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么香水啊?”

    表情一派无辜。

    陈岑楞了楞,低笑道,“我们用的牌子,和夫人用的,肯定不是一个档次的。”

    “哦?是吗,难怪这么难闻。”说着还边用手挥了挥,反正她最后怎么回答,钱多多一定会说:很难闻的。

    陈岑唇角一僵,眼眸里一闪而过一丝愤怒。

    拉开门,“砰”地一声,离开。

    钱多多站在原地,微微一笑,她真没见过陈岑这种女人,在她家陪她老公上/床,被发现了也没有害怕的感觉,吃饭时的看戏表情,再到后来走的那一抹嘲讽,不就j□j裸藐视她没地位的身份吗,对付这种,简称不要脸的小三,钱多多从来就不觉得有必要手软,逮到机会,她就要让她爬都爬不起来。

    一抬眼,对上沈皓厉冷冷的眼神。

    跟那晚的眼神一模一样,沈皓厉那张脸令她着迷,可是他那双对着她就冰冷的眼睛,实在是令她恼火。

    这具身体可是美人耶,沈皓厉却一直在外野吃,真是暴殄天物。

    “老公不喜欢看到我吗?可是我很喜欢看到老公和儿子耶。”眯了眯眼,翘起食指抵住红润的嘴唇,倾了倾身子,媚眼如丝地看着在宽大办公桌后的男人。

    “还喜欢披着沈太太的身份,去威压员工?”沈皓厉抱紧扑在他脖子上,要哭不哭的肉包子,冷着嗓音问。

    食指放下,双手撑着桌子,钱多多笑眯眯地说,“我是沈太太,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至于威压之说,实在是冤枉!”

    哎哎,这么快就有人通风报信,损坏了她在老公心底的形象,太过分了。

    “威胁念璃,要带念璃一起跳下天桥?”男人倾身,猛地捏住钱多多的下巴。

    措手不及的钱多多被迫望进男人的眼底,墨黑色的眼眸里深不见底,咬了咬下唇,非常无辜地回道,“开玩笑的话你也当真吗,那我要和你一起去死,你要不要一起?”

    “莫澜,你坏了规矩!”男人放手,用了点力气。

    钱多多倒退了几步,哀怨地盯着男人,过分,她都不知道何为规矩,凭什么要说她坏了规矩?她的规矩不就是,抱大腿么?

    “老公,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威胁我?”难道尸体之前被沈皓厉这样欺负,所以不堪受负,只能到外面找那个柳青礼寻回做女人的知觉。

    “莫澜,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何结婚!”说完沈皓厉仿佛不想看到钱多多似的,抱着不闹腾,却在他怀里暗自掉金豆豆的肉包子,站起来。

    为何结婚?不用他提醒,她肯定是会弄清楚的。

    他一站起来,钱多多就见到肉包子朝她得意的吐舌头,似乎看见钱多多和他粑粑争锋相对,是一件非常得意的事情。

    这孩子好坏—

    不过,她喜欢!

    笑眯眯地跟上沈皓厉的脚步,一同踏出办公室。

    迎面而来正好是刚才那个男人。

    “凌叔叔~~”肉包子转身就要趴到凌齐怀里,扭着肉肉的身躯,讨好意味很浓厚。

    “小念璃,我说了,你要叫我哥哥!”凌奇恬不廉耻地说,把肉包子推到沈皓厉的怀里。

    凌奇靠近沈皓厉,轻描淡写地说,“你老婆,和传言中,有点不一样。”

    沈皓厉眼眸深了深,“听说柳青礼要订婚了。”

    “你这绿帽戴得没点感觉?”凌奇嘿了两声。

    “没有!”沈皓厉冷冷地说道。

    在一米外的钱多多,则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他们并不是刻意压低的对话。

    果然是个毁三观的豪门。

    第8章

    “老公,可以走了吗?”钱多多上前两步,芊芊玉手勾住沈皓厉的手臂,插足两个男人之间。

    感受到男人强壮的手臂有一瞬间僵硬,钱多多笑得愈发灿烂。

    她可是好老婆,才不会让他戴绿帽子,别冤枉她好不好。

    凌奇挑挑眉,退后了两步,冷着眼看着钱多多,这个传说中,对沈皓厉极其冷漠的女人,今天动作可真够多的。

    “哇,你走开,不要靠近我爸爸,快走开!”肉包子在关键时候,给了沈皓厉一个甩掉钱多多的理由,肉肉的小手死劲地扒开钱多多挂在男人手臂上的玉手。

    吃痛地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把手缩回来,狠瞪了肉包子一眼,居然掐她,臭小子。

    钱多多的手一离开,沈皓厉抱着肉包子,大步流星地往电梯走去,钱多多扫了下周围看好戏的人群,云淡风轻地跟上沈皓厉的脚步,淡定的神情,仿佛方才被小少爷掐的人不是她似的。

    进了电梯,看到肉包子在他老子怀里,躺得舒服,还微微眯起他那双水润润的眼睛,钱多多就忍不住想揉捏他一番。

    沈皓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钱多多只能站在原地,在脑海里厮杀肉包子,对于今天造成的效果,她心满意足了,那些人,总该记住了,沈少的现任妻子是谁了吧。

    对于沈皓厉,她可不能逼得太紧,不是签了死约么,她有机会和他慢慢磨。

    她可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

    见沈皓厉出电梯,大厅里原本走动的人,均恭敬地看着他,跟在他身后的钱多多,抿着唇,盯着前方,被众人拥簇,光华万丈的男人。

    看来,她还得加把劲,把他的底细探清楚,如果没有记错,齐佳佳曾经喊过沈皓厉为“沈上尉”。

    真是处处有秘密啊。

    到了门口,泊车小弟正好把沈皓厉的跑车开过来,沈皓厉弯腰把已经快睡着的肉包子塞进座位,扣上安全带。

    “你坐老刘的车。”

    手刚伸到跑车的后座的门把上,男人轻轻的一句话,令钱多多的手停顿在半空中。

    “好呀!”钱多多收回手,笑眯眯地应道,眼眸轻不可闻地闪过一丝愤怒。

    盯着呼啸而去的跑车,钱多多钻进随着而来的老刘的车,老刘从照后镜看到钱多多阴沉的脸,油门下意识地踩紧。

    半分钟后,钱多多的脸色就恢复正常,含笑着摊在后椅上,姿态自然,哪点看出像是个千金小姐。

    回到家里,肉包子撒着小丫子和如海围绕着餐桌在玩猫抓老鼠,哈哈大笑的声音在客厅里飞,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