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咪说,“最近不太想开车,你放心,不会被丢下的。”

    谁说家丑不可外扬的?她被丢下的丢脸事情,怎么大家都知道。

    她在家里没地位的事情,怎么大家都知道。

    “你家那个小恶魔,说话都比你有分量,他要丢你下车,简直易如反掌。”齐佳佳毫不避忌地戳钱多多痛楚。

    真是,暗自咬牙。

    “不用担心我,没事的。”下次还让人丢下,她就是傻瓜!

    “莫澜,别委屈自己!”齐佳佳叹口气,从包里掏出钥匙,走向她的停车位。

    钻进车里后,钱多多从照后镜里盯着老刘,启动车子的老刘感受到钱多多紧迫盯人的视线,脑门滴下几滴汗,刚才齐佳佳和钱多多的对话,他自然听到了。

    伸手摸了把,胆胆颤颤地开口,“夫人,对不起,是我的错,可是您别怪少爷,他还小,先生说要以他为主,作为下人,我只能遵从。”

    “刘叔,我被你们丢下多少次了?”淡淡地问,作为今世的灵魂,怎么也得知道一下,前世的悲剧。

    “算上昨……天,十……十六次。”真枉费他记得这么清楚。

    十六次,果然是个悲剧,想那莫澜孤傲的性子,估计这已经是极限了,又无法去改变,再加上,无所谓的性子。

    造就了绝不做老刘的车,坚决自己的开车,绝不去接沈念璃,这样的循环。

    车子再一次停在圣安门口,时间抓得刚刚好。

    钱多多也不下车了,就坐在车里,闭目养神。

    “刘叔,爸爸怎么没来?”车门不一会就打开,肉包子蹭着坐上车,一坐上来,就嚷着找爸爸,恋爸情结极其严重。

    “先生刚回国,要处理的事情很多,等他空闲,自然就会来接少爷你的。”老刘从照后镜看了眼还在闭目的,眉毛却微微耸动的钱多多。

    “是吗,刘叔要告诉爸爸,我会乖乖听话的。”叽叽喳喳的肉包子还没有发现他身后的座位上的女人。

    “少爷一向都很听话。”老刘恭敬地说道,见钱多多并无任何要开口的意思,转了下方向盘。

    “肉包子,以后我来接你好不好……”刚给自己系上安全带的沈念璃,听见从身后传来的阴森森的话,吓得他身子往前弹跳,脚丫子艰难地踩上椅子。

    正好对上钱多多含笑的眼眸。

    “哇……刘叔叔,把她丢下去!”震耳欲聋的嚎叫在车厢里响起。

    老刘的车头一拐。

    懒洋洋地捂住耳朵,“刘叔,如果你敢停车,就停到高架桥上,让我一跨车直接摔死!”

    刻意说出的话,令老刘踩煞车的脚收了回来,脸色变得为难起来。

    “刘叔叔,停车,停车!我要她下去,我不要和她坐一起!”肉包子在椅子上拼命地扭着小身子,撒泼似地嚎叫。

    “沈念璃,要下去一起下去,我们一起跳下桥好不好?”钱多多趴在椅背上,整张脸逼近肉包子,话里j□j裸的威胁。

    挂着金豆子的肉包子这下子更加使劲折腾,肉肉的小手推开近在眼前的漂亮脸蛋。

    “呜呜……恶毒的后妈,我要跟爸爸说,刘叔叔,快带我去找爸爸。”

    “你走开,你走开。”

    “我就不”,钱多多死赖地靠近肉包子,除去他那些气死人的话,肉包子真的很可爱,也许是继承了他父亲的优良传统,皮肤白皙,眼睛水灵灵的,虽然现在有点婴儿肥,却显得特别趣味,让人想戳他鼓鼓的脸颊。

    老刘稳稳地抓着方向盘,车子里,一个哭,一个恶劣地笑。

    艰难地把车滑到一座大厦门口。

    车子刚停稳,肉包子右手边的门就被打开,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矮下身子,解了沈念璃的安全带,把沈念璃抱起来。

    钱多多目瞪口呆地看着儿子从她眼前被抱走。

    “老刘……”

    “夫人,少爷来找先生,您要上去吗?”

    “……”肉包子的话果然是圣旨,一句要找爸爸,老刘就把车开到沈皓厉公司来了。

    整理了下因歪趴扭坐而皱巴巴的衣服,拢了拢好看的头发,钱多多也跨出车门,入眼的是磅礴大气的旋转门,透过透明的玻璃,金碧辉煌的大理石地板,以及热络不断的大厅。

    这就是沈皓厉的公司。

    “请问您找?”本来守在门口有两名保安的,现在剩下一个了,另一个抱着肉包子去找爸爸了。

    看着保安礼貌的神色,钱多多再一次悲剧地发现。

    她这个正宫娘娘,没人认识!

    如果说,我找我老公,会不会被K?

    “我找沈皓厉,我是莫澜。”只能这么说了,希望对方可以明白,尤其是她特地,咬重了“莫澜”两个字。

    “莫小姐,您好,没有沈少的预约条,是没办法见到他人的。”保安礼貌地说道。

    泪流满面。

    “您是要咨询投资方面的问题吗?我可以帮你引荐。”估计因为对方是美女,保安愈发地有礼貌。

    “不用了,我可以进去吗?”钱多多指着旋转门。

    “可以,可是你要找沈少是见不到的,我可以帮你引荐。”

    “不必了,我来找沈皓厉,你帮我通告一声,就说莫澜找他!”肉包子的人影已经见不到了,要不是见老刘老神在在,她都要以为肉包子被拐卖了。

    她也想去看看,沈皓厉的公司啊,要不要这么折腾人啊。

    保安一脸为难,“对不起,您得先出示预约条。”

    “我问你,沈皓厉的老婆是谁?”钱多多突然问保安。

    前后不搭的话令正打算进一步劝说的保安楞了半响,“沈少的老婆,木琉璃啊。”

    果然又是木琉璃,莫澜不是嫁给沈皓厉快两年了么。

    怎么都只知道木琉璃,不知道莫澜。

    一双美目顿时一簇火苗跳起,保安虽吓了一跳,却觉得钱多多愈发漂亮。

    “哎,莫小姐,您要找谁和我说就是了。”

    下一秒,保安眼中漂亮的美人大步走进旋转门,不到半秒,人走向大厅,爪子一把搭在前台的桌子上。

    眼神略带狠意地对吓了一跳的前台妹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