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

    多懒洋洋地坐到银色沙发上,探头看了下餐厅。

    “如云,先生呢?”钱多多喊住端菜的女佣。

    如云听见钱多多的问话,脚步一顿,站在一米开外,神情有些胆怯,轻声细语地道,“先生去参加酒会了。”

    “哦,是么。”应完,钱多多也不再说话了。

    如云见钱多多没有继续问话的意思,端着菜赶紧往餐厅而去。

    吃饭前,如海依然要把钱多多的饭菜端到房间里,说那是先生要求的,不然她在餐厅吃饭,坏了念璃的心情。

    肉包子挂着几颗金豆豆,坐在餐厅的椅子上,一脸凶恶地盯着钱多多,扁起的小嘴,大有你进来吃,我就哭给你看的模样。

    见状,本来想强硬点的钱多多心下一软,“肉包子,记住啊,后妈卖你个面子!”说完就晃悠悠地走上楼梯。

    肉包子呆呆地看着钱多多,脑门上闪过几个问号,他还是个孩子好不,根本听不懂钱多多的话。

    被肉包子的神情逗笑了,一时堵在心口的郁闷气煞时一消而空。

    神情愉快地踏上楼梯,在楼上,故意朝还在端菜的如海说道,“如海,送菜上来,噢哦,我要吃螃蟹,弄得好吃点。”

    “夫人,今晚的菜色,没有……”

    “听不清吗?我要吃螃蟹!”她就是知道今晚的菜色没有螃蟹,才故意叫螃蟹的,吃很重要,如果她们连粮都不给她准备齐全,她要怎么上位啊,没力气的。

    如海垂下眼帘,低低地应,“知道了!”

    语气掩不住不甘,钱多多决定不予理会,旋脚就走向房间,等待美味的食物。

    在房里稍坐了一会,如海就端着菜进来,新鲜嫩丽的螃蟹躺在碟上,正流着蟹膏。

    看见食物,钱多多眼睛一亮,垂涎地盯着如海把饭菜放到紫色的桌子上,话说,莫澜是有多爱紫色?

    就连吃饭的桌子,都是八角紫色桌,形状特殊也就算了,连颜色也特殊,一看就是特殊定制的,可见沈皓厉的家底够厚,才能让莫澜这样破家。

    说到家底,又想起那个梁医生的话,他说他是沈,莫两家。

    莫家是不是就是莫澜的家?

    如果是的话,沈,莫两家是认识的?而拥有私人医生的两家,难道是世家?

    这里面,又存在着什么关系?

    房门被如海轻轻关上,钱多多敲敲今天思考过多的脑袋,决定先向跟前的食物投降,吃饱再说。

    于是放开了手脚,大快朵颐地抓起螃蟹,照着好喝的忌廉汤,一口汤一口螃蟹地吃起来。

    还真别说,这螃蟹的味道,好好吃……边吃边吞口水的钱多多眯起眼睛,格外享受。

    在房里吃,只有一个好处,就是你的丑行丑状,自欣自赏。

    等吃完饭,钱多多饱得摊在床上,动也不动地盯着头顶的豪华吊灯。

    明早醒来,会不会又回到原来的尸体上呢?

    在别人的躯体里,始终还是不安的。

    身上一股海鲜味,钱多多撑着眼皮,慢慢地挪到浴室,打开浴室里的喷喷头,在暖和的浴室里,洗个香喷喷的澡,哼着小曲,不知多惬意。

    等洗完出来,八角桌上的残渣也收拾干净了,就连摆在地上的垃圾袋也让人提走了,擦着湿透的发丝,钱多多眯了眯眼,转身走向阳台。

    天色黑暗,然,还是可以看见阳台对面那片寂静的海,这里是麒麟山庄,整个Y市最富有的庄园,很多政客商人都住在这里,前世她在的YK厂的董事长,据说也在这片山庄买了一间小别墅。

    谁能想得到,她一个孤儿,生无父母,死无牵挂,竟然也有朝一日可以站在这个庄园上。

    半夜

    钱多多被尿意憋醒,急冲冲地从床上爬起来,一瞬间还没弄清楚自己在的位置,转了几圈才找到洗手间,急忙钻进去,解决了生理排泄。

    出来后,通体舒畅。

    喉咙干涩,有点口渴。

    于是钱多多又轻飘飘地飘出房间,真是奇了怪了,在这里的两晚,半夜都得爬起来,果然还是需要一点适应的时间。

    出了房门,忍不住看向隔不远的主卧房,橘黄色的灯一路照过去,也没有照亮主卧室的房门,是开还是关。

    就在这时,楼下响起了一点东西和东西碰撞的声音。

    钱多多心头一跳,这这……别半夜闹鬼啊,房子愈大,诡异的事情愈多。

    人就是这样,愈怕,却愈想知道,更何况是钱多多。

    随着声音拉大,钱多多慢慢地靠近楼梯的栏杆,挑了个比较阴暗的位置,身子凑过去,眼睛在大厅底下搜索声音的来源。

    这真是要多亏了这个半月形的设计,不一会,钱多多就扫到趴在白色吧台上的男人。

    一眼就望到男人的侧脸,这不就是去参加酒会的沈皓厉么。

    白天冷漠的男人,此时衣服微凌乱,手握着杯子,痴痴地盯着酒杯里晃动的液体。

    趴着和凌乱的头发,显示出 ,男人似乎酒醉中。

    在这硕大的房子里,陡然生出一股孤寂的感觉,钱多多心里一抽,一抹道不清说不明的,未曾出现过的情绪缠绕在心头。

    握着栏杆的手紧了紧,眼里的男人不一会翻转了下身子。

    嘴巴轻轻挪动着,钱多多不由自主地又靠紧了栏杆,试图听到男人嘴里吐出来的话。

    第9章

    断断续续,带着醉意的话,像悠远的二胡,慢慢地飘进钱多多的耳里。

    “琉……璃……呃,你回来好不好?”

    “我想你了,咳……”痴情的调子撞进钱多多的耳朵里,割得她有些生疼,这男人,恐怕爱惨了木琉璃,那个死去却依然阴魂不散的女人。

    就像在偷窥别人的秘密一样,钱多多连心跳都感觉比平时快了许多。

    男人还在低喃着,随着他酒醉似的翻动,“砰”地一声,人模人样的男人摔倒在地上,一声闷哼使得钱多多的心跳更是漏了半拍,这下子是站不住了。

    松开握得出汗的栏杆,钱多多抬脚就要冲下楼梯。

    却不料看见一个人影从厨房的位置冲出来,焦急地扶起赖在地上,抱着头的男人,钱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