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尖的咨客就急忙出门迎接,恭敬讨好的脸上挂着一朵花。

    看着咨客笑得如花的脸,钱多多兼并着少说不出错的原则,轻点了下头,“嗯!”

    咨客笑眯眯地请道,“您有几天没来了吧?是不是我们哪里做得不到位?”眼前的女人,虽然说……不太讨沈少喜欢,但是到底还是莫家的女儿,沈家名正言顺的媳妇。

    咨客把心底的嫌弃压住。

    “只是有点事。”钱多多跟着咨客的脚步,走进电梯,见咨客笑得见脸不见眼的,心底暗自好笑,其实咨客眼眸那一闪而过的嫌弃,她怎么会没看到。

    这具尸体,本来就没地位嘛,不怪外面的人嫌弃。

    “齐小姐正在等您呢,她说您要是一到,立马带您过去,可见她确实着急了。”咨客推开练习室的门,引钱多多进去。

    脚才刚踏入,一个人影就闪过来。

    直接挡住钱多多的视线,细眉大眼的女人叉腰站在钱多多面前。

    “我说,自从那天知道柳青礼要订婚,你离开,后来就一直没和我联系,说,你跑去哪了?和柳青礼私奔了?”

    垂眼盯着齐佳佳指着自己的纤细手指。

    脑袋有一瞬间混乱,看到莫澜的那些和柳青礼暧昧的短信,就挺震惊的,老公明显在外勾三搭四,老婆也似乎名正言顺地和别的男人,爱来爱去。

    现在就连,她的朋友都这么理所当然,有夫之妇和别的男人私奔?这得是有多混乱的关系啊。

    “不要乱讲,我和他不会私奔的。”推开齐佳佳,钱多多迈脚往前走,整个练习室,空荡荡的,没有其他的学员。

    “怕什么?你家那位根本就不管你,你们虽然签了死约,可是你要真跑了,他肯定不会管你的。”齐佳佳跳到钱多多面前,眉眼弯弯地盯着钱多多。

    真是伤心,老婆跟男人跑了,老公都不管。

    这是什么道理啊。

    “我决定和他好好过。”齐佳佳的视线太热烈,钱多多不太适应,侧了侧头说道。

    话一落,齐佳佳脸色微变,几秒后,瞪大眼睛,惊讶地说,“莫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柳青礼这么爱你,你要和沈皓厉好好过?他不会束缚你的,他自己在外面乱搞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你还说了,就让他去搞,不干涉你和柳青礼就好了,就算柳青礼结婚了,他也可以继续和你在一起,你别担心。”

    听到这里,钱多多总算是完全明白了,豪门算什么,豪门简直是豪放的大门。

    听完齐佳佳的话,作为一个从小接受院长德才教育的好孩子,感觉三观都被毁了。

    “我不担心。”

    眼角瞥到更衣室的牌子,提着衣物,往更衣室走去。

    三两下换好了瑜伽服,拉开门走出来,齐佳佳叉腰不满地瞪着钱多多。

    “莫澜,你怎么怪怪的?”齐佳佳继续被打断的问题。

    怪?换了个灵魂肯定怪啦,伸展了下身子,钱多多抿唇笑道,“我知道你好意,真的不用担心我,其他人还没有来吗?”

    练习室里还是只有两个人,四面八方的镜子,印出妖娆漂亮的身材。

    “老师等会就来了。”齐佳佳也舒展了下腰部,从镜子里探视地看着钱多多,眼眸里闪过疑惑。

    面对齐佳佳的疑惑,钱多多则选择性不去搭理,毕竟,她也不好解释。

    齐佳佳有疑惑,钱多多也有疑惑,她也想弄清楚,沈念璃的妈妈,木琉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究竟是怎么死的。

    对于这个,死后还占着沈皓厉的心的女人,甚至是她未来强大的情敌,都说不要和死人斗,活人是斗不过死人的,钱多多心下对她即是佩服,却也坚定了心底的想法。

    可惜,这一切都得慢慢来。

    教瑜伽的老师是个很柔和的女人,名字也很柔,林柔心,气质属上乘,等她一进来,钱多多才知道,原来她是Y市有名的瑜伽师,也是她和齐佳佳两个人的专属老师。

    所以这间练习室,才会只有她们两个学员。

    更为诧异的是,这么高调且孤僻的一对二教学,竟然是莫澜要求的,钱多多对于这一则要求,讪笑在心底,幸好刚才没有一直追问其他学员的下落,不然可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莫澜身体的柔软性很好,学习起来并不吃力,就是没有记忆,有些动作极为生疏,这下子,齐佳佳的眼里,更加疑惑。

    “我很久没来了吧……”休息时,钱多多主动开口,这个“吧”类似在聊天,其实就是在套话。

    果然,齐佳佳立即接下话。

    “还好吧,差不多5天左右。”

    “我病了几天,醒来头就一直迷迷糊糊的,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现在都还没有好透,刚才练习的时候,有些动作一时没想起来,手脚都有些僵硬。”揉揉脚板,确实有点僵硬,酸酸的。

    “那你现在好点了没有?难怪我说你怎么那么僵硬,动作都错了好几个。”齐佳佳压着腿,把头靠在腿上,侧脸对着钱多多。

    把腿抬起来,也学齐佳佳压腿。

    “好多了,最近,念璃特别想他妈妈,饭都不肯吃。”

    “都五岁了,还想他妈妈?难道是沈少经常思念木琉璃?儿子也学他一起思念?”齐佳佳没有怀疑钱多多的话,顺着调侃道。

    “我怎么知道,他出差也才刚回来。”故意以熟悉的语气,谈论不熟悉的事情。

    “半出差半游玩而已啦,听说去了马尔代夫,带了秘书去,会议也才刚开半天,幸好莫澜你不在乎,你不知道,沈上尉那群朋友可羡慕他了,说他简直是现代皇帝的代表。”

    “……”

    说谁不在乎?听完这话,钱多多酸死了。

    讪讪挂着笑容,听齐佳佳讲她家那位好老公,钱多多不停地在心底告诉自己,沉住气沉住气,她非得将沈皓厉扭成专宠正宫的痴情皇帝。

    第6章 (微修)

    练完瑜伽,齐佳佳和钱多多一起走出健身所的大门,老刘已经把车停在门口,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见钱多多拉开车门,齐佳佳瞪大眼睛,“莫澜,你的车呢?你不怕被丢下?”

    顿时三条黑线滑下,撑着车门,转身,笑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