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定地转身,一离开餐厅,赶紧冲回房间,锁上门后,滑倒在地板上。

    哎呀,她真的太有种了!忍不住为自己喝彩了一番!

    死婚约是吧?

    来啊来啊!

    第14章

    最近几天经常学习瑜伽,这具尸体的腰部和手腕都软了许多,走起路来都自我感觉是一飘一飘的,特别优雅。

    另外,钱多多借着以前的记忆,找到了一家私人的练车所,砍了一大半钱,终于开始了学车的道路。

    于是如海最近就发现夫人,出门不叫老刘开车,放在车库里的车也没去动它,每天夫人提着个包包就出门,心下感到疑惑。

    逮了一天,她悄悄地跟在钱多多的身后,跟着她出了大门,一直躲躲藏藏地跟着钱多多。

    哼着小曲准备坐地铁到练车所的钱多多从出门就发现身后有人跟着,刚开始还有些着急地把包包抱在怀里,尽往人多的方向走去,后来她路过一面玻璃,从玻璃里看到了那个清秀的女佣,身板非常快速地闪进柱子边上,冷哼了一声。

    先不说如海喜欢沈皓厉,估计心里做着灰姑娘的梦想,但就论如海和如云两个人,确实很忠于沈皓厉。

    在家里简直是把沈皓厉当神一样供着,只是不是烧纸钱,是烧菜做饭,洗衣服,搞卫生,沈皓厉回来,如海的小脸蛋就飘上一抹红云,娇滴滴地服侍前服侍后的,和一个贤内助一样。

    如果不是钱多多经常在家里有意无意地刷自己的存在感。

    估计来了客人,如海换套衣服下来。

    全场都得当她才是沈皓厉的老婆。

    钱多多站在原地不动,盯着那根如海闪进去的宽大柱子,找了个背光的位置,慢慢地靠近那根柱子,以速而不及的速度绕到柱子的那头,一把抓住自以为躲得很好的如海。

    “啊!夫夫……”手猛地被抓住,如海吓了一大跳,一抬眼,脸蛋速度刷白。

    钱多多盯着如海,笑咪咪道,“如海,好巧啊!”

    “夫,夫人,对,对不起,我,我路过。”如海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用紧张,我这不是正好有事找你么。”钱多多笑得愈发灿烂。

    “什么事?”如海见钱多多没有和她计较跟踪她的事情,心底有些虚,七上八下地就怕钱多多当场发难。

    可是钱多多竟然,怪也没怪她?还说找她有事,对这个弄巧成拙的状况,如海抱着一丝侥幸。

    “哦,是这样的,早上我急着出门,一个不小心就把这个手表带出来了,可是等下我要去练瑜伽,不能戴手表,你刚好路过,就把它给带回去吧,放我床头就行了。”边说,钱多多边从包里翻找着手表,不一会就给她找出来一个以白玉为链表的手表,放到如海的手上。

    如海悄悄松了一口气,抿着唇道,“好的,那我拿回去了!”说着就把手表揣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

    钱多多见她拿好了,笑眯眯的脸立即就变色,变得极为恐慌和惊吓,然后快速地又抓住她的手。

    “呃,夫人。”如海不解地抬头,不等她看清楚钱多多的脸。

    就听见钱多多抖着声音朝周围在走的人喊道,“有人偷东西,她偷了我的东西!”

    如海震惊地瞪着钱多多,却见钱多多脸上丝毫没有刚才那抹熟悉的表情,看着她,就像真的再看一个小偷一样。

    “不是,夫人,您,,”如海动了动被钱多多抓住的手,想伸手进去口袋里把手表拿出来,然而,手却被钱多多紧紧抓住,没法动弹。

    就在如海满心不解的情况下。

    钱多多继续说道,“快帮我报警,她偷了我的东西,呜呜……那个手表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美艳的眼眶里立即就溢出泪水,整个人楚楚可怜。

    这下子,如海的心慌了,她不停地扭动着手,想把手从钱多多手里扯出来,可是钱多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力气,扣着她的手让她完全无法动弹。

    周围因钱多多的眼泪靠近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地将钱多多和如海围在中间,形成一个小圈。

    “帮我报警,她真的偷了我的东西,求你们了!”钱多多使出浑身解数扮可怜,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好像随时快倒一样。

    “不,她是我家夫人,我没有偷她的东西……”眼见有人已经掏出手机,如海急忙解释道。

    周围的人有些人又糊涂了,可是,上下扫了下如海的穿着,除了脸蛋算是比较清秀,她的穿着就令人不敢苟同了,穿了件青色的,邹巴巴的上衣,裤子是邋里邋遢的运动裤,出门前,她正在打扫院子里的泥土,此时蓝色的运动裤上,沾满了一块一块的泥土印子。

    反观钱多多,一身亮眼的紫色套装,手挎了个名牌包包,干净利落,只不过此时美人的脸上梨花带雨,嘴里苦苦哀求着大家帮她报警。

    这么相比之下,大家更愿意相信钱多多,其中有一部人觉得更应该帮钱多多抱这个警,搞错了也没关系,只要博得美人一笑就好了。

    这时,人群中有人问道,“美女,她偷了你什么东西?”

    听见有人问,钱多多眼泪掉得更凶,抽抽噎噎地说,“手,手表!”

    如海毫不掩饰眼底的震惊,她完全没办法相信这会是正在发生的事情,她家夫人把手表交给她,让她带回家,可是下一秒又抓住她,说她偷她的手表。

    等她对上钱多多的眼睛,被钱多多眼里一闪而过的阴冷蒙住了。

    恐怕,夫人,这是在惩罚她,顿时,整个人如霜打的茄子,焉了下来。

    “美女,你确定吗?我已经报警了,你要确定她真的是偷了你的手表哦。”那名自以为做了好事的男人再三和钱多多确认。

    “是的。”钱多多重重地点头,脸上的泪水不间断地掉,如花美人愈发惹人怜惜。

    本来周围默不出声的人,开始悄悄地扫视如海,小声地议论,而不再挣扎的如海则脸色愈发苍白,她这辈子没这么难堪过,眼眸里不由地闪现些微恨意。

    不一会,两个民警赶到,在了解了情况后,反手压住如海,把她往警车上带,钱多多跟上去前,还不忘朝周围的人弯腰鞠躬,不停地说,“谢谢,谢谢你们!”

    做了好事的人纷纷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