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勾地盯着床上的一幕。

    门打开的动静立即就令床上的两个人反应过来,面对着门,一眼看到钱多多的女人猛然尖叫了起来,“啊……”。

    尖叫声震耳欲聋。

    眼见背部紧缩,因激情染上薄薄一层汗意的男人正转头的当下,钱多多恢复冷静,赶紧堆满一脸笑意,“老公,我本来是想给你送宵……”夜猛然咽进喉咙里,整个人被沈皓厉冰冷的眼神盯在原地。

    “出去!”男人冷冷地启唇。

    上下相合的薄唇,看得钱多多猛吞一口口水,男人—真他妈的帅,噢,俊美,不,非常英俊,总之帅得掉渣。

    直到门关上,钱多多还站在门口,紧盯着房门发呆。

    不能怪她这么没自制力,但是她从小就对美的东西格外宽容,找朋友也专挑长得好看的,虽然她前世没碰到什么帅哥,但是心底一直对帅哥有着一定的向往。

    在YK厂里,全是污头逢面的男人,黑不溜秋的,瘦不拉几的,高的太高,矮的太矮,牙黄嘴歪,眼大鼻塌,总之千奇百怪的男人都有。

    她一直没舍得交男朋友,就为了她那么一点羞人的审美观。

    当然,她自己也不怎么样就是了,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要钱没钱,要能力没能力。

    可是这一世就不一样啦,这具尸体不止长得漂亮,身材又好。

    老公不是老头,是个俊美的男人,这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

    霎时,脑子发热:上位,上位,两个字。

    哀怨地咬了下嘴唇,朝房里躺在男人身下的女人暗骂:狐狸精,小三是没前途的!

    第4章 (微修)

    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失魂落魄地摊在床上,放在桌子上的牛奶已经冷掉了,也懒洋洋地不想爬起来。

    满脑子都是男人开启的嘴唇,以及透着薄汗的紧致背部。

    昏昏沉沉地睡着,昏昏沉沉地被门外噼里啪啦的响声闹醒,钱多多从床上猛然跃起,冲进浴室里洗漱。

    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翻了半天,还是只翻出裤装,欲哭无泪地穿上,虽然很好看,但是始终少了点女人味的紫色衣服。

    打开房门,就见肉包子腾腾地拎着书包,飞奔下楼梯。

    钱多多赶紧跟上,“喂,肉包子,你小心点。”

    “砰。”最后一个阶梯,肉包子真实地滑倒在地了。

    钱多多见状,走快两步,还没有接近肉包子,如海就从旁边冲出来,一把将肉包子从地上扶起来,心疼地拍着他的膝盖。

    “你,不许叫我肉包子!你才是肉包子!”肉包子挣脱开如海的怀抱,紧皱着小眉头,一脸生气地指责钱多多。

    含着笑意,“你本来就像肉包子……”

    “念璃,过来!”低沉的嗓音从餐厅传来。

    “啊……爸爸,爸爸,你回来了?爸爸爸爸,我好想你!”

    钱多多盯着肉包子撒欢着小丫子往餐厅跑去,楞在了楼梯口,眼神飘啊飘,想飘进餐厅里,脚步却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夫人,您先回房,我等会给您送早点去。”

    钱多多扫了眼一脸真诚实意的如海,冷哼,“不用,我在餐厅吃就好了。”

    “夫人……”如海顿时一脸为难。

    “怎么?”忍不住压低了嗓音,昨天先生不在,她要守规矩,到餐厅吃饭,现下先生回来,她不能同桌,得回房里去吃。

    这么过分的歧视,令钱多多脑尖都快冒火了。

    “对不起,夫人,我先去和先生报备一下。”如海说罢就要转身,钱多多赶紧喊住她,“不用!”

    她倒要看看,如果她不遵守规矩会如何,于是大步地闪进餐厅,无视齐刷刷朝她飚来的三双眼睛,慢条斯理的坐下。

    “先生,对不起,我劝不住夫人!”如海跟进来,低眉顺眼地站在沈皓厉旁边。

    “哇,爸爸,爸爸,我不要和她一起吃饭,我不要!”肉包子坐在凳子上开始扭来扭去,哇哇大叫。

    钱多多手一抖,满头黑线,眼睛直直地盯着扭动的肉包子。

    沈皓厉旁边的“秘书”则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家子闹。

    “好好,别扭,等下牛奶洒到身上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抓好肉包子的身子,扫了下钱多多,那眼眸里的冷意令钱多多从脚底窜了寒气上来。

    他也不说话,就用那双眼睛看着你,让你知难而退。

    钱多多没脸没皮惯了,天生就有反骨,你越是逼迫的,越不会让你如愿。

    无视对面威慑的眼神,也不顾肉包子震天响的大叫声,钱多多淡定地取过一旁干净的餐盘,慢条斯理地把煎蛋放进嘴里,就着牛奶喝得一脸美味。

    “莫澜。”男人终于轻启他那双金贵的嘴唇了。

    好半天,钱多多依然在喝着牛奶,吃着早餐,像是入僧的和尚,除了往嘴巴塞食物,就听不见任何声音。

    “莫澜!”男人再喊,声音低到连肉包子都不敢哇哇大叫了,含着泡眼泪抽咽着。

    “夫人!”如海也忍不住喊道。

    “有!”终于回神了,对上的是男人冷到骨子里的眼眸。

    “你怎么回事?”淡淡几个字,强势的气场。

    钱多多停下叉子,没错,她还拿错了叉子,“不怎么回事,我想在餐厅吃饭!”轻仰着头,满脸不服输。

    “念璃不想和你一起吃。”敢情,所有的规矩,都是肉包子定的?她这个成人,还不如一个不足5岁的孩子?

    肉包子听见这话,水润润的眼睛里全是得意。

    咬咬牙,“他还不想你娶我呢,要离婚吗?”讲完这话,钱多多立马就后悔,冲动是魔鬼啊,怎么可以责问他呢,他可是这个家的主人,说到底了,她要生存还得仰赖他呢。

    心底扭曲着脸,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

    在场的均脸色微变,有得意的,有幸灾乐祸的,肉包子拍着油腻腻的手,“好啊,好啊,离婚!”

    好你个毛线,忍不住瞪了眼肉包子,臭小子,等你老爹不在,看我怎么收拾你。

    男人抽过纸巾给肉包子擦手,线条完美的侧脸散发着淡淡的温柔,这和面对钱多多是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