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0

    下来的。

    “你别白费心机了。”不喜欢受他约就是因为他总是在挑明两个人如今当朋友的关系,比起陈利,梁君犀利得多,两年前那个可爱的俊秀男孩,随着年纪的成长,和渐渐掌控着家族事业,渐渐得已经不再那么可爱了,在商场上混久了,人都是会变的。

    “……”又是这句话,梁君暗地里翻翻白眼,钱多多这个女人刀枪不入啊。

    车子驶出木家村,来到S市中心城,中心城终究有中心城的氛围,坐落大厦,超商,名牌街,步行商业街,和Y市的繁华不相上下。

    “这家酒店的东西好吃。”把钥匙丢给泊车小弟,梁君领着钱多多进门,手有意无意地想去钱多多的手,都被她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钱多多极少到酒店吃饭,低下头看了□上的穿着,还算过得去,换成平时她都是穿着大大的运动服在木材行里忙碌的。

    到了酒店的三楼,一名服务员就上前把他们领到靠窗的位置,点好菜后,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坐着,相比钱多多的淡定,梁君眼睛则一瞬不瞬地看着钱多多,眉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迷恋,两年啦,他没想到他还能一直喜欢这个女人,甚至到现在还不肯放弃。

    “吃完饭去看场电影吧。”梁君邀请道。

    钱多多从夜景中转回头,低低地说,“电影就不去了,不过你的礼物,我明天给你准备,你记得来拿。”

    “我不要别的礼物,你知道我要什么的。”梁君再一次重提钱多多不想继续的问题。

    不远处,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眯起一双凤眼,紧紧地看着前头面对着他这方向的女人,连对面在说话的助理都觉得他的神情有些不对,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看向钱多多的位置。

    这一看,还得了,这女人不是总经理桌面上的相片里的女人吗?听说那是经理离家出走的妻子,经理一直在等她回来,没想到。

    “经理……”助理正想开口,就见沈皓厉站起来,他急忙再看向钱多多的位置,那名女人也站了起来。

    感到有些窒息的钱多多抱歉地站起来,说了声我去趟洗手间,便往洗手间走去。

    进了隔间,她坐到马桶上喘气,梁君逼得太紧了,她甚至要考虑是不是该装装东西再次离开,但是今晚是他生日,总不能就这样落跑吧。

    她哪里需要上洗手间,水又没喝,只不过是来喘口气而已。

    拉开洗手间的闩头,脚步刚跨出去,一个人影就罩过来,将她又推回隔间,她脚没站稳,屁股顺势坐回马桶,心慌之下,一个高大的人影挤了进来,吧嗒,门闩落锁。

    “喂,你……”待借着些许光看到跟前的男人朦胧的脸,钱多多便说不出话来了,直愣愣地仰头。

    沈皓厉俯身,吻住那张小巧红润的嘴巴,趁她呆呆的时候,将她推靠在身后的马桶背上,舌头长驱直入,搅着口腔里粉嫩的小舌,深情地舔咬她的唇瓣,凤眼微微眯起,里面印着的是朝思暮想的女人的脸。

    从他吻上她,钱多多就回神了,即使时隔两年,他的唇抵上来的悸动却依然令她浑身颤抖,他也察觉到她在颤抖,伸手从她的胳膊下将她抱起来,在狭小的空间换了个位置,他坐到马桶上,而她,坐在他腿上。

    随着唇舌愈发地深入,钱多多无力地挂在他身上,男人的手也随着从她的衬衫下摆伸进去,沿着腰型往上,在她的胸口处徘徊。

    修长的手指像是有魔力似的,每到一处就令她颤抖得更厉害,“唔。”锁骨处传来疼痛,钱多多闷哼一声。

    朦胧中,隔壁的水声停下。

    而在她胸前亲吻的头颅却依然在她的果实上打转,打得她忍不住想喊出来,“唔,放,放开我。”

    推桑着跟前的头颅,钱多多喘息地喊道,抵在她大腿的硬物隔着衣物像是要把她给烧焦。

    “我终于找到你了。”沈皓厉停下动作,抱住她还在颤抖的身子,沉沉地说道,钱多多浑身一震,手却用力地搂紧男人的脖子,眼睛对上他的凤眼,眉眼里都有着化不开的眷恋。

    “你没找女人?”虽然在这里温情下,在这个环境下,问这个问题不太合适,但是钱多多依然问道。

    “我在等你。”沈皓厉又把她搂紧了几分,他除了等她,没有其他的时间可以去找别的女人,本以为会一直等下去,没想到……今晚就让他遇到了。

    “骗人。”钱多多瞪了他一眼,骗人才出口,嘴唇就被他咬住,“禁欲了两年,我快憋死了。”

    红晕猛得窜上脸颊,钱多多推开他的脸,啐他,“不要脸。”这个色/狼,难道就想着她的身体吗?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沈皓厉一连说了三个我爱你,配上他温柔深情的眼眸,恐怕再也不能逃了,想逃也逃不了。

    “你会爱我多久?”钱多多不确定地看着男人的眼睛,沈皓厉轻轻一笑,“一辈子够不够?”

    “砰砰”门板被踹了几脚,随后响起一道醇厚的男声,“还不出来?一分钟够不够?”

    呃……

    钱多多和沈皓厉对视了一眼,急忙从他腿上跳下来,都忘了,这是在洗手间,沈皓厉站起来,立刻就楼住她的肩膀,不容她逃脱地拉开门闩。

    洗手间里,真壮观,几个美女惊慌地看着沈皓厉,带头踹门的保安一见钱多多和沈皓厉,嫌弃地瞪了一眼,“这是公告场所,想要办事请上四楼的套房。”

    钱多多扯着干硬的笑,想从沈皓厉手腕下离开,沈皓厉则按着她更紧,凤眼微挑,异样地性感,“我们这就去,走吧,老婆。”

    他这副姿态,红了在场女性的脸,那些个美女盯着他欣长的身材,忘了惊慌,均悄然咽了下口水。

    保安愤恨地看着扬长而去的一对狗男女。

    真是不要脸。

    钱多多也这么觉得,于是一出洗手间,她就推开沈皓厉,对他说,“抱歉啊,我今晚有约。”

    凤眼眯起,有约?和那个小子,跨前两步,右手紧紧地扣着她的肩膀。

    “喂,你干什么?”钱多多挣扎间,已经被沈皓厉扯进就近的电梯里了,不等她挣扎着出门,电梯门阖上。

    她挣扎了一下,眼睛却被沈皓厉按楼层的左手吸引住了,她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