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2

    前,扑到钱多多怀里,小脸往钱多多胸部蹭个不停,沈皓厉那双凤眼一眯,肉包子就被拎包子似的,拎到旁边的座位。

    一天换三四套婚纱已经够累了,被肉包子一蹭勉强还有点精神,沈皓厉一靠近来,还喜欢上下其中,十足百年没吃饱的饿狼。

    钱多多烦躁得几天脸都是黑,父子两看她脸色,都不敢太放肆了,如云看在眼底笑在心底,每次和老刘八卦就说,“先生就是一只大狗,少爷就是一只小狗,夫人那是骨头,先生和少爷看到夫人,就想扑上去。”

    这么一比喻,脑海里自动出现沈皓厉化成一只大狗,还是黄毛的,摇晃着尾巴趴在钱多多腿上,一想到就十分恶寒。

    这边一想到肉包子像一只小小的吉娃娃抱着钱多多的小腿,吐着舌头,就觉得,好可爱啊啊,少爷胜先生一筹!

    而在钱多多这里,这一大一小都一样的烦人,她压根就没想到沈皓厉褪去冷漠的神情,是这样一副不要脸的样子,她觉得自己眼瞎了好么。

    但是按照如云的说法,沈皓厉其实以前就不是那种冷漠的男人,他会笑会闹,除了发脾气时,工作时的严肃,平时在家里是个很有情调的男人。

    至于他后来为何会改变性格,如云颇有避忌地跳过,钱多多笑笑,不用她说也知道,和木琉璃有关,这个女人死后折磨沈皓厉不够,连她这缕孤魂也一同折磨了。

    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钱多多穿着简便的服侍,看了眼楼下沙发上坐的两个人,沈皓厉和婚礼策划师,为了确保明天的婚礼不会出差错,沈皓厉一遍又一遍地和策划师确认流程,而这一切,钱多多均没有参与,她只是作为一个新娘子,完成她该做的任务。

    沈皓厉全部包揽下来,从小到大的关节他都卡得紧紧的,认真的神情让钱多多失神,两年前,沈皓厉的脆弱和穷追猛打,让她伤痕累累的心不敢接受他,甚至是有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

    她想每个人都可能有这么一种经历,如此努力地想要完成一件事,或者得到对方的感情,在不知道失败为何物时,横冲直撞,埋头向前,直到碰到钉子,伤得遍体鳞伤,尝到失败的滋味,便会想要退缩。

    她就是这样,所以沈皓厉即使在那时救了她,为她而受伤,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试问她一个孤儿,在人世间无情无故,有这样一个男人为她,何况还是她爱着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可是就是因为太震撼了,再加上他之前那么伤她,两种极端的做法,让她不敢相信,却有亲眼看到现实。

    最终,她选择离开他,所以才去求了老夫人,求她放她走,让沈皓厉不要去找她。

    两年时间可以淡掉许多东西,淡掉许多感情,如果有运气的话,还能重新来一份感情,钱多多的离开,梁君出了不少力,以防沈皓厉不听老夫人的话,私自来找她,梁君就想了个法子,把她藏到S市去,还藏在木家村这个偏远的木制村里。

    并帮钱多多出了第一笔费用,让她和从小在木家村张大的陈利搭伙开了木材行,两年多,钱多多攒了不少的钱,她没忘记她欠沈皓厉的那笔债。

    但是同样的,她忘记不了沈皓厉,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这辈子没有任何男人可以让她有这么深刻的情感,凌奇不行,梁君不行,纵然是后来为她沦为煮夫的陈利也不行。

    曾经有人说过,有人一眼就是万年,她在想,她对沈皓厉是不是也是一眼万年呢。

    但她忘不掉他是事实。

    所以在酒店里和他相遇时,她来不及思考要不要跟他走,却被他给吃干抹净,直到后来他抱着她一直在喊我爱你,这三个有魔力的字就在她心底生了根,直到这个男人把她带回Y市。

    “在想什么”身后突然贴上来一具身体,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令她缩了缩脖子,“没什么,你们谈好了?”

    她看到策划师抱起资料在如云的礼貌护送下,出了门。

    “谈好了,真期待明天。”精瘦的手臂搂紧她的腰,把大半的身体重量靠在她身上,她不得已只能紧靠在栏杆上。

    而他嘴里的真期待,令她发笑,“这不该是我说的吗?”一般只有女人才会说这种感性的话。

    “你还不明白,我等这一天,等了两年多,一直咬着牙,不敢去找你,我在想,如果撑到第三年,我和你还是没有相遇,那么我就会去找你,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把你带回来。”温热的嘴唇贴在她耳边,说着这世间最动听的话。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看清自己的心,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钱多多转过身,搂住他的脖子,望进他带点愧疚的凤眼,“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重要的是未来。”

    何况,木琉璃这三个字,至今还是根刺,钱多多不想去挑开。

    “嗯,未来,我的莫澜。”沈皓厉紧紧扣着她。

    钱多多依偎进他怀里,心底默默地说,是你的多多。

    ----------------------------------------------------------------------------------------------------------分割线

    这是一场浩大的婚礼,Y市唯一的情人码头,停靠着数不清的名牌车,离婚礼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受到邀请的客人缓缓步入美轮美奂,无比庞大,象征着权利和金钱的豪华游轮,在这艘游轮上,所有人都变得极为渺小。

    司仪站在船头,一头发蜡打得油光的发丝紧紧贴在头上,却依然挡不住海风的肆虐,抱着誓约经的他,几经要站不稳,从船头这个让人无比仰望的位置上滚下来。

    没有人看到他的囧境,大家纷纷望着新郎新娘的入口处,仰高头,企图从前面挡住视线的头颅看到半点画面。

    结婚进行曲慢慢响起,由远而近。

    期待了许久,等待了很久的司仪和众位宾客终于看到一身白色婚纱的钱多多左手捧花,右手勾在沈皓厉的手里,身后是三米长的拖裙,几个可爱的小孩穿着粉嫩的裙子,小小的西装拉着钱多多白色的长拖裙。

    沈念璃怀抱着花篮,跟在钱多多身后,粉嫩的小脸笑眯眯的,肉圆圆的小身板走得有模有样。

    唏嘘声此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