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出什么问题了吗?”车子启动后,驾驶位上的老司机便出声问道。

    “呃……”钱多多有短暂的错愕。

    您的车?尸体是会开车的吧。

    “刚吃饱,不太想开车。”

    她对车没研究,可不能瞎掰说出什么问题,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这具尸体肯定会开车,还是经常开的那种。

    “原来如此,您很少坐我老刘的车,今天是顺路去超商吗?”许是很少和自家夫人碰面,老刘颇有要打开话闸子的意思。

    钱多多又愣了愣,怎么?老刘不知道她要去接亲亲儿子吗?宁可顺路去超商?也不去接儿子?

    “不去了,直接去接儿子。”钱多多淡淡地抛出这句话,从照后镜里果然看见老刘的脸微变,同时从照后镜里对上钱多多的眼神,随即快速地移开视线。

    老刘盯着窗前的路况。

    “夫人,您很少……去接少爷。”干干的嗓音在车厢里低低传出。

    “哦,是吗,以后我会常去接他的。”钱多多应了这句话就沉默了,侧头看了眼玻璃上印出的美人脸,难道这具尸体,老公不爱,婆婆不疼,连儿子也生分?这叫什么事啊,想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单身贵族,“贵族”两个字又是钱多多自定义的,现在不止有老公,还有儿子?

    车子在圣安学府门口停下,大门两边摆放着大气磅礴的金色狮子,墙壁上贴着满满的荣誉证书。

    当看到圣安两个字时,钱多多不淡定了。

    圣安是贵族子弟学校,好吧,这个看得出。

    圣安在Y市极富盛名,好吧,这个是应该的。

    圣安就在她生前呆了六年的Y市里,好吧,她竟然在她穷不垃圾的城市,成了富太太。

    命运,这是在开玩笑么,有点大了这个玩笑。

    而此时,钱多多不仅想,她还能不能,拿回她生前的银行卡,可是想到她的魂魄被勾得这么近,尸体的原主人的魂魄,会不会……勾到她那边的尸体里?

    真是好诡异,一股寒意直冒到心头。

    校园的钟声打响了,钱多多眯着眼在箐箐学子中,试图找到她毫无印象的亲亲儿子。

    高的,矮的,豆芽菜的,肉圆圆的小孩相继走出校园,奔向他们各自家里的豪车。

    “喂,沈念璃,你后妈来接你了!”不知是哪个死小孩这么喊着。

    还没有回过神的钱多多脚腹一痛,低下头去,对上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肉圆圆的小身板,嘴巴狠狠滴嘟起,眼神里冒着夷视和一小撮怒火,心下一愣。

    肉包子冲钱多多挥拳,“最讨厌你来接我了?你干嘛还来!”

    说完不等钱多多反应,在众多双小眼睛的注视下,迈着小短腿打开车门,爬上副驾驶,冲老司机喊道,“刘叔叔快走,把她丢在这里。”

    老刘探出头,抱歉地对目瞪口呆的钱多多说,“对不起,夫人,我们先走了!”

    完全没有给钱多多开口,反应的机会,车子呼啸而一声而去,只剩下灰色的尾气卷成一圈。

    周围的小朋友嘻嘻哈哈地推桑着,嘴里喊着,“后妈又被丢下了,好可怜好可怜!”

    “呃……”这是恶作剧吗?钱多多无辜地站在圣安的门口,面对众多小孩的嬉笑。

    刚才那肉包子不是这具尸体的亲亲儿子吗?那名女佣还说了,少爷可喜欢你去接他了?这么有爱的话,这是有多喜欢?喜欢到把她丢下?

    等等,后妈?

    长手长脚抓住一名寸头小孩,“你说谁是后妈?”

    寸头小孩呲牙咧嘴地挣扎着,“你放开我,沈念璃的后妈疯了,她不记得她是谁了,你们快救我!”说完扭着身子,想从钱多多手里挣脱下来。

    尸体竟然是后妈?她竟然做了人家的后妈,她的老公,究竟有多老?

    “恶毒的后妈!”挣得脸通红的寸头小孩从钱多多手里滑落后,不甘地朝钱多多吼了一句,才讪讪地撒着小短腿朝挤在路边的豪车奔去。

    后妈,那确实是挺恶毒的,钱多多摸着鼻子叹道,看来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的后妈,深入人心啊。

    “莫澜,莫澜。”还不等钱多多思考到回家的问题,一辆白色宝马滑了过来,停在她面前。

    探头出来的女人削着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对着钱多多喊莫澜。

    钱多多反应过来,对上女人的笑脸,原来这具尸体叫莫澜啊,果然好听。

    “你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只能挤出万能的招呼语。

    “又被丢下了?走,上车,我送你回去。”女人热情地示意钱多多上车。

    什么叫又?

    既然她认识尸体,钱多多也不矫情,上车探点信息。

    第3章 (微修)

    上车后,立刻感受到一道不友善的眼神,僵着脖子往后一探,瘫倒在沙发里的小孩不就是刚才抓在手里的寸头小子么,此时瞪着她,一脸恨不得赶她下车的样子。

    钱多多一哆嗦,她自己也没有回过神来好不好,本来以为是正宫娘娘,结果发现是后宫娘娘,这……

    “莫澜,我说你怎么还怎么傻啊。”女人转换了车道,没头没尾地说了句话。

    “啊?”钱多多的“啊”出来后,顿觉自己确实傻,急忙端正了身子,露出怯怯的微笑。

    “你不记得了?经常被丢下车的事?”

    “在家里做不了主,很难过吧?有空找我出来,我陪陪你。”不等钱多多开口,女人的话里带着怜悯,一句接一句的。

    “恩,我会的。”钱多多低了低嗓音。

    难怪刚才老刘会说她不经常坐她的车,对她去接儿子感到惊讶。

    没想到,竟然是儿子要赶她下车,而老刘,也只能听从少爷的。

    这么一来二去,结合女人的话,更加确定了,这具尸体在家里毫无地位,毫无人缘。

    那么勾她的魂魄过来干嘛?上位?还是逆袭?

    想她生前,也经常看的,这么j□j裸的重生,居然就降临到她身上了。

    瞬间感到,亚历山大。

    不过想想,如果老公是个老头,钱多多脸色就有些扭曲,这要怎么上位?想到秃头大叔骑在身上的画面,……能不能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