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4

    一对。”柳轻惠不怕他抹黑她,游刃有余地回答。

    那句恨嫁恨娶让在场的人再次哄堂大笑,纷纷都附和柳轻惠的话,“是啊,凌少这是恨嫁了呢。”

    “我说难怪呢,怎么和我们抢捧花,这可是绝无仅有的。”

    “是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接捧花。”

    这议论啊,纷纷,这议论啊,多多,凌奇皱着眉头,把手里的烫山手宇随意塞到身边的人手里,把那挑了话题的长裙女人拉扯离开。

    找了个没什么人的角落,凌奇把柳轻惠墙上,手抵在她跟前,语气不善地问,“我和你有仇吗?还是我曾经拒绝过你?”

    柳轻惠眨眨眼睛,无辜地摇头,“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耍我?”凌奇一头黑线,再问。

    “好玩。”

    轰——凌奇脑袋那根玄断了,“好玩你就这么耍我啊?捧到捧花我已经够囧了,你还耍我,你老爸是谁?”

    “你问我老爸干嘛?在家种田呢。”柳轻惠不为他情绪所影响,语气淡淡地说,凌奇简直要疯了,这是哪来的女人?

    如果是在别的场合,他一定会展现他风流的一面,和她好好耍一耍,可是这是在她的婚礼上,他只是想希望安静地看完这场婚礼再偷偷地离开,谁知道都被那束捧花和眼前的女人给毁了。

    “喂,男人要有点风度。”柳轻惠见他头顶冒烟,忍不住安抚道。

    “去你的风度!!”凌奇恨恨地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