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头,目送钱多多一行人上警车。

    丝毫没有人想起,这出抓小偷,存在着多少的疑点,全被钱多多的泪水给模糊了焦点。

    到了警局,民警把如海口袋里的手表拿出来,做了价格鉴定,所有的民警则被价格给吓了一跳,甚至通过鉴定,认出了这是今年的限量款白玉之表。

    这下子,如海的罪名更加深了。

    “莫小姐,这只手表还需暂留在警局做证据。”

    “没问题!”

    而就在这时,正在被民警盘查的如海,突然开口,“麻烦你们,我能打个电话吗?”

    钱多多抬起红肿的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如海,怎么?这是要搬救兵了?

    如海接触到钱多多的眼睛,立刻转开了去,哀求似的看着民警,被她看着的民警楞了一下,随后又扫了脸无所谓的钱多多一眼,点点头道,“可以,不过,按目前的情况,你喊谁来都没用。”

    “谢谢!”如海淡定地应道。

    拷着手铐的手摸到电话,按下了一串号码。

    隔得不是很远的钱多多,断断续续地听到如海和那头的对话。

    大抵就是希望对方能来一趟,是她的错,希望对方可以原谅她什么的。

    钱多多则轻描淡写地坐在位置上,没有任何紧张以及要走的意思,她倒要看看,会是谁来救如海,是她那个,冷漠的老公吗?

    这上一秒还在说你喊了谁啊,别以为喊了人来就可以出去啊之类的民警,在看见跨入警局门口的男人时。

    吓得眼镜都要掉了,其中一个民警急忙走进里面的房间里。

    不一会,房间里走出一个精壮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迎上进门的男人,“凌少,很久不见了!”

    凌奇扫了下警局里的人,扫到钱多多时,多停留了几秒,随后冷着脸说,“我是来保人的!”

    “您说。”男人亲自奉水到凌奇手里,正在办公的民警也都放下手里的工作,直勾勾地盯着警队这么小心翼翼对待的俊朗男人,不认识凌奇的,纷纷猜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听说,沈少的女佣许如海让你们当成小偷给抓进来了?”凌奇大方地坐进椅子里,接过警队递过来的水,顺手又搁到桌子上。

    那名精壮的男人一听沈少,这身子顿时一矮,笑笑地说,“那一定是误抓,这就立马给您放了!”话一落,正握着笔在给如海做记录的民警手一抖,笔尖戳破了如海的海字。

    如海被民警有礼貌地请出来,在凌奇的打量下,快速地解开如海的手铐。

    等如海恢复了自由,凌奇才轻抬下巴,淡淡地问,“怎么进来的?”

    如海低着头,轻飘飘地说,“夫人报的警!”

    “夫人”两个字,震惊了在场的民警,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钱多多,里面顺带着凌奇复杂的眼神。

    这在一旁当了很久的雕像钱多多,终于有了出场的机会,她笑咪咪地站起来,拍拍坐皱的衣服,顺手把搁在桌子上的赃物—手表拎起来,在众多民警囧囧有神的目光下,淡定地塞进包包里。

    “如海,下次再跟着我,可就不是上警局这么简单了!”

    等如海点头,钱多多才转过目光,看向凌奇。

    “凌先生,辛苦你,还让你费心来保我们家女佣,那就再多麻烦你一点,把她给送回去吧!”

    像在交代什么一样,说完,钱多多就在众多人的目光中走向大门。

    这身子还没有跨出去,手就被抓住,抬眼,对上凌奇冷冷的目光,“莫小姐,你就不解释一下吗?”

    钱多多盯着他的大手覆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一圈弱势的光圈就打了上来,哎,如果给他一个后翻,会不会最后没有后翻成功,她反倒被压扁?想了想,钱多多还是没有做这么冒险的动作,只是笑着说,“男女授受不亲,凌少,可以放开我了。”

    像是看准一放开钱多多,钱多多就会立马溜走似的,凌奇并没有就此放手,重复道,“你得给个解释,许如海是经过一定的训练才被精挑细选进沈家的,绝对不会做出偷东西的事情来,而你,究竟是为了什么,把她给报到警局来?”

    “我喜欢,行不行?”钱多多冷笑道,眼睛扫着他还握着她的手,“你要是再不放开,我要喊非礼了!”

    钱多多的一句“我喜欢”立马令警局里的民警脸色狂变,这女人是专门来闹场的吧?还是她觉得这么滴很好玩?

    凌奇则注意到她后面的那一句,轻描淡写地说,“放心,你现在就可以喊了!”

    私心还是认为,莫家千金,绝对没胆子在警局门口大吼大叫的。

    可惜……

    第15章

    可惜……这具尸体里的早就不是莫家千金了。

    “非礼啊,Y市的凌少非礼啊!!”钱多多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始喊了起来,临近街边的警局门口突然爆出这么一声喊声,作为街坊邻里,作为友好的路人,皆快速地看过来。

    警局也是无聊生活中,偶尔的戏剧场所啊,比如偶尔有人会拉扯着民警的手臂哭天喊地的,也有趴在警局门口不肯走,要怎么样怎么样的。

    而现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有非礼的戏码?

    凌奇唇角一抽,快速地放开还在哇哇叫的钱多多,冷冷地盯着眼前嘴里虽然喊着非礼,眼眸里闪耀着调皮的钱多多。

    一得到自由,钱多多咧嘴笑得欢乐,“多谢凌少放过!”

    说完,在众多掉了眼珠子的民警的注视下,轻快地踩着高跟鞋,挤过一群因她的喊声聚集过来的路人,旗帜高扬地甩头而去。

    而站在原地的凌奇,则被路人们指指点点,“没想到人模人样的,这么龌龊!”

    听见这话的凌奇,眼眸愈发地冷,嘴角又抽了抽,这个莫澜,和传说中的,简直差了不止几百倍!

    “凌,凌少,您确定她,她是沈家少奶奶?”警队壮着胆子上前,望着钱多多离去的方向,问道。

    “嗯!”凌奇应了个单音。

    “哈哈,还蛮可爱的。”警队一听,眼睛一亮,夸道,这钱多多从头到尾都一副淡定如神的模样,演戏也是七分入戏,让人容易当真,眼眸里闪过的几缕调皮则增添了她的灵气,本来就艳丽的脸,经过这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