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9

    就已经算很好了。

    “她只是去散散心,也许三年,也许五年,你能等就等,真不能等,我也不能再阻止你了,你若是不愿意等澜儿,想找谁就找吧,我不干涉你,澜儿说的没错,会弄到今天的地步,我也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的。”

    老夫人拍拍呆坐在床边的儿子,言尽于此,只是看见这样失魂的儿子,她的心也绞痛着,但木已成舟,只希望沈皓厉能尽快恢复心情。

    “她有没有说她要去哪里?”沈皓厉强作镇定地问道。

    “没有,你别去找她。”老夫人叹道。

    别去找她?呵……她真是够狠心的,不对,是他狠心,是他把这一切搞砸,也顺带地把她给逼走了。

    手覆上脸,沈皓厉低低地道,“知道了。”

    一丝泪水从指缝里流出,如云捂住嘴巴,无声地看着此时像被人狠狠打了几圈的沈皓厉,谁能认得出,眼前这个年纪轻轻当了少尉,在Y市独立掌控房地产方向,年少娶妻当了爸爸的男人,竟有如此狼狈的一面。

    ----------------------------------------------------------------------------------------------------分割线

    三年后

    S市木家村,以做木材为生的小村镇,一名穿着白衬衫,紧身牛仔裤的女人站在一间木材访前,指挥着在搬运的工人。

    “大块木板记得放最里面,别压坏了,陈利,你昨晚收的钱还做帐,今天记得做给我!”

    指挥完上车的木材,转身就拿着翘板狠狠敲了下正蹲在地上咬饼干的男人陈利,陈利喷了一嘴饼干屑,瞪了白衬衫的女人一眼,“都叫你别老是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敲我的头,看嘛,饼干都沾到木板上了,等下你又要我拿抹布擦干净。”

    白衬衫的女人,也就是从钱多多再敲了下陈利的头,“那你就别在这里吃,自己找罪受!滚去做饭!”

    “你这婆娘,我说你每次都这么嚣张,要不是看你是女人,我早打趴你了。”陈利骂骂咧咧地走进厨房,边走边回头咒骂钱多多。

    煮饭好吃的人是她,结果她成天不煮饭,就让他来煮,他一个糙爷们硬生生沦为煮饭夫,笑死街坊邻里了,早知道就不和她合伙做生意了。

    钱多多好笑地看着关上的厨房门,转身喊了一声还在打瞌睡的司机,“老余,该出门了,别睡了。”

    “钱姐,余师傅这么厉害,睡醒了就能立刻开车。”小工关上后车门,上了卡位,拍拍手,对钱多多说道。

    钱多多抿唇笑道,“十几年老司机,睡醒就能干活是本事。”

    “艾玛,小钱,你别笑,这群小子都流口水了。”余司机背着个小包走出来,看着钱多多一笑板脸就教训道。

    “余司机,你怎么老笑话我。”钱多多从抽屉里取出路费钱给余司机,眉眼微扫,喃道。

    “你别这么看我,陈利和姓梁那小子你总得在他们中间选一个,都快27了,也不为自己着急着急。”余司机接过钱,往小包里一塞,顺手从柜台上抓了一把棒棒糖,也塞进包里。

    钱多多呵呵一笑,“不急不急。”说着低下头,整理抽屉里一天的收成,这心里咯着一个人,来再多优秀的男人,同样都让她觉得不合适。

    “哟,说曹操曹操就到。”余师傅在门口怪叫起来,钱多多听到后,抬头,果不其然就见一辆熟悉的黑色奥迪停在门口,在黑幕下,梁君那张俊秀带笑的脸就出现在车前。

    “你怎么来了?”眼见梁君礼貌地和余师傅打了声招呼,边朝她走来。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梁君笑笑地靠在柜台前,眉眼扫着在灯光下艳丽的脸,这两年来她生活得极为自在,活得比更认识她的时候,更加滋润,有朝气,最主要是她依然那么漂亮,漂亮到他连女朋友都不想找,只想守着她,当然了,守着她的岂止是他一个。

    “什么日子?”钱多多反射性地问道。

    “什么日子她都不会跟你出去的,天天找这种借口你有意思吗?”梁君正站稳身子想说话,从厨房里冲出来拿着锅铲的陈利,看那气势汹汹的模样,是要和梁君打一架吗?

    “请放下你手里的武器,煮夫。”梁君哼了声,故意加重了语气。

    “能煮饭给她吃是我的荣幸!!”陈利挥舞着手里的锅铲,恨不得一个锅盖就把眼前图谋不愧的男人打飞出去。

    “可惜可惜,你从来没吃过她煮的,我就吃过。”梁君一脸惋惜地继续用话刺激陈利。

    “行了,你们两个别吵了。”钱多多头疼地看着跟前嚣张跋扈的两个男人,“不管什么日子,我都没兴趣,还有,你快去煮饭,要饿死了。”

    被她一吼,两个人都静下来,拿眼瞪着对方,一副不甘示弱的模样,最后陈利哼了一声,还是乖乖地滚进厨房,留下梁君和钱多多。

    “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梁君顿了顿,才略为哀伤地说道,钱多多锁柜子的手一顿,抬眼看他,“对不起,我忘记了。”

    “呵,我知道你不会记得的,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和我去吃顿饭吧。”梁君眨眨眼,邀请道。

    钱多多沉吟了下,这两年,梁君帮了她不少,她也拒绝了他不少,拒绝是因为不想给机会,但是他生日来邀请,她再怎么不愿意,也不好拒绝。

    朝陈利打了声招呼,无视陈利在身后挥着锅铲发飙,她钻进梁君的车里,坐在副驾驶上,静静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小路。

    木家村位于比较偏的地区,虽然不至于落后到贫困,但是这里还是保着小村小镇的淳朴,晚上一到,万家灯火亮起,路边黑漆漆的,无半点路灯,靠近菜田还有着青蛙叫的声音。

    “你还忘不了他吗?”梁君打了个方向灯,眼角扫了下钱多多,问道。

    手放在安全带上,钱多多眯眼,并不回答他的话,因为这是事实,她没忘记沈皓厉,或者终其一生都不能忘记。

    “忘不了为什么不去找他?既然不愿意去找他,那就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我不介意养着心里有别人的女人,当然这个女人只能是你。”梁君决定今晚把话说开,他是还年轻,但是家里不允许他再继续玩下去,总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