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你爱我吗

    【h】青伤 作者:合欢
    第二十二章你爱我吗
    接下来好几天,亦柏和苏清风之间的气氛都怪怪的。
    尽管亦柏拼命装作若无其事,但言语神情间闪烁的警惕与猜忌说明了一切。苏清风是聪明的,但是被动的。只要尚未发生的一切,他都可以当作不存在。
    只是低落的情绪下,一根根燃尽的烟,试图掩盖尚未言及的秘密。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她的笑意不及眼底,整张脸显得牵强附会。
    他没看她,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半晌才答:“想吃什么,就点。”
    她没再吭声,重新躺回床上,刷起了视频。
    这样的沉默已成常态,或许以前他也是这样,亦柏发现自己记不清了。他是怎样的性格?爱聊什么话题?直到这刻,亦柏才后知后觉到,自己其实并不了解他。最初认识的他,是温柔体贴的;渐渐熟络后,发现其实他也有不善言辞的一面;在床上他又是粗暴甚至有点凶残的另一副模样;独处的大部分时间里,他沉默寡言,神情涣散。
    但是沦陷在爱情里的女人,将对方的一言一行都当作是恩赐。
    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所有的记忆都充斥了裸体相拥的激情。荷尔蒙成为毒品制成的香水,迷惑了所有的理智。
    那些头发,静静窝在白色被单上的一根又一根红色头发,是女生与被单相亲的证明。
    这些头发令亦柏瞬间从激情里退出,仿佛潮水从身侧褪去,只余下一身清冷月晖。
    这些天,她细致入微地观察着、试探着,尝试拼合他与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相背离的所有迹象,粉饰成心中深情恋人的形象。
    用后来章张夕的说法就是,自欺欺人,粉饰太平。
    但亦柏认为,与爱人之间的一切前提,都建立在无条件信任的基础上。因此没有哪个恋人,会怀疑对方的忠诚,否则爱就不会建立。当然,这个想法在这一刻或许只有些动摇,但那件事发生之后便彻底坍塌成残骸。
    这天,苏清风在洗澡,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响起。亦柏疑惑地打开门,看见的却是章张夕那张怒极涨红的面孔。
    “你怎么……”亦柏惊讶地问道。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章张夕就咆哮出声:“亦柏!你还要不要脸了?!”
    亦柏有点生气,“你说什么呢!”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试图关上门。
    章张夕一把推开她,气势汹汹地往屋里走,“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货色。”
    亦柏气得跺脚,“你给我站住!”
    这时,洗浴室的门打开了,苏清风只穿了一条短裤走出来。
    章张夕冷笑着,径直奔到房间里,跪在地板上对垃圾桶一通翻找,随后又将床头柜的抽屉整个抽了出来。
    亦柏被她这一通搞得莫名其妙,“你到底在干嘛?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章张夕举起避孕套,质问亦柏:“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有什么狡辩的?”
    亦柏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
    “是,我跟他做了。”她爽快地承认,这显然令章张夕大吃一惊。
    “我之前警告过你多少次?你还是和他上床了?”章张夕不可思议地问她。
    “是!”亦柏的音量陡然大起来,“我和我男朋友上了床,有什么问题吗?”但说到“男朋友”叁个字的时候,往日坚固的心壁却陡然有了裂纹,脑海里不自觉闪现出红色发丝的形状。
    她瞬间感到非常气闷,怨气仿佛坐了火箭,陡然发射出来,“倒是你,一直喋喋不休地对我的事指手画脚,还给我灌输一些自认为高贵的人生哲理。你知不知道我很烦你?”
    “你的意思是,我多管闲事了?”章张夕一脸震惊,随即便有震怒的情绪酝酿出来。
    “对!非常多管闲事!所以请你赶紧出去!”亦柏一边说着,一边烦躁地将她推出门。
    章张夕牢牢抓住她的肩胛骨,坚定地直视她的眼睛,说:“不!我是在救你。亦柏,你才十九岁,就草草将自己交给认识还不到一个月的男人。假如你以后没和他结婚呢?你的贞洁就这样被无辜葬送了!”
    “更糟糕的是,假如你怀孕了!你确定这个男人他会要这个孩子?或者你想不到二十岁就生一个孩子?可你自己还是个孩子!”
    亦柏被章张夕这一个又一个问题砸得头晕,痛苦地转头看向墙壁。
    章张夕却强迫地掰回她的头,几乎怒吼道:“你说话呀!”
    亦柏已是满脸泪痕,剧烈情绪的对碰下,泪水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思绪乱成一团,她已渐渐失控,只能无助地表白内心最深地渴求:“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乐意我开心!求求你不要来管我了!我厌恶!”
    “你到底明不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做的!”章张夕脸上尽是焦急和愤怒,她猛然抓住亦柏的手往外拖,“你烦我也好,厌恶我也好,我都要把你从深渊里拉出来!作为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见死不救!等你清醒过来时,会感激我的!”
    “我不走!你放开我!”局势逐渐失控,变成门内门外的拉锯战。
    苏清风只是坐在沙发上,闷声抽烟,仿佛不远处的争执从不存在。
    这时,隔壁房门打开了,红色头发的女孩披着一件慵懒大衣,拎着一袋垃圾等在电梯门口,眼角似有若无地瞥向这边,笑意刺眼。
    亦柏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章张夕推到了电梯口,刚好电梯到了,亦柏拖着章张夕一起进了电梯。章张夕还没反应过来,亦柏卡着电梯关门的时间,跑了出去。亦柏刚回身,恰好和里面的乔真真对视上,电光火石之间,那女孩的眼神岂止挑衅。
    亦柏的胸口仿佛塞进了一团棉花,闷得发慌,却也吐不出来。
    回到屋子里时,苏清风已经躺在了床上。屋子里静得窒息,她久久站着,直到他开了口:“上来睡觉吧。”
    亦柏依言灭了灯,上床。躺了会儿,她侧身抱住他,埋怨道:“为什么不帮我赶她?”
    “这是你的朋友,我怎么好插手。”他淡淡地说。
    “你爱过别的女人吗?”亦柏突然问。
    苏清风沉默了,亦柏在这样里的沉默里紧张起来。
    “爱过。”苏清风坦言,“22岁的时候,爱过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后来呢?”
    “她离开了。”
    换作亦柏沉默了。
    “那你爱我吗?”她鼓足勇气问。曾经以为,他和她做爱,便是默认了爱。但最近她愈发对这个答案产生了怀疑。他从未说爱,也从未对她承诺任何。
    “我已经很久没有爱过。”亦柏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但我在你身上找到了那种很缥缈的感觉,我不确定那是不是爱,所以我想试一试。”
    听着他的嗓音,闻着他的气息,她无端觉得安心。夜晚和疲惫侵蚀了防备,卸下了理智化作的防弹衣,她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情感。
    就这样,一会会儿就好,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顾。只窝在他的怀里,她只有他,而他也只有她。
    亦柏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反复亮了好几下,随即归寂于漫长的黑夜里。她知道那是章张夕发来信息,她懒得看,眼皮发重,终于沉沉睡去。
    ——————
    (,,???)?゛hello  平平无奇的一章,从肉回归感情线,要开虐了哦~不过对感情的起伏度我总是把握不好o(╥﹏╥)o纸包不住火,况且苏大海王也从来没包过,现实会鞭策傻白甜亦柏成为大女主~大家千万别放弃这一对傻孩子,嘿嘿。
    上周原本打算更新,但发现文有些衔接不上,就跑去修文了,一修就是两周。以下奉上修改部分:
    1、季节设定改为9月底至10月初刚入秋,涉及到第二十一章亦柏发现的“冷气”没关改为“空调暖气”没关,乔真真的穿着加了一件“随意敞开的及踝长风衣”。第十五章亦柏和容夏在小池塘边遇见,容夏的“红色连衣裙”改为“红色大衣”。十六章亦柏买衣服“鹅黄色连衣裙”改为“鹅黄色针织连衣裙+毛茸茸的纯白色短款外套”。
    2、苏清风第一次带亦柏回的是租的公寓,苏清风不常住,大部分时间住员工宿舍,睡那里是因为特殊需要(你懂得)。
    3、章张夕高考填了征集志愿,在大西北读书,亦柏在华东。
    4、苏清风二十二岁时曾经有过一个很爱的前任。
    5、十六章苏清风和亦柏打电话时,给他口的女孩加入了红发的细节。
    6、苏清风27岁。
    --
    第二十二章你爱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