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我找沈皓厉,你告诉他,我是莫澜!”

    周围的人,皆楞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钱多多,这副野蛮的样子。

    “对……对不起”前台妹子哆哆嗦嗦地说道。

    “别他妈的告诉我,要预约条,我今天一定要见到沈皓厉!”

    前三个字,令在场的人急忙扶住了要掉的下巴。

    这里是金融中心,交易证劵所,是Y市的经济龙头。

    眼前的女人,一身干练的裤装,怒气冲冲,“别他妈”的三个字说得这么带味。

    请问,谁见过这种女人?至少在这里,从未见过。

    第7章

    “噗,莫澜,你实在是……什么时候学得这么野蛮了?”就在全场处于尴尬,前台无法扭转,钱多多来势汹汹的情况下。

    一道人影从人群中踩出来,一手揽过钱多多的肩膀,语气亲昵。

    “凌少!”前台妹子看见来人,站直身子,恭敬地喊道,眼里带着羞涩。

    顺着肩膀上的手掌,往上看去,首先对上的是男人狭长带笑的眼睛,再来就看清男人那张菱角分明的俊脸,脑袋止不住一阵晕眩。

    又一个帅得掉渣的男人。

    “莫小姐是沈少的太太,你们怠慢了她哟。”男人嚼着笑意,懒洋洋地道。

    前台妹子愈发哆嗦,满眼都是惊慌,对钱多多一再鞠躬,“沈太太,对不起!”

    “没关系,沈太太很大方的!”不等钱多多开口,男人替她应道,调侃似的语气

    钱多多顺着男人的话,退了几步,“别怕,我就是……咳咳,偶尔飚飚脾气,下次记住就好了。”

    前台小妹立马点头,“对不起!”

    也算是给大家一个台阶,再说了,刚才一出口“别他妈的”她就后悔了,这这……这她现在是豪门夫人啊。

    不是在生产线上,妈的,妈的,讲得顺溜啊。

    凌奇挑挑眉,放在钱多多肩膀上的手,紧了紧,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手下用了点力,轻轻一笑,“走,不是要见你家老公么?”

    “谢谢!”跟着男人的脚步,走向电梯。

    边走,钱多多边悄然扭动肩膀,试图从男人的手掌下溜出来,再怎么说,她现在是沈太太啊,这个男人也太不避嫌了吧。

    难道,乱搞什么对豪门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嘛?

    手心微微冒汗,钱多多神情恍惚地想,她承受得了豪门的开放么?

    她可是个在主的滋润下长大的孩子啊。

    当电梯门关起,挡住了门外无数双眼睛。

    肩膀上的手消失了,原本亲昵带笑的男人,英挺地站在一旁,双手插裤带,神情漠然,唇角冷冷的。

    钱多多溜出去的神智终于回来了,急忙往旁边走了几步,离男人远一点,再好笑地看着男人前后不一的态度,原来这男人的亲密都是装的,这不免又令钱多多感到担忧。

    未来的路,真是担忧啊。

    “你和传言中不一样!”半会,男人才启动他张金贵的薄唇。

    “你和刚才也不一样!”带着笑容回答,只是从反光的墙壁看着男人的神色。

    “你对皓厉的无所谓都是装的?”男人没有接钱多多的话,反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对我的亲昵也是装的?”和他玩起了文字游戏,男人神色一变,眼神冷冷的,语气带着些许轻不可闻的藐视。

    “别自以为聪明!皓厉可不喜欢你这一套!”喊皓厉?一听就知道他和沈皓厉的关系非比寻常,至于他说的,传言中不一样?

    这具尸体之前究竟是怎么样的?

    对一直占据老公的前妻木琉璃无所谓?对被欺压的身份无所谓?

    对有外遇的老公,无所谓?

    说完这话,楼层正巧到,电梯门打开,男人大步流星跨出去,钱多多则跟在他身后,漫不经心地打量起整层办公楼。

    闪进办公室前,男人看了眼一脸悠闲,完全不受他方才那话影响的钱多多,脸色愈发阴沉,刚从办公室出来的助理,看见一向亲和的凌少竟然脸色这么冷,楞了楞。

    “她是?”竟然能让凌少变脸。

    “带她去沈皓厉的办公室,不要拦截任何从前台传来的信息!”说完,凌奇就跨进办公室,把门一关。

    助理有点一头雾水,不过,还是遵照了凌奇的话,走向还在打量办公室的钱多多。

    都是在生产线长大的钱多多,哪见过这么简洁大方的办公室,无论是花草还是那一排排拦起来的办公座位,美目闪过一丝向往。

    前世,她认为最有可能实现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文员,可以远离生产线,她就觉得已经足够了。

    “你好,请随我来。”在一旁等钱多多欣赏完的助理,掐好时间走上去。

    “麻烦你了。”耳朵动了动,其实钱多多也大抵知道沈皓厉的办公室在哪里了,那一阵阵不断的笑声,不就是从前面的办公室传来的么。

    助理轻敲了几下门,里面便传来令钱多多耳根一热的男声,“进来。”

    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肉包子满脸笑容地坐在“秘书”的腿上,抱着她的脖子,扭着身子,沈皓厉则温柔地摸着肉包子没几根毛发的头顶。

    真是一幅疑似一家三口的美好画面。

    “哇哇,后妈来了,爸爸,我不要看到她,她今天威胁我!”肉包子看见钱多多,蹦跳了起来,小短腿估计用了点力,一脸柔情的秘书吃痛地抓住肉包子的脚丫子,往上抬了抬。

    又来了,这戏码,肉包子怎么就演不够呢。

    偏偏每次看他演戏的人,都当真了。

    “好了,别蹦了,陈岑你先出去!”把肉包子从秘书陈岑怀里抓回来。

    “是” 陈岑满眼柔情地站起来,柔情地摸了一把肉包子的头,再柔情地看了沈皓厉一眼,拉拉褶皱的套装,仰着头擦过钱多多身边。

    那一股香水味,就这么飘进钱多多的鼻子里。

    “哎,等等。”钱多多喊住陈岑。

    陈岑停下脚步,眼眸淡淡地看向她。

    绕了几步,正好绕到陈岑面前,带着无懈可击的笑容,钱多多非常好学地问,“你用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