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8

    你得告诉我,别瞒我,我知道他是救我才……”

    沈部长叹口气,“也没什么,他的右手还好好得呢,就是左手以后可能就提不了重物了,但这不是残废。”

    提不了重物是什么概念,都不能提重物了还不是残废吗?钱多多眼眶一红,泪水滑落至脸颊,“我要去看他。”

    语气坚决,老夫人听了,即是欣慰又感叹,“他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也是要来看你,不顾护士的阻挠,拔了针头就跑过来,看见你的主治医生就抓着人家的领子不放,偏要人家说你没事他才肯放开手,结果这一放手,就晕倒在地上,至今还没有醒过来。”

    “澜儿,厉儿这孩子,对你这样上心,你们就别再互相伤害了。”

    坐在沈皓厉的病床边,看着那张俊美的脸纵然在睡梦中,依然紧敛着眉头,他的左手用木板夹着,白色纱布缠着,露出小半截的指头,就是这只说,把她从那堆废墟中挖出来,当他已经见到她的身子时,从半山高滚下来的石块正好砸到他的手,于是他的手就成这样了。

    愧疚和心疼在心底徘徊,钱多多趴在他肩膀上轻轻地哭起来,这个男人一旦深情起来,却是这样醉人心,她害怕极了。

    他不要这么好,真的不要,哭得忘乎所以,头顶被一只手摸着,钱多多若有所觉地抬头,一脸泪汪汪对上那双极其好看的凤眼,被那样一双眼睛看着,钱多多猛地擦干脸上的泪水,哑着嗓音道,“你醒了?”

    “别哭……”沈皓厉用指覆刮去她眼角的泪水,眼底布满柔情。

    钱多多承受不起他这样的注视,微微侧过头,躲着他的手指,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胡乱地擦了下脸,“你有没有感觉到哪里不舒服?我帮你叫医生。”

    “不用叫医生,我没事。”他只是砸到手,不是砸到头,至于为何会晕倒,是因为太担心了,加上神经一直紧绷着,才会晕倒。

    站起来,拧开桌子上的保温壶,倒出里头的温水,钱多多扶起沈皓厉,他乖乖地配合,坐了起来,靠着墙壁,凤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像是永远看不够似的,他每次生病都是这副模样,她即使见多了,依然还是没办法习惯,没办法将他和平时冷漠的沈少连在一起。

    “你为何会临时跑过来?”把杯子拿给他,他不接,只是看着她,她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于是只能坐到他旁边,把杯子凑到他唇边,他乖乖地伸头过来,抵住杯沿,就着钱多多的手,咽下水。

    等水润了喉咙,沈皓厉才说,“两天没看到你,我,我想你了。”

    随手拈来的甜言蜜语让钱多多有一瞬间的停滞,随后她淡定地把他喝完的杯子放回桌子,突然,她猛地抬头,“那梁君呢?”

    语气里那抹焦急令沈皓厉眉头敛起,眉眼里都是冷意,“谁知道!”语气不善。

    没理会沈皓厉的不善,钱多多一转身,手就被抓住,低头看着沈皓厉,沈皓厉也看着她,咬牙切齿地道,“他没事!梁家不会让他出事。”

    钱多多眯了眯眼,“怎么?你认识他?”她大约也知道梁君家里条件应该还不错,见他穿的衣服和带的东西都知道,沈皓厉认识他,奇怪,也不奇怪。

    “不认识。”沈皓厉赌气地哼哼。

    看他这副气哼哼的模样,钱多多有些新奇,却在看到他的夹着木板的手时,愣了一会,他知道他的手。。。。

    一直注意着钱多多的沈皓厉顺着钱多多的视线看过去,心咯噔了下,凤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伤痛,“我的手没事。”

    他说道,不知是说给钱多多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他这么骄傲,怎么会承认他的手已经成半残废了,这个在Y市叱咤风云的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提不起东西,那种无力感,钱多多就算不是很懂,也知道这绝对是个很大的打击,可是他却只是说了句没事?

    真的没事吗?“沈皓厉,你接受不了的吧?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道歉,跟我回家就好。”那一晚还在哀求她原谅他的男人,此时角色一反转,话倒是说得挺溜的,这个世间的感情就是这样,你来我往,谁付出得多了,谁就有资格要求多点。

    “……”

    钱多多没应他,因为她知道不可能,现在的局面,让她想逃,正在发呆当下,沈皓厉拉住她的手,钱多多盯着紧紧抓住她手腕的大手,动了动,想离开。

    沈皓厉的手却扣得更紧,“跟我回家。”

    依然还是这样说,眉眼里有着他的坚持和执着,钱多多叹了口气,她已经见识过这个男人的无赖了,为什么他们醒来,就要讨论这种话题,她不认为有哪里重要的。

    可是,对沈皓厉来说,很重要,他甚至是掉了沈少的尊严,就为了让眼前的女人回家,钱多多的沉默,沈皓厉以为,只是时间问题。

    -------------------------------------------------------------------------分割线

    Y市人民医院

    “先生……夫人不见了。”

    沈皓厉猛地坐起来,漂亮的凤眼惊慌失措,他明天就要出院了,把莫澜带回家,出院了,可是……

    “你在说什么?”

    哐当一声,床头上的花瓶碎得七八烂,如云缩着肩膀,硬着头皮道,“夫夫人,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有点少下章补回来。OO。。么么哒。。。

    第96章

    沈皓厉激烈的反应吓到如云了,如云急忙给老夫人打电话,趁着沈皓厉要下床,把医生和护士喊来,强制性地将沈皓厉拖回床上,他宛如被困的野兽一边喊一边挣扎,如云捂住耳朵,惊慌地站在一旁。

    直到老夫人赶来。

    “妈,她人呢?”他一把抓住老夫人的手,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恐慌,老夫人定定地看着一向骄傲的儿子,“厉儿,让她出去走走吧。”

    “妈,你在说什么?”沈皓厉不相信地问道。

    老夫人叹口气,缓缓地把钱多多昨晚说的话道给沈皓厉听,钱多多都差点朝她下跪了,只求她可以让她离开Y市,不要再联络,给她时间去散散心了,这样她纵然再不舍,也不能强留人家啊,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负了莫澜,人家没强求要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