱多多翻了下身,面对着紫色雕花的梳妆台,看清了镜子里的女人的长相。

    这不就是她看见的那具尸体吗?

    所以说,她这是灵魂穿越?占据了别人的身体?

    揉着有些抽痛的太阳穴坐起来,真丝睡衣柔软地搭在身上,透出玲珑有致的身材,轻不可闻地用手拂动了下腰身,温热柔软的触感说明,这并不是假的。

    以紫色为主色的房间,无不透露主人的性格,神秘且带点浪漫,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全是只在偶像剧里看过的高档家具,钱多多断定,这个女人,条件可真好。

    想到这里,不免就想到她的前世,噢,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小时前的事情,她那间破烂的宿舍,简直和这间房子无法比。

    穿着一身真丝睡衣,钱多多脚一跨,盘腿坐在床上,撑着下巴,盯着镜子里越来越清晰的脸,前段时间,她就感觉自己总有晕倒的趋势,可是不想花钱,不想付医院那些高昂的费用,于是才选择了忽视身体的警报,只是没想,这么小小的忽视,就令她倒下了,而现在她的魂魄被牵引到这里,她又不确定了,她究竟是不是真死了?

    如果说她生无所恋,那也不是,至少银行卡里的存款,可是她辛苦赚来的。

    这一具尸体的主人,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而让她重生到这具尸体,又有什么目的?

    怀着疑惑,而她也必须去了解一切,赤着脚走到门边,手刚放到门把上,便听到门外有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地溜进钱多多的耳朵里。

    “她病了多久了?什么病?”

    “三天了,听说是感冒吧。”

    “没请医生?”

    “这可不行啊,不管怎么说都是夫人啊。”

    “夫人?切,先生出门之前带的可是他的秘书。”

    那人把秘书两个字咬得可重了,钱多多眯了眯眼,敢情这具尸体的前主人是得感冒死的呀?这得多可怜才会因感冒而死啊,在她这个穷人眼里,感冒那是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了。

    还这,先生,夫人的,钱多多不免脑补了一下,秃头的老男人和如花似玉的小夫人,然后惊恐地低头盯着傲人的雪白胸脯,难道这是小三的命?

    外头的谈话还在继续,大抵就是一个想要叫医生,一个说不用,推来推去的,想叫医生的看不出真心,估计只是良心过不去,说不用的那个语气逐渐变得恶劣起来,大有你敢去叫医生,我就怎么样怎么样的意思。

    再次站到镜子前,盯着镜子里漂亮的女人,钱多多忍不住叹息:你是有多不受人待见啊。

    ······

    “吧嗒”一声,还在喋喋不休,以争吵为乐趣的两个人齐齐看过去,脸色皆变,变得最为难看却又立即恢复神色的麻辫女佣急忙走上前,扶住较弱的钱多多,嘴里关切地道,“夫人,您不舒服怎么出来了?”

    钱多多“柔弱不堪”地倒在这名前一秒说不用请医生,下一秒如此关切的女佣身上,心底暗道,你还知道我不舒服啊?暗自撇了几下唇角,“屋里呆着比较闷,话说,我叫你叫的医生,怎么还没来呢?我这病都有一天两天了吧。”

    感受到靠着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前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自然也落入钱多多的眼里。

    “夫人,我再去催催。”刚才说要请医生的女佣机灵地转身奔下楼梯。

    不等身后的女佣开口,钱多多柔弱地说,“带我到客厅坐一下。”

    “是”

    随着女佣的搀扶,钱多多看清了房子的格局,豪华的装饰,金碧辉煌的地板,华丽的旋转楼梯,站在二楼可以透过半圆形的旋梯,一直看到底下银灰色的沙发,纵然想过一定是有钱人,也被这种华丽给微微镇住了。

    “夫人,梁医生说等他半个小时。”挂掉电话的短发女佣站直身子,朝钱多多鞠躬。

    钱多多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我现在肚子饿了,去做点吃的。”

    “是的。”短发女佣听罢,立即朝厨房奔去,一刻都不敢逗留,闪躲着钱多多的眼睛,带着心虚,钱多多心底冷哼,知道说请医生,明明奔下楼就可以打电话的,还在那里矫情。

    等吃和等医生的同时,钱多多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屋里的摆设,放着长桌子的餐厅,干净洁净的大厨房,客厅的左边有个白色的吧台,吧台的后面是一个大架子,架子上放着满满的酒瓶,高的,低的,矮的,各种颜色衬托着吧台极为亮眼,这屋子的主人,应该挺好酒的,这具尸体也好酒吗?

    短发女佣手脚伶俐地把菜端到客厅给钱多多,伸了伸懒腰正准备拿起筷子。

    跟过来的麻辫女佣就冲短发女佣叫道,“夫人不喜欢在客厅用餐的,你怎么把餐摆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