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6

    言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陛下,你我好歹也是表兄弟一场,我见不得你死,幸得太上皇看在睿太子的份上饶你一命,服下这药后你的记忆会尽失,武功也会尽失,身体会变得很差,甚至……说不出话,但你好歹还活着。你会变成这样心狠手辣,是我这个做表兄的没有看管好,但你已经弃我言家不顾,还多次敲打,到了这个份上,言陌已是仁至义尽了……”

    很快将来龙去脉弄清楚,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是再见到谢汝澜的这一瞬间,他的记忆回来了,他也能开口说话了,但他更在意的是谢汝澜比他上次见到时的精神好了许多,就好似初见那会一样,充满着朝气。

    可见没了他,谢汝澜过得很好。

    很快他听到了谢汝澜的声音,谢汝澜问他怎么了……

    但是这不会是谢汝澜对他会有的态度,萧潜下意识地摸到脸上去,很快反应过来,他的脸也被换了!

    从未想过会有朝一日,相见不相识。

    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谢汝澜不认得他了,也就不会害怕他了。

    人总是要到临死前那很短的一瞬间,才能想明白很多事情,萧潜知道自己做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他到底选择了沉默。

    之后玉姑姑冲过来,跟谢汝澜撒谎,说他是个哑巴,是太上皇从民间找回来的睿王世子。

    谢汝澜听到后没什么反应,倒是有些可怜的看了萧潜一眼。

    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萧潜,见他不能说话,身体虚弱,才会可怜他,多给他一星半点的注目。

    谢汝澜很快被他的师姐带走了,因为今日是他成亲的日子,而萧潜是来做客的。

    萧潜清楚看到慕容婼说起成亲时,谢汝澜眼里都是笑意,那时脸上的笑容是萧潜从未见过的,但他也知道也许等一下谢汝澜就要换上一身红衣,同萧邢宇成亲了,却永远不会再想起他这个恶人。

    萧潜没有挽留,他觉得够了。

    再多看这一眼,这一世都值了。

    ……

    终是到了这一刻,谢汝澜换上明艳婚服,戴着贵重的金冠,一生中最好看的一次,在慕容婼的陪伴下来到了萧邢宇面前,之后二人拜堂,在众宾客的欢呼祝福下,结成夫妻。

    免不得要被留下来喝几杯,婚宴上来的人特别多,谢汝澜又是男妃,跟在萧邢宇身后到各宴席间走动,但他人不知道他喝的都是水,其他人也不敢逼萧邢宇这个有名有实的摄政王,二人很快回了布置得一片喜庆的新房去。

    梳妆打扮折腾了一日,届时已是天黑。

    萧邢宇与谢汝澜喝过交杯酒,便安静地看着谢汝澜进食,忍不住笑着同他说:“阿宁今日真好看。”

    真到了成亲这一日,谢汝澜还没反应过来,这婚礼就过去了,一辈子就成亲这一次,他现在还懵着,还是萧邢宇怕他饿了,叫他快些吃些东西填填肚子。

    听了萧邢宇的赞美,谢汝澜亦笑着应道:“你今日也很好看。”

    谢汝澜每每同他说话,声音软软的,皆是甜到心尖上。

    听得担忧紧张了一日的萧邢宇可算松了口气,叹道:“你我今日成亲了,婚宴开始我就紧张,但还好,从今往后昭告天下,你我之间就是有名有实的夫妻了。”

    谢汝澜还是有些迷糊,说道:“今日好像做梦一样,我们这样就算成亲了吗?”

    嘴里很快被塞了饺子进去,看着谢汝澜两腮鼓鼓的,煞是可爱,萧邢宇好笑道:“还不算,今日你我已经拜堂了,喝了交杯酒,还差洞房呢。”

    谢汝澜:“……我想今日已经会是我一辈子都的日子,可是我现在还有糊里糊涂的。”

    “待会洞房,你就不糊涂了。”

    萧邢宇直觉面前的人可爱极了,偏偏在大婚之日迷糊,平常也是精明得很的人,忍不住伸手却捏捏对方脸颊,心中早已感慨不已。

    去年这时候他们关系似乎才有了进展,谢汝澜待他还有些冷冰冰的抗拒着,到了今年,他们已经成亲了。

    简直如梦幻一般,萧邢宇如今也没完全回过神来,只觉得今日笑得几乎傻了,脸都僵硬了,心底是极其愉快的。

    但谢汝澜一日差不多都是傻乎乎的,恍惚一下就过去了一日,萧邢宇今日忙上忙下累极了,回到了婚房中还要照顾他迷糊的王妃,可真是哭笑不得。

    “唔……那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吗?”

    谢汝澜选择性没听进去萧邢宇那句明显暗示着他今夜才是重头戏的话,一双水眸眨巴眨巴盯着萧邢宇看,想个急求肯定的小孩子一样。

    他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像飘到了云层之上,急需有个人来告诉他,他和萧邢宇已经是夫妻了这个事实。

    准备了这么久,从无名无分给萧邢宇占便宜到了现在有名有实的正牌王妃,谢汝澜感觉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萧邢宇见他那俏生生的模样十分讨喜,忍不住探头过去亲吻他的唇角,之后慢慢分开,神色认真地同他说:“是啊,阿宁以后就是我萧邢宇的王妃了,唯一的王妃,我会陪着你渡过余生的每一日,我会待你更好,直到天荒地老,我都会陪着阿宁,但阿宁记得,不要先我一步走了。”

    他说着说着,眼神里竟多了许多担忧,抬手轻抚着谢汝澜的脸颊。

    他知道谢汝澜上一世不到而立便离世,这一世会如何……

    他猜不透。

    但一定会尽全力守护着谢汝澜。

    ——从今日起,谢汝澜就是他萧邢宇名正言顺的王妃。

    这个事实说出来,真叫人甜到心尖上了,萧邢宇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含情双眸贪恋地看着眼前的人。

    这是他的王妃,是他的爱人,是他这一生的责任与至爱。

    谢汝澜此时慢慢回神,体会到了小鹿乱撞般的心情,心中更多的居然是苦涩,包裹着阵阵甜蜜,朝萧邢宇点点头,勉强笑了笑,哑声道:“萧邢宇,谢谢你。”

    不知不觉间眼底已慢慢湿润,若是今生没有萧邢宇一直不离不弃地帮他爱他,谢汝澜恐怕早已死了,成了天地间的一缕孤魂。

    他的一生,幸或不幸皆因萧邢宇而起。

    幸运的是最后他还是得到了幸福,得到了一个全新的家,而这些都是萧邢宇给他的。

    忽然间房门被人敲响,萧邢宇不得不松开谢汝澜,也觉得今夜话题有些沉重了,是他今日太过紧张了,心想还是放轻松一点好,看他都将谢汝澜弄哭了。

    “我去看看,阿宁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

    萧邢宇吩咐下来,谢汝澜乖巧点头,擦了擦眼角泪珠,看着他出了房间去,还是遏制不住在无人之处勾唇笑了起来。

    真好,今日是他与萧邢宇成亲的日子。

    季枫来找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