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5

    全天下,只有一个人敢给他巴掌,也唯独眼前的女人敢给他巴掌,凤眼在一瞬间闪过一丝凌厉,却又消下去,沈皓厉伸出另外的脸,“你还要再打吗?打不打我都要告诉你,婚我不会离,念璃是你儿子,你是我妻子,至于其他杂七杂八的男人,我见一个消灭……”

    “啪。”话未完,一巴掌又扇了上来。

    放在钱多多肩膀的手快速地扣住她的脖子,拉近,薄唇就堵上她的红艳的唇,不顾她的挣扎,舌头顶开她的贝齿,狠狠地搅着她的口腔,吻得极其用力。

    有些无措的钱多多嘴唇一合。

    “唔。”沈皓厉猛哼一声,舌头被钱多多咬住,两个人脸贴脸,眼对眼,舌头咬着舌头,唇粘着唇,像是在较劲似的。

    “哇……”

    突然从旁边爆出尖叫声。

    昏暗的光线猛得照到贴在一起的两个人的脸上,钱多多狼狈地将沈皓厉推开,拼命地擦着嘴唇。

    “哦哦哦,亲亲哦。”苗苗人小鬼大地指着钱多多和沈皓厉。

    “啊……先生你的脸……”好大的巴掌印,如云把剩余的话咽进嘴里,胆怯又好奇地看着沈皓厉阴沉的眼眸,他的眼眸从钱多多擦嘴巴那里,盯到跟着苗苗而来的梁君身上。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沈皓厉冷声问道,所有人都纷纷相视,他问的“他”是谁啊?

    “我带来的。”走在前头的钱多多应道,她不应还好,一应,在场的人都要哭了,沈皓厉顶着两个大大的巴掌印,脸黑得如锅底,却又忍耐着不发火,结果眼眸所到之处,皆是寒冰。

    如云拉着一群萝卜头,急忙闪人。

    作者有话要说:昨晚我穿越了,穿越到四爷的怀里,然后今天滚回来了,回来给你们更文,眸哈哈哈哈……</。如果不出意外,未来的每一更都将是5千到6千的字哦,我拼了老命地写,免得有人说:您老有了新欢忘了旧玲厂,好吧新文那家伙,写起来鼻涕眼泪一把留的,太虐尿。,我承认我有一点眸,人家真的喜欢00000

    第94章

    有如云这个大厨在,外加钱多多这个小厨,一群孩子巴巴地睁大眼睛等着大年三十的晚饭,肉包子寸步不离地蹭着钱多多的小腿,左晃晃右晃晃,梁君由于手不便,只是帮忙递递盘子,但是他始终不能递到钱多多手里,因为沈皓厉顶着有巴掌印的脸,和肉包子一样,寸步不离地在钱多多身边,帮忙弄这弄那的。

    但是钱多多一律无视,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气氛极其诡异,刚才在后院,沈皓厉说的话全被她下意识地忘记了。

    他的爱这么廉价,她不稀罕,在她想要他的爱的时候,他不给,现在她不想要了,他却说他爱她?不是好笑得很吗。

    真当她钱多多是小狗?挥之则来,挥之则去吗。

    好在她没空去伤感这些,孩子们还等着大餐,她加快手里的速度,翻炒着手里的菜,今晚有鱼有虾有蟹有肉,有甜点还有汤,对于孩子们来说,简直是望尘莫及的饭菜,苗苗拉着烟烟躲在厨房门边上,闻着屋里的香味,看着那些平时没机会见到的食材,口水一个劲地咽,钱多多心酸地先乘了碗汤给她们喝,顿在她们前面,看着她们把汤给舔干净。

    “多多阿姨,谢谢你。”苗苗软软地道谢。

    “乖。”钱多多笑笑地摸摸她的头,端碗站起来,对上沈皓厉幽幽的凤眼,那双凤眼里蕴含着无限深情似的,一个劲地看着钱多多,特别是她的眼睛看过去时,眼眸里深了几分。

    钱多多只扫他一眼,就撇过眼神,倒油下锅,又开始炒起手里的菜。

    当钱多多把最后一盘辣子鸡装到碟子上,如云那边的西餐也弄好了,孩子们欢呼一声,冲进来,一个端着一盘,小心翼翼地往走去,把菜小心地放上桌子上。

    “多多,辛苦了。”梁君笑眯眯地凑进来,钱多多见到他熟悉的动作,就自动地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却猛地抵到一个人,钱多多下意识地抬眼看去,沈皓厉以一种姿态将她拥抱住,钱多多额头一黑。

    她现在完全要考虑一下,过完年还要呆在亭山镇吗。

    “阿姨,吃饭。”肉包子跨进来,滚到钱多多脚下,软软地抱住她的腿,眼睛眨眨地看着她,钱多多失笑地亲亲他的额头。

    抱着他往外走去,沈皓厉和梁君也跟在她身后,如云哭丧着脸哀怨地也走在他们身后,钱多多在炒菜的时候,沈皓厉一直跟着夫人的脚步帮她搭手,梁君美为其名说是来帮她的,结果总是帮着帮着就帮到夫人那里去了。

    她这个苦命的孩子,没男人疼没爹疼没娘疼。

    一顿年夜饭,吃得其乐融融,孩子们第一次吃到这么丰富的菜色,但是却不急不燥,让来让去,表现出孩子天真可爱,为人体贴的一面。

    院长吃着吃着,就掉泪了,被灯光映照的脸欣慰地点头,不停地对钱多多说谢谢,也非常感谢沈皓厉和其他人,吃完饭后,沈皓厉给每个孩子都包了大大的红包,“谢谢你们照顾我的妻子。”包给院长的时候,沈皓厉握着院长的手说。

    男人纵然冷漠,但此时的话却像水滴一样叮咚一声敲在钱多多的心头,她感到他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万千柔情,不及一眸。

    “你要珍惜多多,她是个好女人,真的是个好女人。”院长轻声地说道,眼神也随着沈皓厉看向钱多多,钱多多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却又不能在此时打断别人的话。

    “嗯,我知道。”沈皓厉低低地应道。

    这一应钱多多被他扰乱的心绪回归了,脑海里纷纷划过男人对她做的那些“好事”,他耍她的画面不停地在脑海里重复,那些事情纠结在一起,加上沈皓厉现在的态度,只是让钱多多愈发地想要逃离。

    她害怕沈皓厉的攻势,怕哪一天,她真会被他感动,然后再发现,这不过又是一场笑话。

    孩子们都很开心,不止能吃到很多好吃的,还可以收到红包,穿新衣服,肉包子拿出他的单车,要钱多多陪他骑,钱多多盯着直只到她膝盖的单车,一头黑线,最后,她把肉包子抱到

    单车的位置上,陪着他在院里玩。

    一群孩子也都巴着她的腿不放,跟得紧紧的,虽然这个大年三十没春晚,没有很富有,但是在美好孤儿院,则是一个最幸福的大年三十。

    钱多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