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真相 pó⒅п.Cóm

    【h】青伤 作者:合欢
    第二十四章真相 po18п.com
    一连好几天,章张夕都反常的没了消息。亦柏虽心中忐忑,但也落个自在。
    老教授偏爱上课点名回答问题,亦柏又是学习委员,她的名字出现的概率简直红到发紫。由停止恋爱节省出来的时间,亦柏跑了好几天图书馆,书看得越来越勤快,其中就包括老教授布置的课后阅读《乌合之众》和《公众舆论》。在一次课堂回答上,亦柏无意中引用了书中的理论,获得老教授一番赞赏。
    下课后,亦柏习惯性地打开qq对话框,想要对章张夕一吐被表扬的喜悦之情。但在看见屏幕上方最后的聊天记录时,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她不由自主地往上滑着屏幕,9月份两人还一直像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地聊着日常话题,只是从某个时间节点开始,亦柏的回复就变成了“嗯”、“哦”、“知道啦”,每一条时间相隔都很长,要么就是干脆不回,对一个个视频电话置之不理。
    亦柏将已经打好的一行行字删除掉,然后关了手机。她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不甚真切的难受。
    又过了几天,下午五点多钟,章张夕突然甩来一个视频,亦柏彻底乱了阵脚。视频里的女人,一身绛紫色的棉裙,身姿妖娆地进了苏清风的屋。这个女人亦柏认识,她开发廊,还给亦柏画过妆。当时苏清风告诉亦柏的是,“一个朋友”。
    “这是他朋友,我见过。”亦柏回章张夕。她似乎潜意识觉得,只要不是红发女孩,都有理由相信苏清风是清白的。
    章张夕没再过多废话,只说:“来校门口。”
    亦柏依言过去,章张夕从停在一旁的计程车里探出脑袋,向她招手,“上车!”??it?ngwo.?o?(haitangwo.com)
    亦柏上了车。她之所以如此顺从,是因为打从心底觉得,章张夕横竖也就折腾这几天,她虽然是死脑筋,但折腾完就消停了。
    行车过程中,章张夕黑着一张脸,骂他,也骂她:“这个狗东西!朋友会天黑送上门?有事不能白天说?我看你就是被他勾了魂,十几年的书都白读了!”
    亦柏被她说得心里难受,只是咬着嘴唇静默不言。
    章张夕又说:“要是抓奸在床,你还坚持和他在一起吗?”
    亦柏愣住了,那种场景想起来就是扎心的疼,但如果是真的呢?自己会怎么样?亦柏的脑子里一片浆糊,混乱、紧张、局促,半晌都想不出个所以然,茫然而不知所措。
    章张夕说:“亦柏,你可不要成为那类我最讨厌的女人。”这句话的语气有些冷酷。
    亦柏回想起,高中时班上有个学艺术的女生,被校草搞怀孕了,关键是男生早就有了一个人尽皆知的女朋友。女孩的父母来学校闹呀吵呀,结果女孩还非要和男生在一起,不死不休的。
    当时她俩聊到这个话题,都十分鄙夷,“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生”“她也太不自爱了吧,真作”“要是我早就给这男的踹了”。这一字一句虽然时隔多年,但依旧清晰如针芒,戳人心扉。
    “到了。”
    两个字将亦柏拉回现实,她随章张夕下车。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橘色路灯黯淡,亦柏第一次发现夜路这么难走。
    一阵秋风扫来,亦柏冷得缩起了脖子。她拿出手机,给苏清风发消息,“我到楼下了。”发完将手机调了响铃。
    没有回复。
    坐电梯来到5楼,正对的那扇门紧闭着,手机也没有任何动静。她走上前去,抬手准备敲门,却听见似有若无的女性抽气声。她的动作僵住了。
    那声音逐渐越来越大,伴随着迷蒙的低语、细碎的嗔笑,亦柏对这种声音熟悉极了。以前她厌恶这老小区落后的隔音效果,却没想到此时因为它而轻而易举破了秘密。
    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有隐隐的手机铃声想要冲破牢笼似的。章张夕上来奋力擂门,亦柏懵了一般木在原地,眼里渐渐蓄满泪水。
    来开门的尤然裹着一条毯子,皱眉问:“有什么事?”她显然对好事被打扰感到十分不悦。
    章张夕让开身,露出站在后面的亦柏。两人相视皆怔忡,相比亦柏的泪流满面,尤然则只是淡然一笑,显得从容得多。
    “苏清风今晚恐怕不方便见你。”见亦柏只顾着哭不说话,尤然开口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亦柏抽泣着发问,眼底已经有了怒火。
    “这种话你明天问他不是更合适吗?”尤然捋了捋头发,漫不经心道,“都是成年人了,给个……”
    “回答我!”
    尤然惊讶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意味深长地笑了,“说实话,我一直挺佩服你的勇气,从你和他开始恋爱,到你现在站在这里。我跟他有多久?两年?叁年?他身边的女人如过江之鲫,这样问我的,也就你一个。”
    亦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这话什么意思?讽刺她的愚笨?莽撞?亦或是不要脸?为什么这个女人一脸怜悯,还理所当然的模样?
    “滚开,让我进去。”亦柏极力攥紧拳头,嗓音紧绷道。
    “他现在的状态,恐怕没法跟你说话。”尤然说着,却侧过了身。
    亦柏故意似的,还是将她半边身子撞得更开,发泄出强烈的不满。
    满屋的酒味散之不去,房间里被褥散乱,另一个女人的私密衣物七零八落地丢在地板上。男人赤裸着身子躺着,腿间某物丑陋地硬挺着。他胳膊挡着视线,嘴里胡乱呻吟着,脸颊红出血了。
    一瞬间,震惊、愤怒、委屈等五味杂翻的情绪猛然冲上头,乃至于亦柏根本没有察觉男人的异样。眼泪急速飚下,她本能地发出狂怒的吼叫,拿起手边的枕头、地上的衣服、纸巾、花露水等东西往床上砸去,痛彻心扉地控诉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骗我!你还说你爱我!你这个混蛋!渣男!呜呜呜呜……”
    床上的男人费劲地翻了个身,对她的哭诉恍若未闻。
    亦柏无力地蹲下身去,心中的痛楚翻天倒海。
    “我说吧,他喝多了,你说的话他根本听不见。”站在她身后的尤然开口道。
    章张夕走过来,抱了抱亦柏,安慰她说:“没事,以后可以找到更好,这一次就当买了个教训吧!这种渣男,会受到自己的报应。”说完这句话,章张夕朝尤然恶狠狠地瞪一眼。
    “不……不……呜呜呜……”亦柏拼命抱着脑袋,尖叫怒吼,身体剧烈颤抖着。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啊!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反复回响,为什么只有自己这么伤心?是不是自己离开之后他又可以找更多的女人?那自己付出的感情怎么算?明明是他做错了为什么受惩罚的却是自己?
    反复汹涌的情绪将她淹没,乃至于她是怎样离开的,怎样回寝室的,怎样上床睡觉的,她都不知道。梦里是人影交错,光怪陆离,亦柏感觉自己一直在跑,背后追着很多怪物,仔细一看,那些怪物却都是人,是隔壁的红发女孩,是穿紫色长裙的美女,甚至有穿乘务员制服的女人。
    一觉醒来,胃绞痛,天光未亮。亦柏怔怔地盯着头顶垂下的床帘,一点睡意都没了。隔夜情绪淡了很多,眼泪仿佛是梦里蓄起的,一睁开眼就流下来。她摸出手机,电量显示16%,她点开苏清风的微信,打开删除页,却又退了出来。她进入他的朋友圈,还是以前那样,零零星星几个字,一些转发和图片。亦柏却看着看着悲伤汹涌袭来,仿佛这些冰冷的图片和文字都沾有他的气息。
    明天他会联系她吗?他会向她道歉吗?如果章张夕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心思,会不会失望到直接断交?
    亦柏就这样躺到天亮。第二天上午有课,整个寝室除了钟楠都齐了。容夏一大清早显得格外开心,哼着歌和秋浣池打打闹闹,还来掀亦柏的床帘。
    “快起床啦!十点有课哦~”容夏神采奕奕的脸出现在床侧。
    亦柏赶紧翻了个身,“我不去了。”
    但容夏还是看见了她红肿的眼睛,惊叫道:“哎!你怎么哭了?”
    这时秋浣池向容夏使眼色,容夏不管不顾地继续嚷嚷:“是不是失恋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亦柏有点烦,眼泪又开始流了,情绪波动,寝室里顿时弥漫着她拼命压抑的抽泣声。
    容夏继续问:“要不要给你带早餐?”
    亦柏抹抹眼泪,说:“不用了,你们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出寝室门,秋浣池就开始骂容夏:“你真是不要脸!没看见她正伤心吗?”
    容夏吊儿郎当地抠了抠耳屎,“忠言逆耳利于行嘛。”
    “你这算哪门子忠言?你这分明给她伤口上撒盐!”
    两人渐行渐远,寝室里重归宁静。亦柏在床上躺了会儿,其实早就睡不着了,但悲伤仿佛掏空了她的身心,使她无力动弹。
    不知过了多久,亦柏瞥见手机屏幕亮着,是章张夕。
    接起,对面的嗓音满是关切:“你好点儿没?”
    亦柏咽了咽嗓子,装作精神十足的样子:“睡了一觉,好多啦!”
    “那就好!你没回我微信,我就打电话来了。主要是想告诉你我今天要走了,虽然你烦我来多管闲事,但朋友一场,好歹吃个饭饯别一下吧?”
    亦柏心里泛起了愧疚,她从西北过来车票住宿并不便宜,更何况为了自己的事情奔波好几天,还受到冷遇。这样想着,亦柏很快应下来,并表示这顿她请。两人约作中午碰面,出门时亦柏顺便拿起书架上前阵子买的一个手账本。章张夕一直嚷嚷着想要同款,但商家卖断货了,亦柏没有时间写,打算送给她聊表心意。
    两人一见面,亦柏就装作很振作的样子,朝她微笑:“今天请你去吃川菜,就是之前我一直跟你说的那家。”
    “好呀好呀。”章张夕开心得直点头。
    一路上,章张夕只稍微提了下昨晚的事,便没过多问了。亦柏心里轻松了一些,至少不用再编出一套话术了。
    吃饭之余,章张夕郑重其事地与她干杯:“以后我就要退居二线啦!不过小柏柏有任何困难还是可以向我开口哦!”
    亦柏用力点头,“遵命咯!”
    “干杯!友谊万岁!”
    金黄色的橙子味汽水在玻璃杯中晃动,阳光下铺出一层诱人色泽。杯中水汽腾腾上升,进入咽喉,辣灼灼的口味很快唤醒一百遍的青春记忆。
    这一刻,亦柏竟然有点想回到过去。在那座普普通通的小城,她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女孩子,没有奔波,狗血仅存于剧作,好朋友也不会远赴千里。
    结束以后,刚走到校门口,亦柏发现手账本忘记给她了。于是赶紧折了回去。
    章张夕还站在刚刚准备打车的树下,只是身边多了一个女孩,两人正在谈话。
    亦柏脑袋里炸了一下,随即有些发懵,她俩怎么认识?
    --
    第二十四章真相 po18п.com  -