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

    不说的事,就是钱多多是个做饭好手,为了省钱练出来的技能,曾经为了赚点外快,她还在宿舍里开小灶,由她买菜煮饭,宿友掏钱吃饭,从菜钱上她也可以赚点外快,而她们公司补给的饭卡,用饭卡在饭堂里买饮料要比外面的便宜,所以钱多多的饭卡都用来买饮料,买了以后就到外面的商店,再以比零售价便宜的价格倒卖给商家,为此,她又多赚了点零花钱。

    前世,她掏空了心思赚钱,为的也不过就是在Y市安个小窝。

    “啊,夫人……”听到动静的如云走到厨房看看,没想到看到钱多多在煮面,吓得拿在手里的毛巾掉在地上。

    钱多多抬了抬眼帘,扫了如云一眼,手里的动作没停,翻炒着肉沫。

    如云楞楞地看着钱多多熟练的动作,脑袋有一瞬间当机,她怎么不知道夫人会煮饭?还非常熟练的样子。

    想着想着,她脸色又变得惶恐,夫人突然下来开火,迫不得已自己动手,这不是表示夫人饿了么,想到一直以来,夫人不下楼,她们吃饭就从来不会喊她的事情。

    如云脸上愈发地惊慌,之前夫人都是无所谓的,但是吃饭都很准点,一般到点了就会让如海送去房间。

    可是现在夫人不止不喊了,还自己动手煮面。

    惊得她一咋一咋的,“夫人,我来吧,你还要吃点什么,跟我说就是了。”

    赶紧把毛巾捡起来,放到桌子上,如云伸手就要去帮忙,却见钱多多早就把面做好了,散发一股香味。

    “不必了!”如云手艺是不错,但是她的也不差好不。

    “如云,还在厨房?正好,给我下碗面吃。”这时,从外面回来的沈皓厉把外套放到沙发上,就闻到一股香味,眼睛扫了下亮着灯的厨房,朝厨房喊道。

    端着碗面的钱多多就这么走出厨房,笑眯眯地对上沈皓厉的眼睛。

    “老公,你回来啦!”相比沈皓厉立即就板起的脸,钱多多礼貌多了,还自觉地招呼了他。

    没见到钱多多还没想起来,现在见到了,就想起来她今早说了那一番令他生气的话,沈皓厉冷着脸没有回钱多多的话,双腿交叉地坐到沙发上,客厅特有的光线照得沈皓厉俊美的五官,像是来自古代的君王一样。

    钱多多捧着碗,有一瞬间的失神,再探头看了下在厨房里剁起肉末的如云,笑咪咪地坐到沈皓厉的旁边,非常专心地品尝起自己煮的面条。

    还特么地吃的砸吧砸吧的,不知多香。

    本来见钱多多坐下来的时候,沈皓厉的眉毛就立马皱起,他不认为在客厅吃面是件温馨的事情,在他们这种受过高档家教下的孩子,吃饭是一定要到餐厅去吃的,他也不认为莫家会教出一个在客厅吃饭的小姐。

    可是现下,这位完全不可能在客厅吃饭的小姐,就在客厅的银色沙发上,吃面吃得极其香,脸上那股满足感,令他……不耐地吞了下口水。

    等如云把面端到餐厅给他吃,他咬着面条,总觉得味道有那么一点不对。

    好像不够香,还是怎么了。

    “如云,怎么这碗没有鸡蛋?”他刚才见到了钱多多碗里飘着的香滑的鸡蛋,而且他相信如云,绝对是忠于他的。

    “呃。”如云呆了呆,鸡蛋都落到钱多多的碗里了,她也想用啊,一打开冰箱就没见到鸡蛋了。

    “那是夫人自己做的。”

    咬着面条的沈皓厉顿时停住了动作,扫眼如云,“你说什么?”

    被那一双狭长的眼睛扫了一下,如云冷不丁一抖,低了低头,有点害怕沈皓厉追问起,夫人为何会沦落到需要自己煮面吃。

    “对不起先生,夫人晚饭没吃,于是她自己煮了面,是我失责了。”

    她和沈皓厉的想法很显然,是两条不同的思路,沈皓厉盯着碗里等他临幸的面条,挑挑拣拣地回忆起关于莫澜的一些了解。

    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莫家一直都算是Y市的世家之一,虽然家底比不上沈家,但是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虽然他和莫澜一直都不算熟悉,偶尔点头之交,但是也因家里,对莫澜的了解并不比别人少。

    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莫澜绝对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千金。

    现在这个千金还会煮面?

    眼帘处突然伸进来一双筷子,筷子抽走后,碗里正好躺着一个荷包蛋,沈皓厉抬眼看去,钱多多咬着筷子,笑眯眯地道,“吃鸡蛋,有营养,我只煎了八分熟,蛋黄还是嫩的哦。”

    钱多多的话令沈皓厉的怀疑一扫而空,这个冷情的千金,真的会煮面。

    难道,是为了柳青礼学的?

    想着想着,沈皓厉的筷子就伸向荷包蛋,另外一双筷子立马就压住他的筷子,钱多多冷冷地说,“嫌弃我做的?你要敢丢掉,我现在就咬你!”

    沈皓厉是那么容易受威胁的吗?筷子一挑,手腕一用力,快速就把荷包蛋挑出碗里,掉在餐桌上,冷哼了一声。

    结果,他见识了……

    钱多多把碗往桌子上一放,趁着沈皓厉毫无防备之下,抱住他的头,啃住了那张性感的薄唇。

    轰……

    如云瞪大眼睛,僵直在原地。

    轰……

    沈皓厉这辈子没这么失神过,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强吻了。

    “砰”只是接触到那张温热令她心悸的唇,不等她回味下,身子就被人用力推开,退了几步撞到墙上。

    回过神,对上沈皓厉冒着火的眼睛,钱多多颇无赖地指指唇瓣,戏谑地说,“哎呀,老公的味道不错!”

    沈皓厉冷冷地盯着钱多多,散发的冷空气就要把她冻傻在原地。

    一瞬间,他后悔挑了这个女人,后悔娶了这个女人,也怀疑自己的自信。

    他以为,莫澜不会爱上他,不会和外面的女人一样,想着嫁给他,要他的心,所以他相信了当初站在他面前,清清淡淡地说,“我不会爱上你,请放心,但是希望我们互不干涉!”

    他才会找了这个女人签下了死约。

    而这个该死的女人,刚刚做了什么?

    唇角麻麻的,沈皓厉的眼眸深了深,这个女人还真咬了他,这是她第二次,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哼!”钱多多被他的眼神扫得有点害怕,故作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