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说完,又弯腰对钱多多说,“对不起夫人,我们立刻就撤走。”

    钱多多拎着筷子,目瞪口呆地盯着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就要被端走,急忙摆手,“不用了,今天就在这里吃!”说着还不忘摆正神色。

    “夫人……”麻辫女佣还想继续手里的动作,“这是先生的规矩。”

    钱多多转了下眼珠子,低了低嗓音,对麻辩女佣说,“如果我非要在这里吃呢?”

    “夫人,您别为难我们!”麻辩女佣恭敬地道。

    抬眼看着这两名刚才颇有见死不救的女佣,现在又硬要她守家里规矩,必须到餐厅吃饭的女佣。

    再看看这间硕大的房子。

    钱多多不知怎么滴,心底隐隐划过一丝不安。

    这具尸体,所谓的夫人,死因不明!

    而现在,说话也没有份量,这两名女佣,很明显是……只听从这尸体的老公的话。

    心底不禁想到各种被打入后宫的冷妃,或者,她是老公不爱,婆婆不疼的媳妇,而且老公还完全有可能在外面沾花惹草,外遇连连。

    想这么多,瞬间不淡定了。

    而眼前这两名女佣,还在等着她发话,反正她说什么,还是得到餐厅吃饭。

    兼并着暂时不为难,不树敌的原则,钱多多站起来,压下心底的不甘,“行,不为难你们,到餐厅去吧!”

    “多谢夫人!”

    说完,麻辩女佣麻利地把饭菜端到餐厅,恭敬地站在一旁,就等钱多多落坐。

    慢条斯理地坐下后,色香味俱全的饭菜立即就吸引了钱多多的注意力,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钱多多决定,一切等吃完饭再说。

    然,在两名女佣囧囧有神的注视下,她的筷子落了落,到底没落到碗里。

    “那个,你们先去忙,我自己吃就好了!”钱多多把筷子放下,轻声说道。

    两名女佣对视了一眼,随即应道,“好的!夫人您慢用!”

    说罢,两个人就退出餐厅。

    钱多多随即埋进香甜的饭菜里,吃得津津有味,这可是她初到这具尸体的第一餐饭菜,没想到味道这么可口,丝毫不输给酒店里的饭菜,当然,这个只是钱多多自个定义的。

    她生前很少去酒店,去的话也是街边那种摇摇欲坠的小酒店,吃个自助餐,那还是厂里的经理“大方慷慨”请去吃的。

    第2章 (微修)

    吃饱喝足的钱多多立即就有了精神,看了看餐桌上只剩下菜渣的餐盘,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收,收到一半,扫了下在客厅擦桌子的女佣,钱多多把收的碗筷又摆回去,摆得凌乱些,她差点就忘记了,她现在是夫人,这些收拾碗筷的事情不需要她做。

    伸着懒腰从餐厅出来,麻辩女佣机灵地闪进餐厅去收拾。

    好险,刚才没有自己收拾!

    稍作了一会。

    请的梁医生也赶到了,在离钱多多三步远的位置坐下来,白花花的胡子甩了甩,就从箱子里拿出红色的绳子,神态自若地搭上钱多多的手腕。

    绳子的出现令钱多多有一瞬间的不淡定,不一会又淡定起来,等着梁医生开口。

    像这种一身仙气的医生,钱多多别提多崇拜,这要归咎于她爱看仙侠书的缘故。

    “夫人,您身体已无大碍,最近天气温度不定,注意保暖即可。”梁医生说话也文绉绉的,钱多多更加激灵,眼眸里闪过热切,等消下去后,带着笑容恭敬地地问,“多谢梁医生,还麻烦您赶来。”

    “不麻烦,这是应该的。”梁医生开始收拾箱子。

    钱多多试探似地问,“梁医生可是我们家的私人医生?”

    清明的眼眸扫了下钱多多,眼底有些讶异,钱多多自然地接受他眼里的疑惑,只是淡淡地笑着。

    “夫人,我是沈,莫两家的医生。”梁医生说完就背着箱子站起来。

    热情地站起来,仿佛刚才的疑惑不存在似的,钱多多把人送出门,站在门口,看着梁医生上了车里。

    才缓缓走回客厅。

    沈?莫?两家,说得是哪两家,而她,是沈家,还是莫家?

    没记忆真可怕。

    “夫人,少爷快下课了,您是否要自己去接他?少爷可喜欢你去接他了。”麻辫女佣走过来,低声提醒钱多多。

    脚步一顿,少爷?她儿子?从上往下看,这具妖艳漂亮,看起来非常年轻的身体居然还有个孩子。

    “好的”钱多多思考了下,应道。

    麻辫女佣估计没想到钱多多答应得这么爽快,眼底微微闪过讶异和疑惑。

    回到房里,钱多多翻着衣柜里的衣服,她发现原有主人似乎很喜欢紫色,衣柜里的衣服大多数都是以紫色为准的,而且大多数都是裤子套装,这具身材很好的尸体,竟然没有特显女人味的V字型修身裙,紧身裙,短裙等,凡是和裙子拉上关系的,是一件都没看到,翻到最后,钱多多甚至是有些泄气,女人啊,你连自身的优势都不懂得展露,这哪行啊,白白浪费这一身凹凸有致,前/凸/后翘的好身材。

    随手拿了套样式还可以,质地一看就是上乘的套装穿上。

    把换下来的两层睡衣摆到床头,眼神不小心扫到垃圾桶,钱多多弯下腰,伸手将躺在垃圾桶里的白色小瓶,翻转正面,上面印着一串英文,钱多多是不认识英文,但是她认得繁体文,三个耳熟能详的字印在上面----安眠药。

    这又证实了钱多多心底的不安,安眠药过量使用,是会导致死亡的,摇了摇已经空空如也的瓶子,尸体因何死亡得到了解释,把白色瓶子又丢回垃圾桶里,随手扯了一堆纸巾盖住显眼的瓶子,把垃圾袋绑好。

    “夫人,您好了吗?时间快来不及了。”门外传来催促声。

    钱多多抿了抿唇角,再淡淡了扫了下绑得紧实的垃圾袋,拉开门,“我的房间暂时不用帮我收拾!”

    “是。”麻辫女佣应了声。

    来到大门,门口已经停着一辆黑色低调的轿车。

    拉开车门,钱多多弓身弯进车里,再看了眼送她出门的女佣,“在我们回来之前,记得把少爷的饭菜准备好。”这应该是最平常的话了。

    “好的,夫人。”

    “夫人,您的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