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7

    喊她,心慌意乱之下,她只能躲进桌子底下,瞪着眼睛看着她的床上被无数的石灰砸到。

    不,她不要,难道她重生就是为了要经历这一场地震吗?紧紧地揪住桌脚,桌子摇来晃去的,随时就要倒了。

    许多石头砸在桌子上,好像随时就要透过桌子直接砸到她身上,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紧紧地躲在桌子底下,脚下的地板碎成一块一块的,好几块直接砸到她的脚边,随着那些刺耳的哭喊声,钱多多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桌子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个脚,伴随着巨大的压力直接砸到她身上,钱多多抱着头,眼睛一闭,桌子直直地压在她的身上。

    亭山镇在经历过初三凌晨时分,地震时间为7分钟,大多数老旧的房子被夷为平地,包括钱多多在的那一处。

    ------------------------------------------------------------------------------------------------------分割线

    这个梦极其不安稳,有小孩的哭声有大人的哭声,还有周边走动的脚步声,她在黑暗中挣扎着,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

    难道她真的死了吗?

    “呜呜,妈妈,呜呜,爸爸……”如软的嗓音响起,震着她的耳膜,她浑身一颤,这是肉包子的声音,他怎么了?一直哭着。

    很想叫他别哭了,可是却发现眼睛睁不开,喉咙动不了,手脚都动不了,这令她极其恐慌,难道她成植物人了?不,她不要。

    但是她动不了却是事实。

    “老夫人,对不起,呜呜”如云也在哭。

    手被人握住,“如云,不是你的错,厉儿他,他…医生怎么说?”老夫人的声音悲痛的声音响起,她好像动一动让她们知道她没事,她还可以听见他们说话,还有,沈皓厉怎么了?医生怎么了?

    “呜呜,先生挡在夫人的身上,左手腕被石头砸到,会,会……”

    “会怎么样?你倒是说啊!!”中气十足的嗓音耐不住拖拖拉拉的回答,怒吼道,如云抖着嗓音应道,“骨折了,以后都不能用力了!!”

    睁不开眼却听到话的钱多多脑袋一轰,如云说的,先生挡在夫人身上,左手腕被砸到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徘徊,她在晕倒前确实是听到有人在喊她,只是没想到是沈皓厉。

    他竟然救了她。

    “厉儿是为了救澜儿。”老夫人悲痛地说道。

    “这孩子……”沈部长中气十足的嗓音带着隐晦的伤痛,“不知道他醒来后能不能接受得了,这样手相当于残废了。”

    “幸好是左手,澜儿能没事也是我们沈家的福气,厉儿看来对澜儿的感情已经很深了。”

    她没事?可是她为什么动不了,还有什么叫残废?沈皓厉的手究竟怎么了?难道没得救了吗?为什么要发生这种事情,他为什么要来救她?

    作者有话要说:收藏哦,不出意外的话,过两天就发章节了。

    都市婚恋《婚逝》

    婚逝简介:

    这个社会的离婚理由有千万种,

    她摊上其中的三种:老公外遇,小三怀孕,还有一种是什么呢?还有,要祝我亲爱的亲爱的,亲们,节日快乐搜,么么哒,我多么爱你们。百度

    第95章

    从听到那番话后,钱多多就一直处于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迷迷糊糊,神智不清的状态,身体重得如灌水,头也一直昏昏沉沉的,她总想着要爬起来弄清楚这一切,想知道沈皓厉究竟如何,可是她却睁开眼都困难。

    人在无能为力的时候,会瞬间脆弱许多,更甚至又了消极的念头,钱多多挣扎无果,无法清醒过来之下,害怕这是老天爷的惩罚,是不是因为她抢了莫澜的身体,抢了她的身体却妄想得到沈皓厉的心,还砍断柳青礼的爱恋,硬生生拆掉一对情侣,所以老天来惩罚她。

    “夫人怎么流泪了?是不是好痛啊。”钱多多的眼角鬓出泪水,如云拨开她额头给她擦脸的时候看到,一连串的泪水顺着鬓间滑下,如云半是疑惑地呢喃,按下房间里的按键,才一转头,就被钱多多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一跳。

    “夫人,您醒了?”语气难掩欣喜。

    “沈皓厉呢?”钱多多张嘴,嘶嘶干哑的嗓音。

    “先生在隔壁病房,你高烧刚退,别乱动,等下我带你过去,现在我得给老夫人打电话,说夫人已经醒来了。”如云欢喜地放下毛巾,拿起一旁的电话给老夫人打。

    钱多多忍耐地等着她讲完电话,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恰巧进门,一过来,手就搭在她的额头上,挑了下她的眼睛,钱多多顺从地任由他带着药味的手指在她脸上捏来摸去。

    “高烧刚退,不过不能大意,先换身衣服吧,这种天气,有汗水的容易感冒。”医生拉下口罩,对着在旁边听着的如云说道,勾完手里的病例表,挂好了他就出去。

    如云急忙上前扶住钱多多,“夫人,我先给你擦擦身子,好换衣服。”

    钱多多撑着手,感觉到手一直在发抖,浑身脱水似的没力气,要说她现在也没力气换衣服,便点点头,任由如云将她扶到配置的洗手间里。

    换好病服出来,钱多多靠在床上,动都不想动,她很少生病,在前世的时候,她很少生病,没钱只能一直当个健康宝宝,发烧感冒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但是她并不想歇着,她得去看沈皓厉,想着就动动手臂,病房门被打开,老夫人和沈部长风风火火地走进来。

    钱多多才开口喊了声老夫人,就被老夫人抱住,“澜儿,你终于醒了。”

    “不好意思,害你们担心了。”老夫人是真心疼爱她的,钱多多感受得到。

    “傻孩子,你没事就好。”圆润的手摸着钱多多的脸,老夫人温柔地看着钱多多的脸,“瘦了啊瘦了啊。”

    “妈,沈皓厉他……”钱多多没忘记在半睡半醒中听到的话,问出来之时,语气微微颤抖。

    老夫人表情小僵了下,和沈部长对视了一眼,才说,“厉儿没事,你不用担心。”

    老夫人的神情都落入钱多多的眼底,她微敛着眉眼,低低地说,“妈,他在哪里?还有,他究竟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