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3

    彼落,俊男美女人人都爱看,更何况是长相绝对是在普通人之上的莫澜和沈少,陪着那让人觉得敬畏的身份背景,只能让人羡慕妒忌恨。

    女的巴不得自己是莫澜,男的巴不得自己是沈皓厉。

    司仪在快支撑不住时,这对新人终于走到他面前了。

    他整顿了下自己,令他的身姿在船头愈发地令人敬仰,随后司仪翻开他手里的誓约经,看了眼钱多多和沈皓厉。

    “现在我们一同在海面前进行结婚的誓约。我要分别问两人同样的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很长的问题,请在听完后才回答。”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新娘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钱多多不由自主地看向身边的沈皓厉,俊美的侧脸朝她微微一侧,性感的唇角微勾,凤眼里弥漫着深情,对着钱多多说,“我愿意!”

    司仪转向钱多多。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新郎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她的心扑通跳个不停,站在游轮上,好像太阳就在她眼前,轻柔的海风吹过她的耳边,让她响起,美人鱼的故事。

    美人鱼最终化成了泡沫,但她没有,眼前这个男人,此时深深地看着她,凤眼里纵然自信,却尤带着害怕,在等她的回答。

    唇角含笑,钱多多也看着沈皓厉,在他无声的催促下,点头道,“我愿意!”

    全场爆出热烈的掌声,沈皓厉欣喜地一把抱住她的腰,抱着她在大家面前转了个大圈,钱多多尖叫了一声抱住他的脖子,看着他在阳光下的笑脸,她也觉得幸福。

    “新娘新郎请交换戒指!”司仪低沉的嗓音响起。

    沈皓厉把钱多多放下,从旁边递过戒指,眉对眉,眼对眼地给钱多多戴上,戴上后还亲吻了下她的手指,看着他的动作,钱多多脸都红了,从旁边递来的盒子里,取出同款较大的戒指,在沈皓厉布满期待的凤眼里,抿唇给他戴上。

    这才刚戴上呢。

    她的小嘴就被他俘获了,满头晕眩下,她只听到司仪说,“我还没说呢,你就先吻上了!”

    在场的人轰然大笑。

    丢捧花时,钱多多是闭着眼睛丢的,丢完后她立刻就转身看去,却见在场的人唏嘘一片,纷纷让道。

    看到让出来的道里站的人,钱多多呆了呆。

    男人接到捧花会如何?

    也是下一个新郎吗?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想看凌少番外的在下一章。

    新文求收藏:

    都市婚恋《婚逝》

    不收藏我会哭的哦,我真的会哭的哦。~呜呜呜……····

    第98章 番外(凌奇)

    凌奇觉得他的人生有点悲剧,为什么呢,在曾经心爱的女人和一起长大的兄弟的婚礼上,他竟然接到捧花,一般接捧花的,不都是女的吗?

    他当时在干嘛?为何会伸手,然后,捧花就落在他手上了。

    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回国了,凌少的大名似乎都要被人遗忘了,在看到他接到捧花那一刻,在场的女性都隐忍着要笑不笑,又带点不甘的神情看着他。

    偏偏,准新娘还说,“凌少,你这是要把自己嫁出去的节奏吗?”

    忍着不敢笑的女人终于哄堂大笑了,生平第一次,他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不,直接跳海算了。

    “哎呀,这束花应该是我的。”突然从人群中蹦出欢快的一句话,大家寻着那声音看过去,凌奇自然也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紧身黑色长裙的女人抚媚地走出来,语气却欢脱得让人无法想象她的气质和她说出的话是一个人。

    “我刚才就站在这里,你的旁边,以新娘抛花弧度是一百八十度,从新娘到我这里的距离正好是一百八十度,而你,只是手长,碰到捧花而已,所以这花是我的。”她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展示给大家看,那双白皙的小手在被海水印着。

    “噢,既然是你的,那么就还给你。”凌奇见她这么认真,不由地上下打量她,难道她嫁不出去,还是期望今年能嫁出去。

    “你都捧到了,我也不想要了。”女人哀怨地一说,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裙子在空中滑出一条优美的弧度。

    凌奇愣了愣,既然她不想要,那么开这个口干嘛?没看到在场的人都看着他和她吗?看热闹似的,他今天不是新郎,是失意人。

    “不过,你既然捧到了,说明你要嫁出去嘛,本来是我的说,那么你就嫁给我好啦。”女人调皮地一笑。

    唏嘘声在人群中炸开。

    凌奇像是被人耍了一圈似地看着那女人,旁边猛地爆出一声大笑,是钱多多的。

    “凌少,这有人娶了,你就嫁了吧,男人留来留去留成仇啊。”准新娘的话让在场的人又是一声大笑,凌少两年前离婚,随后听说出国去了美国,也没有听到他再婚的消息,此时出现在沈少的婚礼,这一没带女人二没带妻子,一看就知道,还单身着呢。

    “为了不让你留成仇,你就嫁我吧。”柳轻惠笑闹地看着凌奇不善的脸色,其实她刚开始也是逗逗他而已,没想到新娘这么给力,她就顺着新年的话逗下去。

    “……”

    凌奇眉眼微弯,看着跟前和钱多多一唱一和的女人,轻笑,“你从哪里追到这里来?找到这么个烂借口就要嫁给我?”

    凌少有魅力人人知道,风流种子一个,大把女人前赴后继,就只为了能爬上他的床,于是他这么反击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哟哟,是你嫁给我,不是我嫁给你,别搞错了。”被他那么一问,柳轻惠有一瞬间的呆滞,随后她又伶牙俐齿地反击道。

    “如果你不是追着我来,在场那么多男性,你想嫁都可以随手挑一个啊,就这么巧,挑上我?”凌奇挑眉,行,他完全是认定了眼前的女人就是为了博他注意而故意这么说的。

    “在场这么多男性,只有你一个人捧花了呀,你恨嫁,我恨娶,不正好是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